第二书包网 > 网游动漫 > 女校唯一男教师 > 章节目录 第 8 部分阅读
    的很敏感,整个人都软软的被呀君在玩弄着。

    其他人看到凯欣叫得很大声,全都围着她又舔又摸,正当我想制止一会的淫

    乱尖叫行为时,叶玲非常聪明的跟凯欣吻了起来,看来她很清楚我所担忧的是甚

    么吧。

    然后……凯欣这个妹头竟然潮吹,喷到整块地都满时水,就好像那个浴室一

    样,一会要清洁很久了……

    呀君大叫:「哗!你怎么撤出尿来啦?」

    我便说:「她刚刚潮吹,那些可以叫做阴精,而甚么是潮吹呢?这个关系度

    一个叫G点的东西,不过这回事我明天再教……现在我首先……要射到小美那儿

    去……」

    她们又坐到我床边看着这个抽插,只剩下像死鱼一般的凯欣倒在地上。

    「啊……」一下子把今天最珍贵的精子都射到小美那儿。

    我无力地抱着小美,坐到床上。

    第二十八章临睡

    叶玲说:「哗,老师你射了这么多啊……她荫道里不断流出精来。」

    小美整个人伏到我身上,这一刻的感觉,好像爱人,也很像女儿。

    「嗯……老师很累了,你们累了吗?」

    她们摇了摇头。

    「那……你们还有甚么活动呢?要记得明天很早就要起来啊。」

    呀燕说:「嗯,不如……我们玩扑克好吗?我有两副喔。」

    「不过千万不要玩得太夜了,现在都已经……哗,都差不多两时。你们整理

    一下房和厅的地板再玩吧。小美很累,她休息一会后再来玩吧。还有……凯欣应

    该还可以了吧?」

    凯欣慢慢的由地板上坐起来,说:「嗯……现在可以了。」

    她们整理好宿舍后,就都坐到地上玩着扑克。

    小美整个人依附在我怀内。

    「很累吗?就在老师这儿睡吧。」

    「不,要是睡了的话便不能感受到老师的存在,过一回再睡好吗?」

    「呵呵,老师对你很重要吗?」

    「我想是吧,在老师的怀里,很有一种亲切感,这种感觉就像和父母的那种。

    但又不是一样,只是感觉有点相似。」

    她应该是说「爱」吧?我和她双亲也很爱她,不过他们没有搞上她的肉体,

    所以感觉有点不同,我想就是这样了。

    「但老师可不是永远在你身旁,或许我们只能一两个月聊一两次耶。」

    「老师,你信有神的存在吗?」

    「我相信有神的存在,但我没有任何信仰。」

    「你看过神吗?」

    「当然没有。」

    「那你为何会相信有神的存在呢?」

    一时之间,我的确无言,这个问题我的确没有深切考究过,我只是知道有这

    东西存在。

    她继续说:「你不会看得到神,但你感觉得到;虽然你看不到他,但自己会

    知道自己很信神,而都知道神爱着自己。所以呢,老师你对我好,我是知道的,

    不然你都不会这么劳累也要令我这样子的快乐吧,而就算你不在我身旁,但我知

    道你对我的好,我也知道自己对老师就如对神一样有那一种类似的爱,就可以吧。」

    噢?被神仙棒接触后,她就是我的信徒吗?

    要是我全校都用神仙棒施展一下魔法的话,那我不就是教主了么?

    哈哈,别把我看得这么高了。

    「小美,我可不能和伟大的神来相提并论呢,你的那份心意,只是类似和神

    的那一种喔。」

    「怎样都好啦,总之我感到老师对我很好就可以了。」她在我脸上吻了一下。

    「小美,你觉得你的Ru房怎样?」

    「不知道啦,感觉很麻烦,像要顾及多样事物似的,又要戴胸罩,又要穿内

    衣……不过被老师摸的感觉很舒服。」

    「你还年轻,这个是代表女性的美喔,你试试每天睡前和早上起来时,双手

    用点力的在胸上打圈的按,每天如是的话就会变得较大,和很美的啦。」

    「为何要这么大呢?」

    「细的有细的好处,大的都有大的好处,但正常来说,大的会比较好,而且

    也会更有自信啦,你再长大一点就会很明白的了。」

    「老师很喜欢叶玲姐的那双吗?」

    「每双我也很喜欢,小美的双|乳质感也很好啦,老师都摸得很舒服,而叶玲

    的当然有另一种感觉喔。」

    话后,和她深吻了半分钟,她是很有感情的在吻着我,看来这个小妹头都爱

    上我了吧。

    「好了,小美你去玩牌吧。」

    「不,小美想在老师身旁……」

    「今晚睡觉时我再陪你好不?」

    她脸上充满了小妹妹所拥有的天真无邪的笑容,并再轻吻我的嘴唇一下后,

    就玩牌去了。

    而现在空闲出来的就是呀琪。

    我坐到床的中间,与呀琪面对面的抱了起来。

    她只是坐了一回,我的大腿就有湿湿的感觉。

    她在我耳边说:「老师,我很想和你性茭……」

    这么性急?

    「我不能再射了,不然明天要到医院去。」

    「那老师你不射就可以啦,插进来可以吗?」

    「那你不要发出声响,不然其他同学都冲了过来的话……」

    「当然不会喔,她们要老师你和她们干在一起的话,那我不就是不能享受了

    吗~」

    我就把荫茎插到呀琪的深处,虽然我真的无力抽插,但硬起来却是自然反应。

    她这丫头慢慢的在扭着腰,虽然呼吸声有点急,但她都忍着不发出声响,而

    她那块脸都暗红了起来。

    「为何这么想老师插在你那儿呢?」

    「很舒服喔……而且和老师抱着的感觉很温暖。」

    「那么你喜欢老师摸你Ru房吗?」

    「当然喜欢喔。」

    「大力较好,还是轻力的较好呢?」

    她想了一会,然后说:「温柔的力度好像较舒服,不过我也想试试被老师用

    力不停抚摸的感觉。」

    「那么老师用力捏你,但你不可以发声喔,不过如果你痛的话就拍一拍我吧。」

    然后我用手捏着她的Ru房,愈捏愈大力,她的Ru房质感真的很好,而且有一

    股坚挺的弹性,还有很大。

    她整个人像在痉挛似的,捏了一会我便把她抱着。

    「那么,现在你觉得大力还是温柔好呢?」

    「我也不知道……两种感觉都很好耶。」

    「嘿嘿,对了,有人说过你很漂亮吗?」

    「亲戚都有这样说过,老师你为何这样问呢?」

    「因为你真的很美丽,一个模特儿的身材,瓜子口脸,高高的鼻子,迷人的

    双眼,性感的笑容,以及长长诱人的秀发,还有一双丰满弹手的巨Ru呢。那么你

    知道老师最想跟你做甚么事情吗?」

    「摸我的美丽Ru房吗?」

    「呵呵,这个当然很想,但不是最想。」

    「跟你含着荫茎?」

    「都不是最想要的。」

    「猜不透耶,老师你快点说吧,人家很想知道~」

    「我很喜欢和你这个美人儿性茭和接吻呢。」

    我双手扣着她的颈,与这个被我哄得很开心的小妹妹吻了起来。

    「老师,明天你有气力时,可以把Jing液都射到我那儿去吗?」

    「为什么呢?」

    「凭着我女性的直觉,我觉得应该会有一种。幸福的感觉,应该是幸福了吧?」

    「嘿,考虑一下吧~呵呵。」

    我拖着她走到扑克战区,看着八个赤裸裸的裸女在聚赌。

    小鱼大叫:「哈哈,我又赢了!」

    呀君问:「为何你运气这么好呢?每场都这么多的好牌在你手上。」

    我说:「哗哗,小鱼你这么强的吗?等我来挑战一下你吧。」

    孖女小花和呀彤让坐给我和呀琪,其实如果单凭样子的话,只能以头发长度

    来分辨她们,虽然两人的头发长度差不多,但小花的比较长一点。

    而因为她们都赤裸着,所以很易分辨出来,妹妹小花的Ru房有一点下垂,而

    最明显的是姐姐的荫毛较多。

    她们都在闲着,我便叫她两个在舔我的荫茎。

    她们两条舌头在绕来绕去,有时的确会分心的。

    小鱼这次又胜了,为何三只大老二都在她那里呢?

    她最细的那张牌就是梅花八,而数字牌除了老二外,就只有三张……运气真

    的好到不得了。

    第二铺开始,我下身的两个妹头,每当我出一次牌,她们就轮流在含着我的

    荫茎,小花的舌头和Ru房的一样滑,而力度也非常的温柔;而姐姐呀彤的动作则

    比妹妹来得狂野,两种不同的感觉随着我每次出牌而变换着……

    我还在考虑当中……这副牌真的很烂耶。

    另一边的同学都走了过来在看。

    然后叶玲在叫:「哗,小鱼今次应该又赢了吧。」

    正在苦恼当中,这样子会输很多,逼我要拆牌了。

    出了一条花,然后在我下家的呀君就出了四条九加一只八,她只剩下一张牌。

    我大叫:「哗~呀君你不是这么强了吧……」

    她开心地说:「呵呵这次轮到我赢了!」

    然后在呀君下家的小鱼,就打出了一张红心三。

    呀琪说:「你在干甚么?现在是四条耶。」

    小鱼微微的笑,然后说:「不,我还未出完。」

    她接着出的是红心四,五,六,七。

    呀君惨叫似的说:「噢~!天呀,我四条已经很强的啦,你竟然有同花顺?」

    当差不多胜出,而自己出的是差不多最大的四条时,对方竟然有同花顺,那

    种感觉真的……很糟吧。

    然后她就以三条四赢出这一场。

    凯欣叫着:「不是了吧……还有四条四。」

    我说:「哈哈,要是我赢了你的话,我们就去睡觉吧。」

    同学们都在笑着说:「老师你明早六时都赢不了啦~呵呵。」

    小鱼派牌后,我便走到她那里,把她推到地上,然后上下其手。

    「哈哈哈,要给我赢喔,知道嘛。」

    「嗯……啊……不,我一定能赢你的啦~啊,老师不要……很痕耶!」

    我含着她的|乳头,再玩着她的阴核,她叫得非常的快活起来~「嘿嘿嘿,投

    降了没有啊?」

    「不~」

    「那么我明天有空时就干你,那你肯投降了没有喔?」

    其他同学说:「呀!老师你耍赖的,不算喔!」然后她们就堆了过来,快要

    把我活埋了。

    「哈哈,好了别再玩了,都差不多两时半……我们如厕后就睡吧,明天一早

    便要起来喔。」

    我们就到厕所去,而我看到凯欣张开双腿的在小便,我便站到她前面,对着

    她的荫部小便起来。

    每当我射到她的阴核,她到突然之间的发出「呀」一声,而每次她发声的时

    候她那条水柱也停了一停,很好玩似的。

    回到房里,我说了一句:「同学们晚安了喔。」

    首先是小美走过来跟我说:「老师晚安。」然后就在我唇上轻吻一下。

    其他同学见状,都纷纷走来模仿着。

    因为今天说过要跟小美一起睡,我便拉着小美和叶玲睡在一张双人床。

    凯欣把灯关掉,屋内一片漆黑,感受一切的话,你只会感觉到阳台传来的风

    声不停呼呼的吹,四周围一点光也没有。

    我把嘴靠到我左方的小美耳边轻声的说:「小美,帮我含一下好吗?」

    她没有回覆,只是静静的移到我下方,然后在舔着我那软软的东西。

    我的右手抱叶玲到我怀里,而她的头就靠在我的肩上。

    「玲,今天快乐吗?」我那微弱的声音,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发

    出声来。

    「老师,出面风声很大,我想大声一点点说话都可以吧?」

    「呵呵,又好。」

    「今天真的很开心呢,老师陪我们玩了这么多活动,而且老师又很爱我们,

    另外跟和我一起睡,当然快乐喔。」

    我抚摸着她那把秀发,然后靠到她耳边说:「你很爱老师吗?」

    「爱?当然喔,跟老师一起的感觉比和父母一起更好。和父母不会做那种事,

    但跟老师一起就会,所以比起双亲来说,我更爱老师。」

    做多一点就代表更爱吗?

    我摸着她的脸,很爱惜的摸着她。

    「傻囡。」

    我托着她的下巴,然后和她来了一个无声的深吻。

    吻后,我拍一拍下身的小美,然后她靠到上来。

    「老师,不舒服吗?」

    「不,小美你令老师很舒服,不过老师都很累了,你也应该很累了吧?我们

    就先睡,好吗?」

    「嗯,晚安。」

    我和她轻触式的来了个轻吻,我就把小美抱到怀里。

    看着天花板,感受着两个身型和身材都完全不同的美人儿在怀里的感觉。

    我把头转向叶玲,问她:「玲,知道老师最爱你的是甚么吗?」

    她想了一会,就说:「是跟我性茭吗?」

    「……这个当然是很爱,但并非最爱。」

    「那是甚么呢?」

    「我最爱你那双大Ru房,要是可以的话,你能更靠近我一点吗?」

    与并说她抱着我,倒不如说她把自己模仿成树熊,而我就是那棵大树。

    她那美腿顶在我的小弟弟。慢慢的,我又再开始有点硬起来。

    叶玲把手放到我的荫茎上,然后手指头微微的在打圈。

    她那双Ru房就在我胸口下方压着,真的很大喔……

    我的左手一直都拖着小美的小手,并抱着她靠到怀里。

    她突然松开了我的手,然后用右手捉着。

    啊?换换手比较舒服吗?

    原来不是,她是想把左手放到我荫茎上,而把一直压在床上的右手拖着我的

    手。

    她把手放到我那儿时,她和叶玲的手就像突然触了电似的缩了一下。要是她

    们的手是有思想的话,我肯定那一下,她们那只手都在想:「咦?为何会有只手

    的呢?」

    我把她们抱得更紧,然后她俩就用力握着我那儿。

    过了一会,叶玲和小美的手先后的慢慢停止了,我想应该睡着了吧。

    跟这班女同学一起的时间真的很幸福。

    只是,不会长久……

    第二十九章清晨

    「你是谁?」

    「你不是见过我的吗?」

    她用那纤幼的手,把她长及胸前,盖着脸的长长黑发拉开。

    我擦了擦眼睛,前面不知为何还是很模糊。

    「不,我看不清楚。你是谁?」

    她往我这边走近,我聚精会神地看着。

    她愈走愈近。

    她……

    「……!」我张开了眼睛,张开了咀,吸了一个有声的气。

    这么黑的?发生甚么事?

    左右手仍抱着两个人。我摸摸右手边的Ru房,揉揉左手边的脸。啊,仍是小

    美和叶玲。

    干麻……原来发梦。

    这梦也太真了吧?模糊之远方看到一个美人的身型。她愈走愈近,我愈去看

    清楚她那张脸,到底是谁?

    她的皮肤真的好白,连脸孔都白白的。

    我最先看到的是她的眼睛,因为她双眼像发亮了似的,非常吸引。

    看着看着,原来这对是勾魂眼,加上她那充满魅力的眼神,很诱人。

    她另一只手盖着她的口鼻,纤幼长长的手指,一头长长的黑发,一对绝顶的

    眼睛,我肯定千古美人之中,甚么大小乔,西施,貂婵,甚至小龙女等等都无一

    个能比得上她!

    这个,应该不是现代人可以用来比较了吧?那种气质。

    看着她,我感到回到古代的感觉。

    她开始慢慢的把手移开。

    我眼花?我再擦擦眼睛。

    「……!」我再深深的吸了声气,天哪!她是那个古人?整张白脸欲只有眼

    睛?

    我愈来愈惊吓,虽然只是恶梦,但未免太真实了吧?

    「老师?」

    「啊?不好意思把你吵醒了,我发了个梦而已,你快点睡吧,还很早呢。」

    「嗯。」她转了个身,就睡去了。

    这样子被吓醒了,怎能再睡?一回再梦见她……噢。

    我放下两个美人儿,走到客厅沙发坐下。

    呼,那个梦太真了吧……

    现在才六时未到,还有一小时多才吃早饭。怎么办?又睡不到。

    我站到阳台,吸着新鲜的空气,一片青草及海水的味道,边听着树叶沙沙,

    沙沙的被吹着,海浪微微的拍打着。

    光着身子的感觉还有趣,下身都是凉凉的。

    要是在这里干干月愉也应该不错呢。

    站在这儿差不多半小时,看着天色慢慢的由黑黑的变到深蓝,那种时间转变

    的感觉也不错的特别。

    这里早上的天气湿湿凉凉的,雾也愈来愈浓。

    对面那座山也模糊起来。

    我合起双眼,感受着这片湿湿的雾气。

    在这个环境优美的地方住着真好,这里的空气在市区是不可能找得到的。

    我微微的打开双眼,看着河边。

    咦?

    那个是甚么来的呢?黑黑沈沈的。

    它从远方慢慢的浮到过来。

    慢慢,慢慢的。要不是这片浓雾,我早就看得到它是甚么了。

    啊?原来是个人在驾着木筏。

    是谁这么早在爬着木筏呢?

    他快要驶过这边。

    咦?没穿衣服的?

    啊~还是个女的!身材还不错啊,脚很修长呢。

    而且头发长长的,满适合她呢。

    咦?长发?难道是……

    不,我记得那个鬼是没穿衣服的。

    她快要接近这边,等我再看清楚一下。

    「……!」我又再惊吓一次,这片浓雾之中我看不到她样子,但我感觉到她

    那个眼神,和梦中的那个相同。

    突然间身边的空气像变冷了似的。

    我立即坐回沙发去。

    怎办?有鬼啊!

    不不,我应该是眼花,刚好巧合而已……

    「拍拍拍。」

    这么早有谁会走来?不是那只鬼吧?

    「拍拍拍。」

    天哪!日光日白大清早有鬼!?

    「拍拍拍。」

    我从来没做错事啊,只是上了数个……不,数十个少女吧,我还不想死!最

    多我以后只干月愉一个吧!?你满意了没有,快走!

    「小峰,你醒了没啊?」

    小婷的声音?

    我开门后,就看到小婷穿着营衫,站在我面前。

    我把她一下子立到入屋,然后紧紧地抱着她。

    「峰?」

    「幸好你走来了,我见到鬼……」

    「甚么鬼?」

    「女鬼……」

    「你这样光着身子走来走去当然有鬼~哈哈,看看你多么强啊,连鬼都想上

    你耶。」

    「……我不是说笑的,她在外边的木筏上。」

    我拖着她走到阳台。

    「咦?」

    「木筏上没有人喔……」

    不是真的是鬼吧?

    「就是鬼来没有人呀。」

    「你是不是干得太多,精尽了快人亡啦?」

    我快晕了……

    我再看一看木筏,真的没有人……是我错觉还是真的……唉,不知道了。

    「啊,对了,你走来干嘛?」

    她拖着我双手,说:「哈哈,我睡到一半,不知为何醒了,又没有甚么事可

    以做,就过来看你醒了没有喔。想不到你真的醒了呢。」「你想过来干嘛,想我

    干你吗?噢!你都这么快湿了啦~」

    「不,现在时间紧逼,下次松动点再做啦~呜,不要这么大力啊~」

    我用力把手指在她的荫部抽插,她都不断的喷出水来。

    「你不用照顾你那堆学生吗?都差不多该换衫了。」

    「人家……啊,想见你嘛……再插入一点啦~啊,很爽。

    「对了,你和你那……啊,些女孩怎么样了啦?」

    「没啊,昨晚都差不多精尽人亡了,她们像要把我吃干似的。」

    「哗哈哈,不是很好吗?正合你意吧。」

    「算是吧……只是,和我当初好像不太一样似的。」

    小婷呆了一呆,就问我:「有女孩给你享乐,不是快乐和享受才是的吗?怎

    么你反而这样子想呢?」

    「干得快乐,说得对,只是我当初入来教书,的确是为了两餐,毕竟已经受

    够穷困生活,学历高却只能做低微工作……受不了。」小婷点头的表示明白,我

    叹了口气,说:「唉,其实我有点矛盾……」

    「矛盾甚么呢?」

    我紧紧的抱着小婷,合起双眼,回想着当初的一切。

    「小婷,我也不知我将会说些甚么,突然组织不到起来……你尽量理解吧。

    就是,未进来这里,我的确由小时候就想做一个受万千少女宠爱的人。

    「但后来,清醒后发觉,现实社会很难做到,就算你是十大首富,拥有无限

    资源,你做的一切都会受到传媒指点,而且我又不是计谋家,在算着如何做才能

    使家中藏着有数百少女,而外界无从得知。古代就可以这样吧。

    「进来这里,原意是想闲时偷窥一下,谁不知道这所学校是完全性知识缺乏,

    那就代表我做甚么都可以了吧?

    「不过,好像和我做老师的原则有点相差,我曾经都想做一个好老师,但发

    觉不太可能……像有一种力量不断使学生令我和她们……似的。」小婷靠了过来,

    微微地笑着:「问你一个问题,除了性方面,这里和其他学校的学生有何分别?」

    「唔……学术方面比较好,这个算是吗?」

    「其中一个罢了,因为这都是这所学校成立的原因。」

    我头上突然一团雾起来,性知识缺乏关学校甚么事呢?书中有教的啊。

    「那,是甚么原因?」

    「你有和某些同学很熟,了解她们家里的情况吗?」

    「呀,这个……好像没有……呀不,有一个。她家中环境很复杂,又有继父,

    家里突然又有穷变富……还有一次有个女同学跟我说她很寂寞,就把我推到地上

    去。」「嘿,是你推她到地上吧。」

    「呀……哈哈,忘了。但这些又关甚么事呢?」

    「小峰啊,做老师都要看看同学的家庭情况嘛……虽然很难察觉,只不过这

    里每个学生的家都是很复杂,最常见的是,通常单亲,而且亲人极少,而拥有她

    的抚养权的那个人常在外乱搞。

    「我们不是甚么学生都收,我们只收问题家庭的学生,不过该学生并非问题

    学生,而我们的宗旨就是『你们的孩子在此会成绩极佳』,因为没甚么事可以让

    她们分心。

    「但话是这样说,只不过其实收生时都只找些非常单纯的女孩来罢了。不过

    说实,我也不知校长在预备甚么,会请一个男教师来,我想她应该知道女性总对

    男的好奇吧,更何况你是教生物。」我深思了一会,为何这间学校要做这种事呢?

    「唔……起初校长看到我进女厕都不太满意,但直到今次宿营,她又突然改

    变了态度,更叫我当众赤裸。」

    「虽然这里只是所学校,但我总觉得校长有个阴谋未说出来……」

    「哈,不会这样复杂了吧,但你又怎会知道这些事的呢?」

    「在这里年资长,而且校长看过认为合适就会知道这些事,不过并非每人也

    知道就是了。另外,我想将来不知何时,某天月愉都会知道吧。」「知道就不紧

    要,不知道我在和同学们鬼混就可以啦~嘿嘿。」

    「嘿,不知道啦,时间差不多,我先回去了。」

    「嗯,亲爱的。」

    和她深吻一会,我便叫同学起床。

    「喂喂~起来啊!要迟到啦~快点快点。」

    只有两姐妹起来,其他都仍在赖床。哈哈……看来我要出绝招了。

    「呻吟攻击!」我张开凯欣一双腿,然后不断按着她那小阴核,另一双手摸

    着她的|乳头,待下身有点湿湿的就插了进去。

    「呜……啊!老师你……呀~一大清早就……」

    「呵呵,其他同学快点起来喔,不然凯欣愈叫愈大声就只有你们在痕耶!」

    我愈插愈起劲,她们都一个个到了我身旁。

    「老师~别再插了,很痕啊……」

    「老师,别插她,插我~」

    哈哈,成功了。

    「我谁都不插,最快把宿舍整理好并梳洗完的同学我就奖励她一下吧。」

    她们像安装了马达似的在执屋,洗地,刷牙更衣,哈哈,想不到我那话儿这

    么好用。

    要时我在中学,有位天使般的老师都和我们男孩们说类似说话就好了。

    「同学,要是你们谁会考最高分就可以和我干一次喔~」

    我好肯定……当年必定所有人全升上中六。

    在她们正忙之际,我也换起营衫来。

    今天穿条白色内裤,嘿嘿,非常隐约的露出棒状物体,看看你这班该死的老

    师和导师们怎么办。一报昨天不戴胸罩还叫我赤裸之仇。

    「老师!我可以了!」

    想不到小美这么快,看来她被我干上瘾了吧。

    「哈哈,今晚才送份大礼给你好不好?」我把她抱起,她的双腿夹着我的腰,

    我和她吻了起来。

    经过昨晚一场大战,她很主动的不断在我口中绕舌,下身更常常在上下的顶

    着我那Gui头,要不是时间不够,我也常和她再战一场。

    我摸着她那不着太大的Ru房,不过小妹妹的Ru房感觉真的很好。

    「老师,我们都可以了。」

    我放下小美,跟她们说:「嗯,记得我们的事必须保密喔。」

    「嗯!」

    「那么,我们起吃早餐了。起程~」

    第三十章吊桥

    「啊?今天是大团体组合活动?」

    「嗯,本想五组一同合作,但发觉太多人的话……,不太好。而两组的话,

    又好像出来的队伍会太多,那就每四组一队吧。」

    这个校长是不是疯了啊?宿营那边说可以有团体活动而已,不过这么多人又

    如何得来控制,每组十个人,四组共四十人,整整一个班别了吧。

    导师们又怎么办?我们身为领队的老师又如何是好?

    「人多有人多的玩法嘛,而且更能训练同学管理及领导能力,我们老师千万

    不要附加任何意见就可以了。」

    这样说的确没错,不过……算了,我投降,谁叫你职位比我高。

    在众老师了解后,我们便抽弧龆烁髯缘亩游椤?br />

    千万不要有月愉……呀不,应该祈祷为,月愉在隔边的组,月愉在其他组内

    ……

    天啊,月愉和小婷一组?

    小婷立时打了个眼色过来,并偷偷微笑,你这妹头,你说错任何一句我都把

    你干死……

    希望月愉和她能和睦相处吧……

    当我知道我那队的其他老师,我呆眼了起来,三个老师我都不认识的。

    又不是说不认识,只是平常最友善的就是看到对方点一点头,连话都未说过。

    还有她们只是一个比普通人更普通的人而已,身材,面孔,皮肤等等都是街

    上可见。

    老师差,不紧要,她们的学生好就可以吧……嘿嘿。

    我们各自回到餐桌上,和同学交带了一会要分组等等事项。

    早饭过后,我们便到大空地那边分组起来。

    哗哈哈哈!她们那边的同学也不错啊,年幼的那些大都身材好,有前有后,

    较年长的那些Ru房较坚挺,腰幼细,荫毛浓密。

    咦?为何她们……都露出|乳头和两块荫唇?

    有小部份我更看到有卫生绵,还有些人插着绵条,出面拖着条线头,她们都

    有穿内衣,应该不可能露得这么透彻吧。

    内衣都是白色,咦?

    应该是纸内裤了吧?但何时有纸胸罩这个发明?

    她们三个老师互相都很混熟,只有我被孤立了起来。这个必然的,因为我由

    进校至今都没想过和对她们会有深切了解。

    正当想走过去问她们,就想到,这个情况好像怪怪的,虽然她们应该都心知

    我是男性,总会对这些事比较留意,但……

    我转去学生那边,看到她们组中有数个学生我有在教。

    我走到她们那里,问:「小路,为何你们都穿这种内衣的呢?」

    「老师叫我们穿的,她说导师们怕我们湿了身后容易感冒,还有衣服要经常

    在洗,所以给我们这些内衣了。」

    我靠,即是昨晚的事来吧?

    我看着全营每一个同学,发觉除了小婷和我那组以外,其他的都穿上这种连

    有几多根毛都看得一清二楚的内衣,怎么那头恶魔都不告诉我呢?

    小婷那组,可想而知就是因为小甜脚伤,到了医疗室吧,而今天新来的那个

    导师应该全不知情。

    这头恶魔……我昨日才顶撞你一句了吧……

    不过都好,我组的学生都摸得透彻,看看别组的学生也不错啦,两块肥美的

    荫唇耶……哈哈。

    校长开始发表一轮讲话,待了很久,终于说到一会的活动。

    「接着来的一连串活动,是和昨天差不多,听导师们指导就可以了。不过当

    午饭过后就完全不同了!我们将会有一个搜寻活动,老师和导师都不会有任何指

    示,但你们必须于限时内找到所须物品……」

    她又说了一大轮激励说话,令全场学生气氛群情汹涌,我早就说我们是去了

    军营训练,然后在说话的正是军官……啊,我受不了。

    有两个导师在解说接着的一个活动,另一个就站在旁边……

    呀!

    我后退了数步,我仿佛感受到一股杀气,脚开始震了起来,双手像失血似的

    在摇摆,心跳在无止境的加速着,头上开始冒出冷汗……

    天啊!我看到鬼了!

    她愈走愈近,我慢慢退后的步伐开始停下,因为脚震得实在太紧要了……

    呜哇~救命啊!

    「我有这么可怕吗?」

    鬼跟我说话?

    我慢慢的呼吸……慢慢的……慢慢的,定下神来后,我再回答:「甚么?」

    「要不是,怎么你看到我会这么害怕呢?」

    「你……不是来取我命的吗?」

    她眉头微微紧了一紧,露了半个表露出「你在说甚么?」的表情。

    「我……昨晚发梦,梦到你,但却没有口鼻……惊醒过后,到了阳台,又看

    到你在木筏上,然后转眼间又不见了你……」

    她突然甜甜地笑了起来。

    「甚么啦?有这么好笑吗。」

    「想识女性都不是说这么大的谎话嘛。」

    这次到我不明所以:「甚么?」

    「我今早的确在木筏上,然后突然看到一个人影,但你都知道很大雾了吧,

    那我都看不清楚,便走过去,谁知不有个赤裸裸的男人在阳台上……」

    我面上愈来愈红:「啊,你……」

    「我甚么,你不要说你看不到我也没穿衣服吧!不然你转身干麻!」

    「天啊,刚梦到一个女鬼,然后又看到女鬼在我眼前,谁都会走吧!那时你

    真的吓倒我,当我再到阳台,只见到木筏,而那个『人』就不见了,不是鬼是甚

    么?」

    「啊,你真是梦到我?」

    「骗你有好处吗?」

    「……哼,肯定你之前已经十分留意我,才会梦到我吧,然后还看到我裸着,

    你怎样赔偿好?」

    哗,天大的骗子,我情愿我只是看到鬼……

    「我都给你看光了吧。」

    「全部学生都是女的,你裸着身子,难道……」

    镇定点!

    「这么好风景,当然要天人合一才能感受这种灵气,还有这么大清早,谁都

    在睡啦,怎有人有我这么早,怎想到竟然有人比我更早,还要在木筏上?你又要

    裸着身体,游到我那边,是你想来色诱我吧?」

    「呀你……」

    我暗地里在偷笑,虽然这样的说话和语气不像老师会说,不过为了自保……

    「不要生气唷……对了,你像个模特儿一样,就是因为每天都在裸泳?」

    她,就是我们第一次看到导师时,那个美丽得像模特儿一样的那位。

    她起初不太想回我,只是不知为何,她跟我说:「……嗯。但你不要跟其他

    人说好吗?」

    「啊?」

    「我不说你裸在阳台就好了。」

    「嗯。」

    「喂,你这是甚么回覆啊!好还是不好,答我。」

    「放松点吧,我们做老师的当然有诚信,这以后就是我们的秘密噜?」

    「随你吧……」

    就在和她的对话之时,我们整个队伍已经在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