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徐娘乐(精品高H高辣文) > 章节目录 第一章 极尽风流
    在某地郊区,空气清新,景致幽美,比都市吵噪之音,往往要令人舒畅得多。富商大贾均爱在此处购地建屋,作为休闲避暑之圣地。

    主人梁大伟,因其长袖善舞、经商得法,富可敌国。以该区地幽雅宁静,出资购买数百坪土地,仿照故宫而自建一别墅,命名为『逸养园』。夏天就来此避暑,故以『逸养园』为名,待其退休後来此逸养天年。

    梁君虽年已五十有馀,但风流成性、色中饿鬼,家中虽娶有妻、妾三人,仍嫌不足,每天除了生意上的接洽外,终日流连在歌舞酒肆中,专喜欢以金钱购买那些初入风尘的少女来开彩,因其喜爱少女被开苞时,小穴的紧夹感及哀叫呼痛声。

    对家中一妻二妾,早已不感兴趣,顶多每月在家住宿三天,各人陪宿一夜,其馀的时间,都在外面花天酒地,极尽风流之能事。

    梁公之妻妾,俱是中年妇人,性的需求正是巅峰的时刻,能耐得了这深闺寂寞的生活吗?尤其大夫人钱淑芬女士,更不满其夫的所作所为。

    别墅本雇用一胡姓管理工人,和其妻朱玉珍,二人同管内外一切事务,夫妻结婚十馀载,尚无子女,故在孤儿院去收养一子回来抚养,以便传宗接代。一年前胡某因病去世,主人因胡某在世时,忠厚老实,又工作了多年,故并未因其逝世而另雇他人,慰留其妻及养子接管。

    胡某遗孀朱玉珍女士现年三十八岁,养子文龙现在已近二十岁之青年,白天在别墅整理园圃及一切杂务,晚上就读大专夜间部,母子生活,倒也安逸快乐。

    但是每在夜深人静,独处空房,孤枕难眠,性欲亢奋的玉珍女士,想起了亡夫在世时,二人恩爱缠绵,鱼水之欢。阴户里真是骚痒难熬,淫水直流,每在午夜梦回,月夜良宵,就流不尽的相思泪,不知咬碎了几许银牙,在这一年多空虚寂寞的岁月里,那种痛苦是非外人所能了解的,因其非水性杨花之女人,更何况其养子文龙现已近二十岁又在大专夜校读书,若为了自己之欢乐,去外面寻找男子交欢,一则怕交到歹人就身败名裂,二则若被文龙知晓那做母亲的形象就完了。但是自己的性饥渴要怎麽办呢?

    她此时将全身衣服脱光,用左手揉着奶头,右手拿着一支大茄子在抽插阴户,一直到阴穴被挖得淫水流出,丢了精、降了火,方才罢休。她也  好用这种方法来求临时的片刻之刺激,藉此解除一下内心的性苦闷。

    玉珍在今夜手淫後,睡了一觉,醒来时一看时钟已一点多了,猛然想到文龙放学回来要煮宵夜给他吃,因手淫後太困倦,而一觉睡到现在,立即穿上丝质睡袍,打开房门到文龙房门口看文龙是否已睡,而文龙的房间还亮着灯光心想大概养子还在写作业,於是用手轻轻把门推开,往房内一看,  见文龙并未在做功课,赤条条一丝不挂,躺在床上左手拿着一张照片在看,右手依着自己的阳具在一上一下套动,  见儿子的阳具大,粗,长,龟头像小孩的拳头一样,青筋暴露,看得玉珍是又怕又爱,再看文龙似已达到高潮,龟头射出一阵精液,直射得有二、三尺高,文龙在射精後双眼张开,见母亲站在床前呆看着自己,大吃一惊,急忙用双手盖住阳具,叫了一声「妈」,「我我……」已说不下去了。

    玉珍此时如梦初醒,粉脸通红、心跳加速,言道:「文龙把照片给妈看」,於是文龙将右手放开拿照片时,阳具又露出,玉珍看了看儿子的大阳具虽然软了下来,但还有五寸多长,心想:「要是文龙的大鸡巴若插入自己的穴里面,一定美死了」。想到此处,芳心更是噗噗的跳个不停。

    於是用手接过照片一看,原来是春宫照片。玉珍温和的说「龙儿,年轻人不要看这种照片,看了後一定会学坏的,你看你看了照片後在手淫,以後不许再看,知道吗,乖!听妈的话」。说完後用一双媚眼又看着儿子的大鸡巴及高大健壮的身体。

    文龙一见母亲没有生气和责骂,一颗心才慢慢定下来,再看母亲一双媚眼看着自己的大鸡巴,於是把左手也放开,口中说道:「妈,我今年已二十岁了,刚好是成年人,需要异性的慰藉,可是我白天要做事,晚上要上学,至今也未交一个女朋友,每天晚上就想女人可是又不敢去嫖妓怕得性病,所以只有自慰来解决生理上的需要,请妈妈  解」。

    玉珍听养子如此说,内心也知道男女生理上的需要,自己何曾不需要呢?於是柔声说道:「文龙,妈知道,但是手淫会伤身体,自你爸爸去世已一年多,妈守寡把你抚养大,唯一的希望都在你一人身上,你若把身体搞坏,若有个不测,妈将来依靠何人」,说完後低声哭泣起来。

    文龙一见,即刻起身下床,不顾身无寸褛,一把紧搂着养母,一边替养母擦泪,一边说道:「妈,您别哭,儿子听您的,要打、要骂都可以,  要妈别哭,来,笑一个」

    他的左手伸过妈妈的腋下,手掌压在妈妈的乳房上,因玉珍手淫後未穿带乳罩,虽隔了一层丝睡袍,文龙感觉摸在手上既柔软又有弹性,而养母的娇躯有一半贴在他的身上,他的大鸡巴偏偏贴在养母的肥臀边,硬翘的顶着,再看养母一动不动被自己抱住,粉脸飞红,文龙胆子也大了起来,想起刚才养母的一双媚眼看着自己大鸡巴时的神情,一定是守寡一年多,而春心荡漾需要男人的大鸡巴慰藉,於是左手指改捏大奶头,玉珍的大奶头被捏得硬挺起来,铁一样硬的大鸡巴一翘一翘的在养母的肥臀後一顶一顶,再用嘴去吻养母脸颊,使得玉珍娇喘连连,而文龙并不以此而满足,右手飞快掀起睡袍下部,再插入三角裤内,摸到浓密的阴毛,手再往下一摸摸到了如小馒头似的阴阜,中指插进穴缝,呀!好暖好紧的桃源洞,洞里已涨满淫水,顺着手指流了出来。

    玉珍此时被养子突如其来之举动,使得她又惊又羞,她颤抖着,抽  着全身的血液开始沸腾,她挣扎地摇动着娇躯,用双手无力的推拒,口中叫道:「龙儿!不能这样,我是你妈妈,不可以,不可以,快……快……快放手」

    文龙此时欲火高涨,大鸡巴硬得涨痛,非要一泄为快,再也顾不的眼前的女人是自己的养母了,一只手将妈妈睡袍的腰带拉开,再将睡袍脱掉,养母的两个大乳房颤抖着,呈现在文龙的眼前,「呀」!文龙做梦也想不到妈妈的乳房如此肥大,白如霜雪,奶头像大葡萄一样,又大又挺而呈现艳红色,乳晕乃是粉红色,看得文龙双眼发直,情不自禁伸手握着右边乳房,又摸又抚又揉又搓,手上感觉妈妈的乳房又柔软而又有弹性……接着,低头用口含住左边的大乳头,吮着、吸着、舔着、咬着,弄得玉珍娇躯东摆西摇,口中娇喘吁吁的呻吟着。

    文龙一看,知道养母欲念已炽,双手托起养母的娇躯,直往养母卧房中去,将妈妈放在大床上仰天躺下,伸手去脱她的三角裤,养母此时突然坐起来按住文龙双手,温柔的说,龙儿,快放手!我是你的妈妈,被你抱、摸、看,我不责怪你,但是要适可而止不能发生性关系,虽然你是我收养的,总有母子之名份,若被别人知道了,你我母子将来怎样做人,乖!听妈的话。」文龙已经欲火烧身,哀求养母道:「妈!我现在难受死了,奶不是说手淫伤身吗?我又不嫖妓,听妈的话不再手淫,目前又无第二个女人在此替我解决欲火,妈妈,我俩又无血缘关系,怕什麽呢?我们不说出去,外人又怎麽知道呢!说着说着将大鸡巴对着养母的面前。

    玉珍一看养子的大鸡巴,又粗又长,龟头如小孩拳头般大,又爱又怕粉颊泛红,全身颤抖,低首垂目、不言不语,耳边又听文龙言道:「妈!奶守寡多年,抚养我长大,我知道奶受了几百个夜的苦闷,生理及心理的煎熬,我现在长大了,每晚陪着妈妈,给妈性的安慰,  要不给别人知道,使妈妈再度享受人生的乐趣。好吗?      妈……」玉珍听後身心大震,紧抱着文龙狂吻,文龙双手将养母按倒在床上,顺手拉下养母的三角裤,使养母的阴户一览无遗,  见小馒头似的阴阜,阴毛丛生了一大片,乌黑亮丽,诱惑迷人极了,用手摸着沙沙的响,再抓一把拉起来,若有三寸长短,放下时盖住整个阴户。美丽极了。文龙再用双手拨开阴毛,那朱红色的阴唇,鲜红色的肉缝,使文龙这个从未真正见过成熟女人阴户的小伙子,性如发狂,手指挖着肉穴,口里含着大乳头吸吮!

    玉珍被挖、吮得灵魂出窍,芳心噗噗跳个不停,一双媚眼更是盯着文龙的大鸡巴看个不停,心中真想不到从小收养的文龙,长大後竟有这样的大鸡巴怕不有七、八寸长,比她死鬼丈夫长出三寸,粗出1/2倍,真像天降神兵一样,勇不可挡,情不自禁,也顾不得眼前的人是自己的养子,全身的欲火,已在体内热烈的燃烧着,用手抓住了文龙的大肉柱,入手又烫、又硬,口中叫道:「亲儿子!妈受不了啦,妈要你的大鸡巴插……插妈的……小穴,乖!不要再挖了,快!快!妈……等……等……不及了!」

    文龙初次接触女人,尤其是如此丰满成熟地,娇艳而又有韵味的养母,再听她的浪声及大鸡巴被玉手抓住的感受,一听此话,马上翻身上马压住养母阳具猛刺。玉珍用手握住大鸡巴对准自己的穴口,荡声的说:「是这里,用点力插下去。」

    文龙一听此言,即刻用力往下一插,「呀!停!好痛呀」,养母粉脸变白,娇躯痉挛,很痛苦的喊叫!

    文龙则感到好受极了,他活到近二十岁,才第一次把大鸡巴插进女人的小肉穴里,那种又暖又紧的感觉,使他舒服的一生难忘。再看养母那痛苦的样子,於心不忍的说:「妈!奶很痛,是吗?」

    玉珍娇吁吁的说:「亲儿子,你的龟头太大了,涨得我受不了!」

    文龙说:「妈,奶受不了,我抽出来好吗?」

    「不要抽……乖儿……不要动……让它泡一会……等……妈的淫水多一点时再……再玩……乖儿子……大鸡巴儿子……来先吻妈的嘴唇,再……摸妈的奶头……快……快。」

    说完後她双手像蛇般的抱紧文龙的雄腰,屁股慢慢的扭动起来。

    文龙手一边摸揉奶头,一边吻着樱唇,吸着香舌,插在养母小穴里的大龟头,被扭动得感觉淫水越来越多,於是再将阳具用力地抽插一下,又插进去三、四寸,使得玉珍娇躯一颤:「啊!乖儿子……痛……轻点。」

    文龙说:「妈,我感觉奶的淫水多了一点,我才插进去的」。

    「乖儿子……你的太大了……」

    「妈,奶说我的什麽太大了?」

    「乖儿子……羞死人了,妈怎麽说得出口呢?」

    「妈,奶不说,我不要玩了,我要抽出来了。」

    「啊!亲儿子……乖……不要抽出来。」

    「说啊!」

    「嗯……你……你……」

    「不说!是吗?我真的抽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