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徐娘乐(精品高H高辣文)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龙儿是奶
    「芬姐,谢谢奶对龙儿设想的真周到。」

    「龙儿是奶、我二人爱的泉源,不为他设想,还为谁设想呢?」

    「龙儿,快谢谢乾妈!」

    「是,谢谢乾妈。」

    「不用谢啊!乖儿,乾妈等几天回来时,一定带两块肥嫩的肉给你吃,好吗?」

    「什麽肥嫩的肉给我吃?」

    「现在别问那麽多,到时再说吧!」

    数日後,淑芬果返别墅,随同来者乃二中年美妇,众人坐定後。

    「龙儿,快过来见见礼,这位是乾妈的姐姐黄夫人,你就叫她大姨妈吧!」说着指指身穿天蓝色绣红花祺袍之中年美妇。

    「大姨妈,奶好。

    「嗯!好,你好。」二人不约而同的,仔细观望对方。文龙只觉其脸颊面貌和乾妈相似,体态丰满,双乳肥挺,肤白似雪,一双媚眼呈水汪汪态,勾人心魂,看年纪大约四十多,丽姿天生,风姿绰约。

    淑芬的胞姐……钱淑妃,也目不转睛的凝视着文龙,剑眉星目,面貌俊美,身高体健,神彩飞扬,风度翩翩。乃一俊美之少年,看的芳心似小鹿儿般,噗噗的跳个不停,自思妹妹言之不虚,如此健壮之俊男,别说抱、搂、玩,就光是看一看都过足瘾了!

    「嗨!小呆瓜,怎麽了?看傻了眼啦?」文龙被乾妈一叫,才回过神来。「哦!哦!」淑妃也粉颊飞红。

    「宝贝,来见见礼,这位是杜夫人,她是乾妈的小姑,你就叫她姑妈吧!」

    「是的,姑妈奶好。」

    「好,你好。」

    二人四目相接,其小姑梁秀莲,被文龙之俊美健壮,风度翩翩之神态,牵引得芳心起了阵阵涟漪,暗自思到大嫂之言,果非骗人矣!

    文龙观其小姑,亦四十许丽人,身着浅黄色之洋装,身材修长苗条,高乳、细腰、肥臀,皮肤虽没有乾妈两姐妹那样洁白似雪,倒也透出健康的粉红色,明媚大而亮的眼,小巧艳红的唇,弯月似的眉,微笑时现出粉颊边的两个深陷的酒涡,媚眼生春,体态撩人心弦。

    三人你看我,我看奶,各人怀着心事。

    玉珍叫声开饭啦!才打断各人之心事。晚餐後,五人在客厅畅谈时,其姐及小姑,时而双目凝视文龙。淑芬知其二人已无心谈天说地,早已欲想与文龙欢好,遂言道:

    「龙儿,乾妈上次对你说过,这次回来一定带两块肥嫩鲜美的肉儿给你吃的,你还记得吗?」

    「记得,谢谢乾妈。」

    「不用谢了,两块肥嫩的肉在这里,你就慢慢的好好的尝吧!」说完,拉起玉珍的手:「珍妹,我到奶房里睡,龙儿,我的大床,就给你好好的尝鲜去吧!」

    「妈、乾妈,那奶们两人不一起进去哇?」

    「不了,今晚你好好侍候她二位,明天我们四人,要你好好的侍候,知道吗?」

    「嗯!好的。」

    「姐姐,大妹,祝奶两今晚愉快!明天见。」

    「祝俩位姐姐愉快。」

    「珍妹,真谢谢奶了!」

    「乖儿,好好侍候大姨妈及姑妈。」

    「好的,我知道了,妈。」

    「大姨妈,姑妈,请到房间去。」伸出双手拉起二人,左拥右抱走入卧室。先拥吻淑妃,再吻一吻秀莲,二女被吻得粉脸娇红,因其二人生平第一次背夫偷情,虽然早已春心荡漾,可是多少有些心理负担,所以娇羞满面,低首坐在床边,文龙动手先解黄夫人的旗袍、乳罩、三角裤,脱光再脱杜夫人之洋装、乳罩、三角裤,然後自己也脱的精光,将俩个中年美妇按倒在床上,先来仔细欣赏一番。

    黄夫人虽年已四十八岁,其面貌长得和乾妈一样娇艳,肤色白皙细致,眼角稍有几条皱纹,一对吊钟式大乳房,丰肥饱满,伸手一摸软绵绵,但弹性十足,乳头大而呈暗红色,其小腹微微挺凸,皱纹数条,已无养母及乾妈的平坦嫩滑,可能已生数个儿女了,阴毛浓黑茂密,包着整个高突如大馒头似的,肥胀的阴户,阴唇呈紫红色。文龙看罢黄夫人的胴体後,再观杜夫人,其年若在四十四、五之间,面貌娇美,肌肤丰满呈粉红色,眼角鱼尾纹浅淡细长,双颊酒窝隐现,身材修长而不瘦弱,一对梨型乳房,伸手一握紧绷绷而硬中带软,乳头呈深红色不大也不小,小腹平坦光滑,点缀着二,三条浅细的皱纹,显然生育儿女不多,阴毛短短的乌黑浓密,却又蓬乱的盖满小腹及腿胯间,阴户高突似如出笼肉包,阴唇呈深红色,肉缝还红通通像少女的阴户一般,二人之肉缝中,湿淋淋微有水渍。

    文龙双手不停的摸、揉、扣挖着二美妇之乳房及阴户,展开挑情手法。嘴则不停的吻、舐、吸、咬着二美妇的红唇及奶头,使得四十馀岁,而初尝少男阳刚之气的中年成熟之妇人,实难忍受。

    「乖儿,大姨妈被你挑逗的受不了啦!我要儿的大鸡巴插……插……妈的……小……小穴……」

    「宝贝!姑妈也难受死了……我渴死了……快……给我……插……插一阵……」

    「嗯,我先和谁来呢?」

    「唉!多难的问题啊!」

    「纪姐,奶比我大,奶是大姐……奶先来吧!」

    「莲妹,那我先谢了!乖儿来吧……先给大姨妈来一阵狠的……」

    「好的,大姨妈!」即挺枪上马,将巨大的龟头,对准紫红的阴道口,先在大阴核上,轻点密揉一阵,往里用力一送,尽根到底,见大阴户被账得鼓鼓的,阴唇紧紧包住阳具。文龙搂紧淑妃,急如暴雨,快速异常,猛烈的抽插,次次到底、下下着肉,直抵花心。那股勇猛之劲,实非黄夫人那老弱的丈夫所可比拟的。文龙因在其养母与乾妈二人身上,已领略到中年妇人之成熟的生理,若无粗长阳物、猛攻狠打的干劲、高超的技巧、持久的耐力,是无法使其死心蹋地的爱你、想你的。

    「宝贝……乖儿……姨妈……被你……插上天了……啊……好美……好舒服……亲儿……亲丈夫……我……泄了……」

    「你真厉害……插得真够味……干得我……心肝……你的鸡巴……又热又硬……又粗……又长……我舒服透……透顶了……我的骨头……都散了……我又……泄了……」

    淑妃紧抱着文龙,肥臀不停扭转、挺送,配合心爱人儿的抽插。

    「哎呀!顶死人的乖儿……狠心的小冤家,你……插死……姨妈……了……小丈夫……姨妈……我要……丢……哼……丢给大鸡巴……儿子……了。」黄夫人说完,就一泄如注了。

    可是文龙却仍旧是勇猛非凡,不停的猛抽狠插。

    「乖儿!不要再顶了,姨妈吃……吃不消了……给你插死了,姨妈求求你……饶了我吧……我不要活了……我……」

    「姨妈!大鸡巴被……被奶的小……小穴咬住了……奶快……把子宫口放……放一放……我也要射……精了……」

    「会插穴的乖肉……啊……姨妈被……被你烫死了……」

    文龙已将黄夫人带到性欲的极高点,二人同时泄了。紧紧搂着休息,阳具顶紧花心,享受那射精後的馀味。

    一旁观战的杜夫人,看的芳心颤抖,叹为,想不到那个郎生有特异的天赋、持久的战力,等下若亲身经历,那痛快之情,不知是何滋味?再看二人正在甜睡中,自身欲火高烧,全身奇痒无比,无处发泄,又不能强要他即来替自己解决性欲,因他才刚刚泄精,非休息一段时间是无法再战的,只有用手指、脚跟先行自慰,强忍欲火,等待着快乐的来临。

    黄夫人睁开迷人的双眼,长长吁一口气:「乖儿,你醒了,累不累?」

    「姨妈,我不累,舒服吗?」

    「嗯……好舒服……姨妈还是第一次领略到这样美的滋味,小亲亲……姨妈好爱你……好爱你。」说完紧搂着文龙像发疯似猛亲猛吻,使得在一旁忍着满身欲火无法解决的杜夫人,是又气又恨的道:「妃姐!我难受死了,奶已吃饱喝足了,我还饿着呢!」

    「对不起!莲妹,我爱他爱得忘形了,宝贝!快去亲亲你的姑妈去!让她尝尝乖儿的狠劲吧!你们玩吧!我好累,要睡了。」

    「姑妈!对不起,冷落奶了!」

    「哼!你还记得姑妈……」杜夫人气鼓鼓的哼道。

    「亲妈!别生气,等下龙儿给奶意想不到的乐趣,算陪罪好吗?」

    「嗯!那才差不多!」

    文龙一手抚着杜夫人梨子形乳房揉摸着,口含另一粒乳头吸吮着,另一手伸入多毛的禁地,抚摸两腿间高突的阴户,食、拇二指先揉按,摸揉阴核一阵後,中指轻轻插入阴道里面不停的扣挖,弄得杜夫人春情撩升,全身颤抖,肉缝里春水泛滥,湿淋淋、滑腻腻顺着手指流出。

    杜夫人被逗的眉骚眸荡,口里淫声浪语:「宝贝!姑妈……被你吻得浑身酥痒……小穴被你挖……挖得难受……死了……」

    「姑妈!奶出来了。」

    「都是你……小亲亲……坏死了……别再……摸了……」

    「唉呀!乖儿……别挖……了……姑……妈受……不了……了……要儿……的……」

    文龙的大阳具早已青筋暴露,高高翘起,充份完成攻击的架式,一见杜夫人淫水泛滥,骚痒难忍的荡样,分开修长丰满的大腿,挺着大阳具对准杜夫人深红色、湿淋淋的肉洞,用力插了下去,只听「滋」的一声,同时杜夫人也「唉啊!」一声浪叫,文龙粗长的阳具直抵花心,夫人紧窄的小穴被塞得涨满,阴壁一阵收缩,一阵松开,花心吸吮了大龟头数下,使得文龙一阵快感布满全身。

    「姑妈!真看不出奶的身材苗条不胖,想不到奶的小穴里面的穴肉还真肥,挟得我的龟头好舒服,大姨妈的小穴就没有奶这样紧,好销魂啊!亲姑妈!奶的内功真棒!我好爱奶。」

    「乖宝!你知道姑妈的小穴,为什麽这样紧呢?」

    「为什麽?」

    「第一是姑妈今年四十三岁,才生一个儿子。第二是我丈夫的东西只有四寸多长,一寸多粗,每次都不能到花心深处,所以小穴才这麽紧,乖儿的阳具又粗又长,一下插到底,顶到子宫口里面,使姑妈得到从来没有得到的快感,所以刚才我子宫口大开大合,就是这个原因。」

    「那大姨妈几岁了?生了几个小孩?」

    「她今年四十八岁,已生三个小孩了。」

    「难怪她的小穴比较宽松,小腹上的花纹也多而深,花心生得较浅,那麽快就泄身了!」文龙又开始抽插,先用三浅一深的插法,抽插五十馀下。

    「啊!龙儿!你太会玩了……姑妈……的水又出来了……」

    杜夫人娇躯痉挛着,双手双脚紧紧挟抱住文龙,一阵颤抖,一股淫水随着阳具的抽插,一涌而出,浸湿了一大片床单。

    「姑妈!奶又出来了,奶的水真多啊。」

    「宝贝!姑妈从来没被大鸡巴插过,今晚第一次遇上你这大家伙,才搞出这麽多的水……出来了……」

    「姑妈!还早呢!我要把奶的水掏乾、掏尽才罢休。」

    「乖儿!看你的本事啦!」

    「好!看招。」

    於是文龙用枕头垫在夫人的肥臀下,双手握紧两条大腿,推至夫人双乳间,两膝跪在床上她的双腿中间,使得夫人的阴户更高挺突出,举起阳具猛力插入,狂抽猛插,次次到底,下下着肉,狂顶花心,杜夫人被搞得小穴痛、涨、酸、痒兼而有之。你看她,一头秀发洒满在枕头上,粉脸娇红、媚眼如丝、娇喘吁吁、柳腰款摆、肥臀挺耸、淫声浪哼:

    「啊!心肝!亲肉……姑妈……好舒服……快……用力……死我……你的大鸡巴……是我一个人的……小丈夫……要命的小冤家……我什麽……都不要……只要……乖儿……用力……插……插……我小穴就行了……唉啊……唉啊……你真凶……姑妈……又……又要……泄了……啊……」

    杜夫人说着,肥臀猛摇,挺腹收肌,一阵痉挛,一阵吸气吐气,满脸生辉,媚眼冒大,艳唇发抖,欲仙欲死,小穴里,又是一股淫水冲击而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