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捡漏从1992开始 > 章节目录 第8章 谁才是不能惹的人
    (),

    “你tm给老子等着!”

    孙鸿骂了几句就走了。

    听到汽车启动的声音,江远才重新打开门,目光渐渐变得冰冷。

    刘诗琪面色担忧,小声提醒道:“江大哥,我看刚才那人好像很有背景,要不··”

    “不碍事儿,”江远摆摆手,“走吧,小军应该也回来了,我请你们吃饭。”

    回到刘诗琪的住处,果然看见刘小军已经回来了。

    刘诗琪借口说懒得再走,让刘小军陪着江远说话,自己小跑着离开,没过一会儿就带回来好几个肉菜回来,还有一瓶白酒。

    江远心里暗自点头,不得不说,刘诗琪为人处事还真不错,知礼数、识大体,倒是个人才。

    只可惜她的病··

    江远暗自决定,一定要尽快安排刘诗琪去首都大医院做手术。

    吃完饭,刘小军又帮着江远买了些日用品搬进刚租的小洋楼。

    江远一边搬东西进屋,一边问道:“小军,你经常在外面跑,对叶知秋叶小姐了解多少?”

    刘小军想了想,沉声道:

    “叶小姐也是个苦命人。”

    “这话从何说起?”江远眉头一皱,“她怎么了?”

    “江大哥你有所不知,”刘小军缓缓道:

    “据我所知,叶小姐的爷爷叶青山一手创立了叶氏珠宝,是咱们滨海有名的富人,可老爷子前年去世之后,叶家就陷入了内乱。”

    “叶小姐父母早亡,是老爷子一手带大的,叶氏珠宝按理说应该有她一份。可听说叶小姐的两个伯父,都想着要霸占叶氏珠宝呢。”

    刘小军摇摇头,“豪门深似海,破事儿多,其他的我就不清楚了。”

    “对了,”刘小军有些犹豫地看向江远,“以后我可能没有太多时间照顾我姐,江大哥,我想···”

    刘小军脸一红,“我想让我姐住进来,江大哥,我··”

    “没问题,你和你姐一起住进来吧,”江远指了指二楼,“尽头那个房间是叶小姐的,不要去动,其他三个房间你们自己选两个,剩下那个留给我。”

    刘小军没有矫情,只是在心底告诉自己,以后一定要好好报答江远。

    于是,当天晚上,刘诗琪姐弟就住了进来。

    刘诗琪似乎觉得欠了江远人情,又是擦地板,又是帮江远整理房间,忙活到后半夜才休息。

    然而天还没亮,江远就从睡梦中惊醒。

    院子里传来嘈杂声,江远推开窗户探头往下一看,就见夜色下,几个十八九岁的青年正在院子里叫骂,而刘诗琪只穿着单薄的白色睡衣,挡在小洋楼门前,满脸怒气地指着他们:

    “你们半夜私闯民宅,我可以去告你们!”

    “哟呵,”领头的青年叼着烟,揉了把油腻的头发,目光贪婪地在刘诗琪身上扫过,目光里满是淫邪,“美女,我们可是正大光明翻墙进来的,另外,你想叫的话,哥哥给你机会啊~”

    “你··无耻!”刘诗琪脸色涨红,目光里满是怒意,“流氓,你们给我滚!”

    恰好这时候,睡眼惺忪的刘小军也推开了旁边房间的窗户,看到楼下的一幕,立刻就清醒过来。

    “给我住手!”

    刘小军吼了一声,疯了似的冲下楼,江远也不敢耽搁,紧跟着跑了下去。

    刘小军冲到院子里,挡在了刘诗琪身前,怒斥道:

    “你们是强盗还是土匪,赶紧给我滚!”

    “小子,说话客气点,”领头的青年冷笑一声,“你说滚我就滚,那多没面子啊。”

    “这院子不错,我们哥几个正愁找不到住的地方,还有这个美女是你姐姐吧,那好,你先去给姐夫我做点儿吃的,不然···呵呵。”

    刘小军双眼通红,调戏他姐姐,不可饶恕!

    就看到刘小军猛地前冲撞在了领头青年身上,两人‘噗通’一声倒在地上,滑出去足足两米,刘小军红着眼睛,发了疯似的掐住青年脖子,仿佛想要了他的命。

    “给我打!”另外几个流氓子一拥而上,把刘小军扯到一边,按在地上拳打脚踢。

    “放开我弟弟!”

    刘诗琪眼看弟弟吃亏,立刻就要冲上去,却被江远一把拉住。

    “打架是男人的事,你先上楼换件厚衣服,”江远皱眉说了一句,举起手里的凳子就冲了上去。

    第一下,就砸在了领头的流氓子青年背上。

    这人正骑在刘小军身上,被江远一板凳砸得侧翻下去,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到一张枣红色的凳子再次朝着脸上拍了过来。

    “砰!”

    木凳四分五裂,尽管这小子用手护住了脸,可双臂被砸得骨折,疼得他惨呼了起来。

    “给我干死他!”

    其他几人一听,连忙撒开刘小川,转身朝江远扑了过来。

    虽说江远把凳子舞得虎虎生风,可双拳难敌这么多手,身上也挨了不少拳脚。

    眼看江远吃亏,刘诗琪面色焦急,跺了跺脚,冲进屋里就拿着把菜刀跑了出来。

    没人会在意一个弱女子,直到其中一个小青年被刘诗琪划伤了手臂。

    他捂着胳膊尖叫一声,声音里充满了慌乱,“刀!这臭女人动刀了!”

    一听这话,几个青年连忙散开,瞪大了眼睛看刘诗琪。

    谁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脸色憔悴的弱女子,居然敢动刀!

    刘诗琪紧咬着嘴唇,单薄的身子有些颤抖。

    “赶紧给我滚!”

    刘小军这时候挣扎着爬起来,又冲到江远身边,焦急道:

    “江大哥,你没事儿吧?”

    江远吐了口血水,“没事儿。”

    三人站在一块儿,江远很自然地接过菜刀,冷冷看着这几名青年:

    “说,是谁派你们来的?”

    为首的青年此时也鼻青脸肿,心里不断飙着脏话。

    这么多人还拿不下江远三人,反倒被一个女人吓住了,说出去多丢人啊。

    “艹!”这青年吐了口唾沫,“有刀又咋地,我们这么多人一起上,还能怕了你。”

    说完,他又要招呼人扑上来,江远面色越发冰冷,猛地一挥菜刀。

    就看到冲过来的几人连忙后退,显然是怕得不行。

    “你说得对,我没办法对付你们所有人,但是!”

    江远忽然拔高了声音,“只要我抓住一个就往死了弄,谁要是不怕死就冲上来,我看看你们谁愿意来当那个倒霉鬼!”

    果然,这话一出口,几个青年都后退了一步,是啊,万一就自己倒霉挨了刀子,那都没地方哭去。

    “是孙鸿叫你们来的吧,”江远冷哼一声,“给了你们多少钱就敢闯进来行凶,我就是砍了你们,那也属于正当防卫。”

    “不怕死的就冲上来吧。”

    这几个小青年不过是孙鸿家厂子里的几个流氓子,平日跟着孙鸿嚣张惯了,也没遇到过硬茬。

    现在被江远的话一吓,瞬间就怂了。

    “是啊大哥,他说得对啊。”

    “大哥,要不咱们回去问问孙少爷再说?”

    领头的青年狠狠瞪了说话的两人一眼,“没用的东西!”

    说完,他又看向江远,狠狠挥了挥拳头,“你给老子等着,我就不信你永远待在这里不出去。”

    “我们走!”

    江远看着他们大摇大摆地离开,目光越发冷厉起来。

    “江大哥,就这么放他们走?”

    江远白了刘小军一眼,“不然咋地,继续打吗?”

    刘小军瞬间不说话了,他也知道打下去只有吃亏的份。

    “你们姐弟俩倒是厉害,”江远揉了揉身上的痛处,轻轻一笑,“看不出来啊,诗琪你挺猛啊。”

    刘诗琪脸色一红,“我也是担心江大哥,我平时没这么大胆子的。”

    “江大哥你不知道,这些年我和我姐没少受欺负,”刘小军声音低沉,“我姐为了保护我,吃了不少苦。”

    江远在心里叹了口气,拍拍刘小军的肩膀,“都过去了,以后不会再有人欺负你们。”

    刘诗琪心疼地看着江远和刘小军,“先进去吧,我给你们涂点儿红花油。”

    经过这么一出,天也完全亮了起来。

    为了防止类似的事情再发生,江远直接拿了两张百元大钞递给刘小军,嘱咐道:“你去帮我买几条大狼狗回来。”

    刘小军面色担忧,“江大哥你是担心他们还会闯进来?”

    江远点点头,眼睛里闪过一抹寒光,“他们敢来,我就要他们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狠人!”

    刘小军离开之后,江远又看向刘诗琪,“留你一个人在家我也不放心,你和我一起去铜瓷街吧。”

    刘诗琪愣了愣,悄悄看了眼面色严肃的江远,脸上飞过一抹红霞。

    江远骑上刘小军的自行车,带着刘诗琪就往铜瓷街赶去。

    可惜没在铜瓷街看到什么值得入手的好东西。

    佳宝轩门口。

    朱伟正端着茶杯送走一名中年男人,看到江远,不由得笑了起来:

    “江老弟,这么早就过来了。”

    说着,他又看向刘诗琪,“这位是?”

    “朱老板好,”刘诗琪跳下自行车,落落大方道:

    “我是刘小军的姐姐,昨天已经听小军提起过您。”

    “哦,是小军的姐姐啊,”朱伟笑了笑,“快请进。”

    上了二楼刚坐下,江远就开门见山道:

    “凌晨的时候,孙鸿派人闯进我租的院子行凶,这笔账,我得收回来!”

    朱伟眉头瞬间皱了起来,“没事儿吧?”

    江远摇摇头,“记得你上次说孙鸿家是开厂的,是哪家工厂,他爸叫孙大彪是吗?”

    “他爸是叫孙大彪,金富陶瓷厂就是他家的,”朱伟沉声道:

    “江老弟,孙大彪不好惹,你可不要冲动。”

    江远目光冰冷:“他不好惹,我江远更不好惹!”

    “用不了多久,他就该知道自己惹错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