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捡漏从1992开始 > 章节目录 第16章 我也想开店
    (),

    黑布底下的托盘上放的是个根雕,雕的是双龙戏珠,枣红色,看那浑厚的包浆和光泽,倒真像是盘玩了上百年的老物件。加上这根雕作品雕工精湛,怎么看都该是大师作品。

    可江远确实没有看到这根雕散发光芒。

    又仔细看了看,江远忽然眼前一亮,在根雕底部发现了一个比针眼还小的圆孔。

    想了想,江远沉声道:

    “这件根雕作品材料是红酸枝的,包浆也好,怎么看都像是老物件,不过我确信它是现代工艺品,只能说这件作品出自高人之手,航老不信的话,用刀劈开根雕,答案自见分晓。”

    向韬瞬间怒视着江远,“既然你也说怎么看都是真的,为何又敢肯定这是现代工艺品,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恰好邓文也走了过来,他看了看这件根雕作品,也忍不住嘲讽一声:

    “江远,我承认你在古玩方面造诣不浅,可年轻人还是要谦虚,这东西是航老带来的,怎么可能有假?”

    江远‘呵呵’一声:

    “邓老板这话说得有意思,敢问我哪里不谦虚了?我说了,切开根雕,答案自见分晓。”

    于航此时的面色颇为不悦,他坚信这件根雕是真品,又怎么会愿意切开来看,那完全就是毁了一件极具收藏价值的根雕作品。

    他示意向韬取出一张支票递给江远,然后便要朝着古韵茶楼里走去。

    江远也无所谓地摇了摇头,这根雕是真是假,本来就和自己没关系。

    可邓文却不干了,他本想要买江远这套黄花梨桌椅,现在就要被于航买了去,心里本就不悦,此时忍不住开口道:

    “航老,江远这小子仗着自己有些本事就目中无人,您有度量不和他计较,可我忍不了。”

    邓文的态度瞬间让江远和刘小军怒了,本以为邓文还有些长辈的风范,现在看来,和他外甥孙鸿也没啥两样。

    “邓老板管得真宽,”江远冷笑一声,“说我目中无人,不好意思,我眼中是有航老的,只是没有你,你算人吗?”

    “怎么,想和孙鸿一样找我麻烦?”

    见江远捅破了窗户纸,邓文也不再掩饰,“敢不敢赌,打开这根雕之后,要是假的,我就出十万买你这套桌椅,可这根雕要是真品,你就赔偿航老所有的损失,再把这套桌椅送给我!”

    “没见过这么作死的,既然你想赌,我奉陪到底!”

    于航也生出了一些火气,自己是这根雕的主人,怎么还就被安排了呢?

    “老夫也不差这么一件东西,你们想赌,我就成全你们!”

    “不过,你们得找两个担保人过来,一人十万保证金。”

    江远点点头看向刘小军,“小军,你去佳宝轩请朱老板过来一趟。”

    邓文也叫了茶楼里的一个服务员,让他去请柳老爷子过来。

    二楼的包间里,几人冷着脸等了足足半个多小时,才看到包间门被推开。

    柳老和朱伟一前一后的进来,让江远没想到的是,侯伟民也来了。

    显然几人都认识于航,打过招呼之后,于航把江远和邓文打赌的事情说了一遍,末了还冷哼了一声:

    “我于航的东西,还要两个小辈来安排,既然他们要赌,我就成全他们,验资吧。”

    邓文对着于航抱了抱拳,直接拿过一个手提箱,打开之后,里面赫然摆着十万现金。

    朱伟对着江远点点头,把手里的箱子递了上去。

    原来,刘小军去佳宝轩和朱伟说完事情经过之后,朱伟第一时间就选择相信江远,他也说不清为什么,就是觉得江远会赢。

    可现在一看摆在桌面上的根雕,朱伟心里又没底了。

    这根雕,怎么看都是真品啊。

    柳一刀和侯伟民也皱起了眉头,心里觉得江远这次打眼了,可事已至此,他们作为担保人,也不能够提醒什么。

    在众人的注视下,江远拿起一根针筒,将两毫升酸醋顺着根雕底部的小孔注射了进去。

    于航的眼睛瞬间眯了起来,他一直以为这个小洞是自然形成的。

    可不到三分钟,江远拿起根雕摆弄了几下,然后双手猛地一掰,就看到根雕被整齐地分成了两半。

    于航猛地站起身来,快步冲到了近前,其他几人也凑近了看。

    根雕一般都采用完整材料,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江远看了眼面色凝重的邓文,轻笑道:

    “邓老板,过来看看吧,这是用米浆和胶水粘在一起的。”

    说着,江远还从根雕中间的小空腔里取出一张纸条。

    上面赫然写着:

    【2015年1月3日,赵宽作品····╰( ̄▽ ̄)╭  这回又是谁上当了呢?】

    赵宽?圈子里有这么一号人吗?这么皮的吗?

    于航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冷着脸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气得胸口剧烈起伏。

    邓文也脸色一白,看了眼即将要易主的十万现金,只觉得心脏都被揪在了一起。

    倒是其他几人的神情有些精彩。

    刘小军自然是满脸得意,他本来就是无条件相信江远的。

    朱伟和侯伟民都诧异地看着江远,他们都以为江远这次打眼了,却没想到事情忽然来了这么个反转,关键是,江远怎么看出来的?难不成他有透视之眼?

    倒是柳老爷子眼眉低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于航经手的古玩没有一万也有九千了,却没想到今日打了眼,”于航叹了口气,苦涩一笑:

    “江远是吧,长江后浪推前浪,看来,我是真的老了。”

    向韬却不服气地盯着江远,可事实就是江远赢了,他想不通江远是怎么看出来的,不服气也没用。

    “邓老板,你自己找人把楼下拖拉机上的东西卸一下,钱我就拿走了。”

    江远给了刘小军一个眼神,刘小军蹦蹦跳跳地跑过去拿起邓文旁边的钱箱,脸都笑开花了。

    江远又拿起另外一个钱箱递给朱伟,真诚笑道:

    “谢谢朱老哥信任。”

    朱伟老脸一红,“不瞒老弟你说,我也以为你这次要打眼了,现在看来,是我老朱水平不够啊。”

    “柳老,侯叔,也多谢两位特意跑一趟了,”江远笑着对两人抱了抱拳,“刚大赚一笔,不如我请诸位吃饭吧。”

    朱伟哈哈大笑,“那我可得好好宰你一顿。”

    柳一刀和侯伟民也点了点头,卖了江远一个面子。

    “邓老板,一起吗?”

    看着江远脸上的嘲讽笑容,邓文冷哼一声,“别得意!”

    于航也没心情吃饭,加上还有事情,就直接带着向韬走了。

    ···

    半个小时后,市中心最有名的四海饭店。

    当美味佳肴上桌,从没见过这些菜品的刘小军眼睛都直了。

    他吞吞吐吐地看着江远,红着脸不说话。

    江远轻轻一笑,招呼服务员多准备了几个菜,请朱伟一会儿带去佳宝轩给刘诗琪尝尝。

    席间,几人频频举杯,闲谈间他们才发现,江远见过的、经手过的珍惜古玩数量可不少。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江远说的都是重生之前经手过的古玩。

    “还有一件事情想要请教各位,”江远放下筷子,微笑道:

    “我有打算在市里长期发展,也想开个古玩店,不知各位可有建议?”

    朱伟满脸幽怨,开玩笑道:“可别开在铜瓷街,不然我的生意肯定全被你抢了去。”

    几人哈哈大笑,就听到侯伟民开口:

    “铜瓷街位置是不错,可我知道一个更好的选择。”

    “市里金星搪瓷厂原来有个附属的信托商店,搪瓷厂改制以后,信托商店一直亏损,后来干脆就空置了下来。”

    朱伟点点头,“金星搪瓷厂距离市中心也不过两三公里,周围有好几条步行街,居民区也不少,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侯伟民缓缓道:

    “我和金星搪瓷厂的厂长认识,江远你要是有意,我可以帮忙约个时间。”

    江远笑着举杯:

    “那就多谢侯叔了,不过我还是先自己去谈谈,不行的话再请侯叔帮忙。”

    半个小时后,柳老带着刘小军走了,侯伟民也离开了,朱伟和江远并肩走出饭店,忽然压低了声音道:

    “我侄子朱大山说,你想让他们留下来帮你?”

    江远点点头,“老哥不妨告诉我,大山和孙大彪到底有什么恩怨?”

    朱伟脸色一沉,“还不是因为孙鸿。”

    “大山的对象以前在孙鸿家的陶瓷厂当会计,孙鸿那混蛋去年喝醉了酒,然后···”

    朱伟叹了口气,语气里满是怒意:“那么漂亮善良的丫头,受不了屈辱,跳江自杀了。”

    “大山一气之下,带着人把孙鸿的命根·子废了,要不是我及时赶到,孙鸿估计连命都没了。”

    朱伟叹了口气:“我虽然有点儿钱,可比起孙大彪还是差了些,无奈之下,只能是安排大山他们几个偷偷去了外地,这次他们悄悄回来,实在是太冒险了。”

    “那天大山他们去帮你,被那几个街溜子认出来了,我已经叮嘱过,让他们最近先在市中心藏着。”

    朱伟说着又取出一张字条递给江远,“这是大山他们现在的地址。”

    江远眉头紧锁,没想到这其中的恩怨这么深。

    “朱大哥放心,我不会让大山他们陷入危险的,”江远笑了笑:

    “孙鸿那小子要是还作死,又或者他爹孙大彪插手,我就让他们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朱伟被江远的自信感染,可很快就回归了现实,无奈叹气:

    “还是那句话,孙大彪这个人,能不招惹就别招惹,你是聪明人,知道该怎么做。”

    江远点点头,和朱伟分开之后,直接打车朝着字条上记载的位置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