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捡漏从1992开始 > 章节目录 第45章 第一笔生意
    (),

    清晨,江远推开门,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伸了伸懒腰。

    马克满脸憔悴地跟在江远身后,他昨晚晕车难受,饭也没吃就昏沉沉地睡了过去,这会儿只觉得身体虚弱,胃里一阵难受。

    “uncle江,先带我去吃早餐吧。”

    江远笑着点头,“我看你还是直接叫我江远吧。”

    马克瞬间疑惑,“你不是说,按你们的规矩,我该叫你叔叔吗?”

    江远哈哈大笑,“你是王斐那丫头的朋友,她要是叫我叔叔,你自然也要跟着叫我叔叔,可昨天你没看见吗?她不拿我当长辈,所以你还是直接叫我名字吧。”

    马克皱眉想了想,似乎觉得江远说的有几分道理。

    但他总感觉哪里不对劲的样子。

    “好了,别想了,我带你吃早餐去,”江远拍了拍马克的肩膀,一边走一边道:“你应该没见过我们国家的乡村吧,好好看看,多美的风景啊。”

    马克深呼吸一口新鲜空气,环视一圈,入目全是青葱山林,让人颇为惬意。

    片刻之后,江远带着马克到了厂房里,却见不少人已经在忙活了。

    村长江有权端着一大锅粥,还有一盘酸萝卜,正在往安置好的桌子上放。

    “江远,还有这位老外先生,你们快来吃早饭,再尝尝这酸萝卜,你婶子泡的。”

    江有权说着还拿了根勺子放在桌上,“听说你们外国人讲究,吃饭和小娃娃一样要用勺子。”

    江远拉着马克在桌边坐下,帮他盛了碗粥,又夹了一筷子酸萝卜在他碗里。

    “陈叔,别忙活了,先吃饭吧。”

    陈忠点点头走过来,却没有过多地去打量马克。

    村里人都是第一次见外国人,觉得新奇,可陈忠却已经见过好几次了。

    还在景德镇的时候,就隔三差五会有外国人去那边考察,陈忠早就见怪不怪了,拿起筷子夹了几块酸萝卜在碗里,就又端着碗去检查工具了。

    江远大口大口地喝完粥,却见马克满脸纠结地坐在凳子上,眼睛直直地盯着碗里发呆。

    “愣着干嘛,吃啊,可香了。”

    见马克还是没有开吃,江远摇了摇头,“看样子你是不会享受,我可提醒你,下一顿饭,得等到中午十二点多了。”

    一听这话,马克终于妥协了,一勺又一勺地吃了起来。

    起初他还皱着眉,满脸恐惧的样子,可当他吃了几口之后,那酸酸咸咸的味道像是直接钻进了他的胃里,让他整个人都来了精神,胃口大开。

    一连吃了三碗粥,小半碗酸萝卜,马克这才起身打了个饱嗝。

    “江,这菜真的太好吃了!”

    江远自豪地点点头,“和我国几千年传承下来的瓷器文化一样,泡菜文化同样源远流长,开胃健食,促进消化,提神醒脑,好处多着呢。”

    “我们只有在招待贵客的时候才会把泡菜拿出来,”江远笑着拍拍马克肩膀,“这说明大家都很欢迎你来考察呢。”

    马克瞬间感动了,“没想到你们村子里的人这么热心。”

    “那是,”江远竖了竖大拇指,“好了,我先带你去看样品吧,我们陈厂长已经连夜准备好了,看完样品,我再带你去看我们的生产流程。”

    马克点点头,心里却不抱有太多期待,瓷器嘛,他又不是没见过。

    旁边的样品房里,一排架子上摆了数十件精美的瓷器。

    比如一件仿定窑的白釉包口薄胎碗,看起来,竟然像是一层奶油雕刻出来的,极为细腻精美。

    还有仿鲁山窑带盖梅瓶,器形大气,瓶身上有灰白色彩斑,仔细一看就好似朦胧月色下的一副山水崖居图。

    可以说,架子上的每一件瓷器,都是历朝历代各个窑口最精美的瓷器作品。

    这些样品都是陈忠试验新窑效果做出来的,可精美效果确实让人意外。

    就连江远看了,都觉得心动,毫不夸张地说,要是把这些东西摆在自己的铺子里,铺子的档次都要高几个度。

    马克不了解我国的瓷器文化,也不知道这些瓷器的名字,可他有基本的审美和艺术细胞。

    他眼前一亮,快步走到架子前,伸手拿起一个粉彩牡丹翠鸟茶杯,一边抚摸一边赞赏,“江远,这些真的是瓷器吗?没想到,瓷器居然可以做出这么多精美的样式来。”

    江远自信一笑,“我国的瓷器文化源远流长,这些不过冰山一角罢了。”

    “艺术品,这绝对是艺术品!”

    马克又拿起一尊彩瓷烈马,爱不释手道:“江远,你们工厂一个月可以生产多少件这样的瓷器?”

    江远给了陈忠一个眼色,便听陈忠缓缓道:“每一件瓷器都要经历淘泥、摞泥、拉胚、印坯、修坯、捺水、画坯、上釉、烧制这些基本步骤,某些特殊的瓷器还需要增加其他繁琐的步骤。”

    “加上我们每一个步骤都是手工制作,要求极为严格。”

    陈忠满脸严肃地拿起一件‘仿清康熙的斗彩描金八吉祥花卉折腰盘’,“像是这样一件瓷器,至少需要五到七天时间,这还是提前处理好了原料的时间。”

    “我测算过,最多半个月就可以正式投产,一个月最多能够生产一千件。”

    马克点点头,开始沉思起来。

    江远却把陈忠拉到一边,“每一件瓷器的成本你清楚吗?”

    陈忠给了江远一个‘安心’的眼神,然后对马克道:

    “丑话说在前头,你要是想要机器做出来的那些破烂,我是不会做的。”

    马克笑着摇头,“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凝聚了民族文化的瓷器,才是真正的艺术品。”

    “如果你不告诉我这些是刚制作出来的,我还真会当成古董。”

    江远笑了笑,“我们的战略就是走传统手工艺术品瓷器的路线,为了不被有心人拿去做黑心买卖,我们的东西都做上了陶瓷厂的logo 。”

    江远指着瓷器底部原本该用来落款的位置,只见上面有一个‘江’字。

    “我想我们可以谈谈价格了,”马克满脸兴奋,“我已经迫不及待要把这些宝贝运回我的国家,你们的产品,一定会受到欢迎的。”

    江远点点头,“那就直接谈价格吧。”

    陈忠直接拿出来一本簿子,上面有每一种瓷器的历史介绍,还有标价。

    “最便宜的也要一百?”马克皱了皱眉,“你们国内的平均月工资才两百多块,这定价会不会太高了?”

    “一点都不高!”

    陈忠沉声道:“你知道做这样一件瓷器,不仅需要技艺传承,要付出几十年的光阴研究,需要全身心地投入,而且,每十个瓷器里才能挑出一个完美的。”

    江远也点点头,“马克,这些东西在你们国内市场,价格至少要翻倍,我没说错吧。”

    马克诧异地看了江远一眼,“你去过y国?”

    江远神秘一笑,“我对国外市场的了解,可不比你了解的少。”

    马克将信将疑地点点头,“我这次出来带了十万美金,和金星搪瓷厂签了大概两万美金的订单,剩下的八万美金··”

    “全给我们!”江远笑着搂住马克的肩膀,“考虑考虑?”

    马克没好气道:“我把东西运回y国需要钱,生活需要钱,最多还能拿出来五万美金。”

    江远大脑飞速转动,五万美金,那就是四十多万,除去成本···陶瓷厂大概能赚个十几万。

    可马克也不是傻子,他摇摇头道:“我是想要你们的东西,可价格还得谈谈。”

    “不谈价的生意没有灵魂嘛,我懂,”江远哈哈大笑,“你说个价,我绝不还价,放心,你大胆地报价!”

    马克满脸狐疑,有些摸不准江远的路数。

    “六折,每一件瓷器在原价的基础上打六折!”

    “不行!”

    江远笑着拒绝,“不可能。”

    马克急了,“你不是说不还价嘛?”

    “对啊,我没还价啊,我直接说的不行。”

    马克没好气地坐下,“七折。”

    “不行。”

    “八折,你要是还不同意,那这笔生意就算了吧。”

    “不行!”

    “江,你什么意思!”马克完全搞不懂江远的意思了,“不是你请我来的吗?不是你要和我做生意吗?那你现在一直拒绝算怎么回事?”

    江远点了根烟,又递给陈忠和马克一支,点燃之后才继续道:

    “是我找你来的不假,可不代表我要求着你买我们的产品。”

    “我敢说,我这里的东西,你在其它任何地方都买不到,你也知道这些东西能够给你带来多少收益。”

    “你也可以去景德镇看看,哪里还有像我们这样纯手工制作的,艺术性如此高的瓷器。“

    “原价,一分钱不少,你要不愿意,那我现在就送你回市里。”

    马克沉默了。

    忽然,马克抬起头对上江远的目光,眼睛里闪过一抹精光,“咱们不如换个合作方式。”

    “我负责帮你们在y国销售,作为报酬,你得给我百分之五十的利润。”

    江远直接白了马克一眼,“做梦呢你,那样还不如我自己去y国销售,何必要经过你的手。”

    “百分之十,你愿意的话就签合同。”

    马克笑了,他把东西运往y国,是可以卖出两倍的价格,可风险也很大。

    采用合作的方式,他既不需要付出太大资金,还能够加大出货量,严格意义上来说,赚钱的空间更大。

    “ok,那就百分之十!”

    马克兴奋道:“你们这一个月一定要全力生产,我尽快联系船只,到时候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对了,”马克指着架子上的样品道:“我可不可托先把这些样品寄回y国,我的家族在y国有不少店铺,我想提前宣传一下。”

    “江远,你觉得‘华夏传统瓷器’这个标题如何?”

    江远摇了摇头,“太low。”

    “你要宣传的话,可以这样写——《来自拥有‘五千年文明’的‘古老华夏’传承下来的‘纯手工’‘民族艺术’‘精品瓷器’》”

    见马克一脸懵,江远又想了想道:“不如这样宣传也行——‘江家村瓷器,瓷器中的战斗机!’”

    “记住,一定要把‘江家村’这个品牌给我宣传出去!”

    “我再给你出个主意,”江远咧嘴一笑,“你们y国不是有很多贵族吗?你就拿样品去送给他们,只要他们一喜欢,我们的瓷器就会成为你们上流社会的‘奢侈品’,到时候价格肯定会越来越高。”

    马克眼前一亮,“好主意,就这么办,咱们签合同吧!”

    陈忠也有些激动,一想到自己做出来的瓷器或许能够在国外受到追捧,他就兴奋得不得了。

    江远满意地点了点头,“合同不急,等会儿我带你回市里,让我的律师龚平拟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