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捡漏从1992开始 > 章节目录 第60章 上台嚎两嗓子
    (),

    这一个月,陆小北,朱大山和江远的伤势也完全恢复了。

    刘诗琪做完手术的伤口也完全愈合。

    除此之外,江远还盘下了原本的永乐歌舞厅,打算改造成酒吧。

    等酒吧装修好开业,时间已经来到了六月份。

    六月的滨海已经三十几度,江远已经穿上了短袖。

    刘诗琪穿着一身天蓝色的长裙,她站在古玩店门口伸了个懒腰,玲珑有致的曲线看得路人频频驻足。

    莫师傅照例端着茶杯,坐在门口的躺椅上晒太阳,江远则到处溜达,显得有些无所事事。

    另外江远前几天花四千多搞了台21寸的大彩电,古玩店顿时就热闹了。

    旁边惊醒搪瓷厂的工人一有时间就站在店外头,透过玻璃门看电视,周围小区的大爷大妈没事儿也总带着小孩儿来,不知道还以为江远开的是老年活动中心呢。

    江远也就干脆在门口搭了个凉棚,还放了免费的茶水。

    至于王斐和张楚红两人经过上次的事情之后,隔三差五就喜欢来江远这里坐坐。

    古玩店门口。

    王斐和张楚红把自行车靠墙放好,才小跑到正在看电视的莫师傅身边,“莫爷爷,江远哪去了?”

    莫老头摆了摆手,“他一天到晚溜达,我也不知道他跑哪去了,你们去店里坐着等等,说不定他一会儿就回来了。”

    而此时的江远,正和马克坐在一家咖啡厅里。

    马克满脸兴奋地把一份文件放在桌子上。

    江远拿过来一看,居然是一份销售数据。

    上次马克一共运送了二十几款,共计一千件瓷器回y国。

    用他的话说,不出一个礼拜就能够销售出去。

    可事实上他这一去一回,用了整整一个月。

    说实话,江远也有点儿着急了,陶瓷厂前期建设很快,也就让村里人产生一种错觉,那就是很快就能够赚到钱。

    加上建厂忙,建好陶瓷厂后又忙着培训,培训好了又忙着生产,村子里的土地荒了大半,村子里的人难免会忧虑。

    “还不错,”江远看着销售数据,满意地点点头,“按照我们的分成协议,你需要汇12万到陶瓷厂账上。”

    马克喝了口咖啡,“约你出来之前就已经汇款了。”

    江远点点头,心里的石头也终于落了下来,村里人以后的生活一定会更好的。

    “说说你在y国怎么操作的。”

    马克得意一笑,“我的家族在y国有一百多家服装店。”

    “我把运回去的瓷器每样留下一件,其他的全部分散到了各个店铺。”

    “然后我把留下来的样品,分别送给了一些贵族,他们听我说这是拥有几千年文化传承的艺术品,都喜欢得不得了。”

    “然后我找了报社,刊登了这些瓷器的图片。”

    “江,你知道吗?”马克满脸兴奋,“不少富豪都想找我买那些瓷器。”

    “我这次回来,一共带来了三千多件瓷器的订单,这都是私人购买的,另外,还有不少公司想和我们合作,不过我都拒绝了。”

    江远眉头一皱,“为什么要拒绝,说说你的理由?”

    马克精明一笑,“你们生产的瓷器又不愁卖,很快就能够打出更大的名气,形成自己的品牌,何必要让他们分一杯羹,我甚至拒绝了我们家族的合作。”

    江远点点头,“生意上的事情,你直接去我们村里谈,反正我就一个要求,钱必须按时到账。”

    马克白了江远一眼,“你就不想和我一起把生意做大?”

    江远摆摆手,“不怎么感兴趣,我喜欢的还是古董。”

    说起古董,马克又来了兴趣,“我回去这段时间也做过调查,你们国家的古董艺术品很受欢迎,有不少朋友都托我帮他们买一些回去呢。”

    “最近两年,苏富比和佳士得也拍卖了不少你们东方的艺术品。”

    江远有些兴趣索然地点点头,又和马克闲聊了几句,邀请他今晚到酒吧去玩儿,然后才骑上摩托回了店里。

    把摩托车停在墙角,江远看了看旁边的两辆自行车,不用想,肯定是王斐和张楚红这两个人又来了。

    果不其然,江远一走进铺子,就看到王斐抓着一小把瓜子,正在和张楚红谈论电视里播放的明星——z国荣。

    王斐一边笑,一边看了眼江远,“楚红姐,你看江远是不是和‘哥哥’有点儿像啊?”

    张楚红看了看江远,点点头,“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像,尤其是眼睛和嘴巴。”

    “我说你们就别讨论了,”江远给自己倒了杯茶,笑道:“要是喜欢的话,就去看他的演唱会啊。”

    王斐没好气道:“去港地太麻烦了,不然我早去了。”

    “对了江远,你最喜欢哪个明星啊?”

    江远神秘一笑,“我喜欢淑贞。”

    王斐和张楚红同时朝江远投来了白眼。

    而刚从里间走出来的刘诗琪却是暗暗把‘淑贞’这个名字记在了心里。

    她并不知道这个明星是什么人,但她很想知道江远喜欢的到底是什么类型。

    事实上,王斐和张楚红,也有类似的想法。

    “既然都在,中午一起出去吃饭,”江远放下茶杯,忽然想到了什么,“晚上有时间没,去酒吧坐坐?”

    王斐和张楚红下意识地有些紧张。

    他们早就知道江远开了个酒吧,听说里面很好玩儿,可一想到上次在歌舞厅的遭遇,两人就有些犹豫。

    但转念一想,现在用了歌舞厅都被江远改成酒吧了,去玩玩也没事儿。

    见两人点头,江远又看向刘诗琪,“诗琪啊,你不是要回长宁街吗?顺便把小军也叫上。”

    刘诗琪愣了愣,江远怎么知道自己要回去的?

    “好的江大哥,我一会儿吃过午饭就出发。”

    吃过午饭,江远看向众人,“你们先休息会儿,我去一趟叶氏珠宝,等我回来就一起去酒吧,或者你们先过去玩也行。”

    张楚红轻轻一笑,“你是打算把叶知秋也叫上吧。”

    江远点点头,“大家都是朋友,多个人也热闹些。”

    说完江远骑上摩托,直接朝着叶氏珠宝去了。

    当江远走进叶氏珠宝楼里的时候,倒是有些诧异。

    各部门的都在有序工作,并且从他们脸上看不到一丝不耐烦的神情,相反他们都精神饱满,每一个眼睛里都闪烁着光芒。

    人事部的一看见江远,也敢笑着打招呼了,其中一人拿着本厚厚的文件递给江远。

    江远看了看,上面记录了公司所有人这一个月来的表现。

    刚开始的时候,不少人的评分还很低,评语也是工作态度不积极,做事不仔细什么的,到了后面的评语就好了很多,可见这期间叶知秋应该也使用了什么方法。

    走进叶知秋的办公室,江远直接坐在了沙发上。

    叶知秋放下手里的文件,微笑着开口:“这么久不来公司,你是不是都忘了自己也是叶氏的老板之一了?”

    江远仰躺在沙发上,伸了伸懒腰道:“公司有你在,我根本用不着担心。”

    “你用什么办法了,公司的氛围改善了这么多?”

    叶知秋脸上笑意更甚,“我看大家的表现都不错,就涨了张工资。”

    “另外,我们设计的几款首饰在京城卖的很好,大家看到了希望,工作起来也有劲儿。”

    江远点点头,“那是大家认可了你的本事。”

    “当初我建议你从京都和沪、港、深这几个市场开始,是因为看好这几个城市的未来。”

    江远脸上浮现一抹强大的自信,“再过几年,等这几个城市发展得更好,你就是想进入市场都会变得更难。”

    叶知秋颇为赞同地点点头,“京都的顾客有见识、有品位,也更有经济实力,我正打算把那几款首饰大量生产。”

    江远却摇了摇头,“再好的东西,一多起来也会变得普通,你要做的,是不断开发新品,以后每一款珠宝都限量供应,这样才能让顾客有一种自豪感。”

    叶知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你的意思,是让顾客先流口水?”

    江远哈哈大笑,“饥饿营销嘛,既然要做高档珠宝,就一定要控制出货量,不然哪来的高档可言。”

    “好了,不说这个了,晚上有时间吗?去我的酒吧玩玩?”江远站起身来扭了扭脖子,“今天小军生日,给他庆祝一下。”

    “好啊,”叶知秋笑着同意下来,“那我得去给小军准备一份礼物,你陪我去逛逛?”

    ··

    傍晚,江远带着叶知秋到了酒吧门口。

    这还是叶知秋第一次来,他看了看头顶的霓虹招牌,不由得噗嗤一笑,“‘万宝酒吧’,和你的古董店一个名字,你该不会是想不到其他名字了吧?”

    江远点点头,带着叶知秋走进了酒吧。

    霎时间,栀子花的清香涌入鼻腔,柔和的灯光、婉转的歌声扑面而来。

    叶知秋愣了愣,她以为酒吧里会是那种震得整个人都晕乎乎的劲爆迪斯科,里面乌烟瘴气,到处是喝多了的醉汉,舞台上还有大群人挤在一起。

    可江远的酒吧完全不一样,甚至让叶知秋感觉特别安静舒适。

    “是不是很意外?”

    江远笑着解释:“我其实不太喜欢吵闹,所以才把酒吧搞成这个样子,喝喝酒,聊聊天,听听歌,多有意思啊。”

    江远还指着舞台上正在演奏的乐队,“那是灰豹子乐队,一群很有意思的年轻人。”

    台上,正在演唱的年轻人看见江远,一边唱一边笑着对江远招了招手。

    江远也歌性大发,“知秋,你先上楼,我去台上唱两首歌,嘿嘿,我给你们露一嗓子。”

    叶知秋‘嗯’了一声,缓缓走上楼梯,然后站在围栏边望着正往台上走的江远。

    灰豹子乐队的主唱和江远握了握手,把麦克风递给了江远。

    江远深呼吸一口气,对着麦克风道:“大家好,我是这家酒吧的合伙人之一,今天呢,是我好兄弟的生日,我想为他献歌一曲。”

    “待会儿鼓掌的,今晚酒水全部八折!”

    “好!!”

    “啪啪啪~”

    台底下的人一阵叫好。

    江远笑着对二楼的刘小军等人挥了挥手,开口唱了起来:

    “无聊望见了犹豫,达到理想不太易,即使有信心,斗志却抑止···”

    “谁人定我去或留,定我心中的宇宙,只想靠两手,朝理想挥手··”

    江远极富有磁性的嗓音,搭配上略带伤感的歌词,瞬间让众人安静了下来。

    他们看着台上的江远,听着从未听过的歌曲,一时间有些入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