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捡漏从1992开始 > 章节目录 第81章 谁和谁是一伙的?
    (),

    秦氏珠宝。

    秦宇一听鲍勃居然要跟自己借钱,顿时一脸懵*。

    “鲍勃先生,按照我们的合作协定,是你们史密斯家族向我秦氏珠宝注资。”

    “怎么现在还问我借钱了呢?”

    鲍勃冷哼一声,满脸不悦道:

    “不就是借你一百万嘛,你至于这个样子吗?”

    “难不成你们秦氏连一百万都拿不出来?那我就得重新考虑考虑我们之间的合作了。”

    秦宇心里都快气炸了,“鲍勃先生,你总得先和我说说,你借这一百万到底是去做什么吧?”

    “当然是做生意,一笔只赚不赔的生意,”鲍勃满脸得意,“就借三个月,三个月之后我连本带利还给你。”

    见秦宇没有要答应的意思,鲍勃顿时生气了。

    “秦,你太小气了,算了,我们之间的合作还是就此作罢。”

    秦宇拳头攥得紧紧的,目光里面是怒气,“鲍勃,我们是签了合同的!”

    “所以呢?”鲍勃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合约里写得清清楚楚,我们史密斯家族随时保留终止合作的权利。”

    “说实话,秦,你的眼界太低了,”鲍勃鄙夷一笑,“我去找叶氏珠宝合作,他们一定很乐意借给我这笔钱的。”

    “到时候,你就只能看着秦氏倒闭。”

    说完,鲍勃直接踹门离开。

    秦宇面色纠结,心绪不定地想了几秒,终于是一咬牙,快步追了出去。

    “鲍勃先生,我借!我借给你就是了!”

    鲍勃顿住脚步,脸上极其自然地浮现一抹笑容,“秦,我就知道你是个有诚意的合作伙伴。”

    “你放心,三个月后,我连本带利还给你,还会把我们史密斯家族的投资款带给你。”

    秦宇心里满是忧虑,这会儿却也不知道说什么。

    现在的秦氏根本拿不出来一百万现金。

    所以,除了五十万现金,秦宇还让人立刻卖掉了囤积在仓库里的一批原料,包括有‘黄金’‘白银’‘白金’‘宝石’,这才凑够了一百万。

    可以说,但凡出点儿什么变故,秦氏立刻就会陷入倒闭的危局。

    而拿到钱的鲍勃则马不停蹄地赶往了江家村。

    秦宇也好奇是什么样的瓷器生意,能够让鲍勃这么兴奋,所以他也跟着鲍勃去了江家村。

    江远接到陶瓷厂的电话说鲍勃已经筹集到了货款,却丝毫不觉得意外。

    想也不用想,鲍勃必定是从秦氏借的钱。

    江远笑了笑,骑上摩托就赶往了江家村陶瓷厂。

    仓库里。

    鲍勃满脸兴奋地看着面前一排排的货架,上面那一件件精美绝伦的瓷器简直太诱人了。

    这哪里是瓷器啊,这明明就是一堆堆钞票啊。

    秦宇也动心了,以他在国外待几年的经验来看,这么精美的瓷器艺术品,必定会受到市场的追捧。

    马克站在一边,满脸冷意,“鲍勃,你别得意,等我筹到钱也会改变和陶瓷厂的合作方式,到时候我会把所有的货吃下!”

    鲍勃却是神秘一笑,用y语道:“@#¥就凭你?你有这么多钱吗?”

    “等这批瓷器卖完之后,我会向董事会申请一大笔资金,把这家陶瓷厂的所有的产品全部买下,同时我们会请最厉害的制瓷师仿制,到时候,我们完全可以抛开这家陶瓷厂,然后在y国自产自销。”

    “马克,承认吧,在我面前,你就像是个商业白痴,你根本不是做生意的料!下一任族长的宝座也注定属于我!”

    马克面无表情,并未反驳,心里却是在骂鲍勃傻瓜,还族长呢,这次过后,家族那群老头子还敢用你才怪。

    陈忠这时候看了看手表,皱眉道:“鲍勃,我们老板应该快到了。”

    “先说好,货要你自己找车运送到码头。”

    鲍勃笑着摆了摆手,“好。”

    片刻之后,江远走进了仓库。

    秦宇看到江远的瞬间就瞪大了眼睛,满脸不敢相信。

    鲍勃向自己借了一百万,拿来做生意的合作对象,居然是江远,那个在张楚红生日会上让自己丢光了脸的江远!

    没来由的,秦宇心里开始不安。

    江远却只是冷漠地瞥了秦宇一眼,然后便背着手在仓库里到处看了看。

    看到仓库里那几千件精美瓷器,江远不由得感慨道:

    “看着这些瓷器,真是一种享受啊,我都有些不想卖了。”

    鲍勃哈哈大笑,“江,别开玩笑了。”

    “钱我已经交给你们厂长了,这些瓷器属于我了。”

    江远强忍住笑意,点点头道:“属于你了,你两天之内就把东西运走吧,把仓库给我们腾出来。”

    “合同签了吗?”

    陈忠点点头,“签了。”

    “那就好,”江远咧嘴一笑,“行了,时候不早了,我就不留你们吃午饭了。”

    鲍勃急着去联系运输队和货轮,拉着秦宇就要离开。

    秦宇开车载着鲍勃离开江家村,却是越想越不对劲。

    “鲍勃先生,你觉不觉得这笔生意有些不对劲?”

    鲍勃笑着摆摆手,“有什么不对劲的?”

    “我跟你说,这家陶瓷厂的瓷器在我们y国的上流社会很受欢迎,我这次一定会大赚一笔!”

    秦宇眉头紧锁,“我和那个江远有矛盾,然后你这次的货款又是问我借的,我在想···”

    鲍勃脸上浮现一抹不耐烦,“你想什么想,我知道钱是向你借的,你不用一直提醒我!”

    “鲍勃先生,我不是这个意思,”秦宇连忙解释,“我是说,这会不会是江远设的陷阱,让你问我借钱,然后我们秦氏珠宝的资金就会陷入危机。”

    鲍勃眉头微皱,有些不确定道:“应该不会吧?”

    看到鲍勃的神情,秦宇心里的不安更加浓重了。

    他总觉得,这次的事情,就是江远针对自己设下的陷阱。

    第二天,鲍勃就带着车队,把江家村陶瓷厂仓库里的瓷器全部运到了码头。

    然后鲍勃当天就跟着货轮一起回了y国,可见他多么迫切的想要大赚一笔。

    可怜秦宇,本以为和史密斯家族合作能够大有收获。

    结果什么都还没有得到,就先借出去一百万。

    秦宇的办公室里,公司几个高层已经争论了半个小时。

    他们都是来问秦宇要钱的。

    生产需要原料,可原料都被秦宇卖掉了,又要重新采购。

    可采购又需要资金,秦氏珠宝现在根本拿不出采购原料的资金。

    还有员工工资也要发了,一时间公司各个部门都来找秦宇要钱了。

    秦宇听他们你一样我一语,听得脑袋都快要炸开了。

    “够了!”

    秦宇一拍桌子,瞪着眼睛吼道:“你们问我要钱,我问谁要去?”

    财务部的负责人无奈叹气,“秦总,如果不借给鲍勃那一百万,我们也不至于一分钱都拿不出来。”

    “你是在教我做事吗?”

    秦宇拿起桌上的文件夹就砸在了财务部负责人身上,“给我滚!”

    “都给我想想办法!”

    “秦总,要不我们先暂时关闭一些店面,减少一些运营成本?”

    销售部负责人立刻反驳,“不行!关了店铺,我们的珠宝销售不出去,资金更是没有办法回拢。”

    “更何况,店铺暂时关闭,租金却还要照付。”

    “行了,吵什么吵!”秦宇冷着脸道:

    “先暂时关掉一半的铺子,把货都集中到另外一半的店里售卖。”

    “另外,先停止生产,等库存卖光,资金回笼一些再说。”

    “还有,通知下去,从明天开始,公司生产部、采购部、还有办公室人员全部放假两个月。”

    人事部负责人眉头一皱,“秦总,这样不妥,员工都需要赚钱吃饭,两个月的时间太久了,万一他们到时候不回来··”

    “不回来你就再给我招人!”

    秦宇气鼓鼓道:“不然我要你有什么用?”

    几个高层面面相觑,只能是叹着气走出了办公司。

    与此同时,叶氏珠宝忽然传出消息,叶氏在滨海的所有店铺都会在三天后重新开业,到时候会有叶氏最新款的珠宝出现,并且开业当天所有珠宝一律九折。

    在滨海沉寂了半年之久的叶氏珠宝重新有了动作,顿时就让其他珠宝公司惴惴不安起来。

    他们纷纷来到了秦氏,想找秦宇商量应对之策。

    可秦宇现在连维持公司运营都做不到,哪里还管得了这些事情。

    同时秦宇也更加相信,鲍勃从自己这里借钱,绝对是江远的计谋,为的就是让秦氏陷入资金危机,给叶氏发展机会。

    “真**的阴险!”

    秦宇气得把办公室砸了个一塌糊涂,“鲍勃那个混蛋,这么简单的阴谋都看不出来!”

    忽然,一道人影走进了办公室。

    “滚出去!”

    秦宇怒吼一声,“我让你进来了吗?”

    马克轻笑一声,“秦总,现在生气能有什么用?”

    “是你,”秦宇满脸诧异,“你不是江远那混蛋的人嘛,你来找我干嘛?”

    马克‘呵呵’一笑,“我和江远走得近,就代表我是他的人吗?”

    “就像你和鲍勃一样,你对他那么好,他就一定和你是站在一边的吗?”

    秦宇瞳孔猛缩,“你··你什么意思?”

    马克倚靠在门上,轻笑出声:

    “鲍勃借你的钱买了江远的瓷器,回到y国一转手就能够大赚一笔。”

    “江远赚了钱,鲍勃也赚了钱,他们是双赢。”

    “你呢?”

    “你们秦氏现在的情况,应该糟糕到了极点吧?”

    “还用我提醒你吗?”

    秦宇身子开始颤抖,脸上满是惊恐,“不可能,绝不可能!”

    “你是故意离间我和鲍勃的,我和他,和你们史密斯家族是合作伙伴!”

    马克缓缓摇头,“他们双赢,所以他们才是合作关系,至于你,呵呵··”

    哪怕秦宇再怎么不愿意相信,都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

    是啊,江远和鲍勃都能够大赚一笔,只有自己要面临破产的危机。

    “我不信你,”秦宇慌张地摇了摇头,“鲍勃一定会准时把钱还给我,还有你们史密斯家族投资给我的钱也会准时到账。”

    “到时候我秦氏珠宝就能够打进省里,成为全省最大的珠宝公司!”

    “你就活在自己的幻想中吧,”马克冷笑一声,“我本来还想找你合作,可现在看来,你从头到尾就是个傻子。”

    说完,马克转身就走出了办公室,冷冷道:

    “我要是你,现在就马上低价把所有珠宝卖给其他珠宝公司。”

    “不然等叶氏的新款珠宝上市,你们那些老款式,就只能放在店里面落灰。”

    “叶氏现在的珠宝,可比你们秦氏好太多了。”

    秦宇脸色越来越难看,他又想到了张楚红生日会上,自己送的珠宝被叶知秋送的珠宝压得黯淡无光。

    “鲍勃,江远,你们敢联手坑我!”

    秦宇红着眼睛,歇斯底里地吼叫:“我一定要你们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