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捡漏从1992开始 > 章节目录 第98章 你算哪根葱
    (),

    要说秦源是个聪明人,估计全滨海没有人会反驳。

    可正如江远所说,他这次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旧城改造,那是滨海市的大事,任何在这件事情上打歪主意的人,都必定会自食其果。

    因此,当那些闹腾着要和秦氏、天罡地产一起合作完成旧城改造项目的公司老板被宋启华叫去谈话的时候,他们都懵了。

    然后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更不用说秦源了。

    要不是看在秦氏也是滨海本地企业的份上,规划局宋启华估计会让秦氏吃不了兜着走,而不是敲打警告,让他安安心心开发自己手里那块地皮。

    至于李罡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宋启华大发雷霆,直接联系了青阳市那边的相关部门,说李罡故意破坏滨海旧城改造项目。

    隔壁邻居的家长一听还有这回事情,当即就给李罡打电话,让他马上回青阳。

    因为这件事情,天罡地产好几个项目都受到影响。

    而南波万这边,众人斗志激昂,都在期待着新城片区建成的那一天。

    时间一晃,又过了半个月。

    这半个月来,江远把万宝楼交给莫师傅打理,自己住回了长宁街的院子。

    早上睡个大懒觉,天气好就去铜瓷街逛逛,找朱伟喝喝茶。

    天气不好,就一直睡到晚上。

    别的不说,江远半个月倒是胖了好几斤。

    期间王斐和张楚红一起来找过江远两次,一是觉得江远的状态不太对劲,来看看,二来也是和江远说说项目的进展。

    这天,江远背着手,在铜瓷街闲逛。

    古玩贩子石宽和萧聪明正在和江远聊天儿,不知道怎么的就聊到了叶氏珠宝。

    石宽看了江远一眼,“江老板,你好像和叶氏珠宝关系不错,你知道叶氏出事情了吗?”

    江远眉头一皱,“没听说啊。”

    石宽缓缓道:“听说是叶氏新设计的几款珠宝,抄袭了一个叫‘罗根珠宝’的外资公司,好像要赔一大笔钱呢。”

    “罗根?”

    江远目光一冷,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骑上摩托,江远就往市中心赶。

    而此时的叶氏,再次像几个月前一样,陷入了恐慌。

    江远走进叶氏,见一个个员工都无精打采。

    他们看到江远的时候倒是眼前一亮,毕竟他们都知道,叶氏能够从一个即将倒闭的企业走到今天,背后离不开这个与众不同的男人。

    江远上到三楼,直接走进了叶知秋的办公室。

    叶知秋坐在办公桌后面,正低头沉思,短短半个月时间不见,她仿佛就清瘦了一圈,整个人看起来极其憔悴。

    “不要担心,有我在!”

    叶知秋听到江远的声音,顿时笑着抬起头来,“我可没怀疑这一点。”

    江远点点头,“把事情经过和我说说吧,也怪我,这半个月倒是吃得好、睡得好、玩得好,辛苦你了。”

    叶知秋笑着摇摇头,“说正事吧。”

    “前段时间,我们设计了一批以十二节气为主题的珠宝,共计五十三款。”

    “原本是打算趁着中秋节在京城发售的。”

    叶知秋一边说,一边从抽屉里拿出一叠设计稿递给江远,“结果一个礼拜前,一家叫做罗根贸易的外资公司发来了律师函,说我们抄袭他们的设计。”

    江远眉头一皱,“不用想,就是罗根那老混蛋干的事情。”

    叶知秋点点头,“我知道,所以我并不打算理他。”

    “但罗根贸易是外资企业,加上这次我们设计的珠宝风格,的确和国内的设计风格不太相似,加上罗根那边还拿出了一套外观设计专利的证书,是在y国注册的。”

    叶知秋叹了口气,“可惜我们这边现在还不是太重视专利版权这一块。”

    江远把叶知秋说的话一串联,顿时明白了。

    “罗根找人偷了你的设计稿,然后在y国那边注册了外观设计专利,现在叶氏是有苦难言。”

    叶知秋点点头,“罗根派律师来找我谈过。”

    “要不然就赔偿他们两百万的侵权费,要不就给他叶氏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

    “他在想屁吃!”

    江远冷哼一声,起身走到窗边,“他唬你呢,就算是他已经注册了外观设计专利,可你还没有生产珠宝成品,还没有开始售卖,就算不得侵权。”

    叶知秋脸色一红,“江远,这事儿怪我。”

    “京城那边有个大的私人客户,看了我的设计稿之后就直接预订了一全套。”

    江远目光一凛,“那个顾客和罗根是一伙的?”

    叶知秋点点头,“现在公司里人心惶惶,我怕··”

    “有什么好怕的,”江远摇了摇头,“几个月前叶氏那么艰难的时候你都挺过来了,更何况现在并不是没有转机。”

    “罗根既然玩这一套,那我就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江远忽然笑了,“我要是没猜错,史密斯家族,在罗根开的这家公司上投了不少钱吧?”

    叶知秋点点头,“论资金实力,大概相当于两个叶氏。”

    “他们公司在哪里?”

    “在省城,”叶知秋柳眉微皱,“你要干嘛?可别冲动。”

    江远神秘一笑,“要说在生意场上较量,我们因为资金实力,还有可能被罗根暂时压一头,可既然他来阴的···”

    江远‘嘿嘿’一笑,“那算他倒霉,我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后悔!”

    “你等我好消息吧。”

    说完,江远直接离开了叶氏,骑车到了车站,直接坐上去省城的大巴。

    ···

    滨海虽然是南江省五大市之一,可要论发展速度和繁华程度,省会江都才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江远下大巴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

    江远下了车,就在车站附近找了家宾馆住下,第二天一早,就朝着罗根贸易公司赶去了。

    一栋十好几层的大楼里。

    江远走到罗根贸易门口,探头往里面看了看,却只看见不到五个员工,还都是西方面孔。

    公司倒是不小,办公设备也都齐全,唯独缺人。

    一个留着金色长卷发的女人走了过来。

    她身材高挑饱满,脚上穿着红色高跟鞋,涂了红色指甲油的纤长手指间,还夹着一根抽了小半的香烟。

    尤其是她脸上还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

    “嘿,我们这里只招y国人,小帅哥,你可以离开了。”

    江远面无表情地瞟了她一眼,“把罗根叫出来,就说江远来收拾他了。”

    这女郎愣了愣,下意识以为江远是个大人物,便转身踩着猫步朝罗根的办公室走去。

    足足三分钟过去,这女人才走过来,“江,你跟我进去吧。”

    办公室里。

    罗根叼着雪茄,满脸嘲讽地看着江远走进来。

    江远见几个老外站在门外看热闹,直接把门一踹,震得整个房间都颤了颤。

    那几人也连忙后退。

    江远直接在罗根对面坐下,从兜里掏出香烟点上,抽了两分钟才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今天我来,是要求你立刻撤诉,否则,后果自负。”

    嚣张!张狂!

    罗根满脸不敢置信地看着江远,“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这样说话?”

    “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好好和你说话!”江远淡淡地瞥了罗根一眼,“老王八犊子,你好好看看,这不是在你的y国。”

    “就凭你做的恶心人的事儿,我不打你几巴掌都算是我仁慈!”

    罗根一时语塞,有一万句狠话憋在胸口,可就是说不出来,整个人都要气炸了。

    却见江远把烟头往地上一扔,冷冷道:

    “接下来,我就告诉你我会怎么对付你,希望你听完之后能够乖乖地滚回老家。”

    罗根终于忍不住了,猛地抄起烟灰缸砸向江远,“你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你有什么资格敢这样和我说话!”

    江远侧身躲了过去,鄙夷一笑,“你们的文化还真简陋,狠话说来说去就是那么几句。”

    “明告诉你,我就是没把你放眼里!”

    “你算哪根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