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捡漏从1992开始 > 章节目录 第100章 鬼市的消息
    (),

    “说真的,你在滨海这么久,难道就不想要··”

    “不想!”江远咽了口唾沫,不敢去看张楚红的目光,“楚红啊,咱们都还年轻,再说了,我们不是闺蜜嘛。”

    张楚红愣了愣神,忽然俏脸一红,“你想什么呢?我是说,你难道就不想要换个地方?”

    “滨海太小了,你难道还在这里待一辈子?”

    江远更加尴尬了,“滨海挺好的啊,再说了,换地方又能换到哪儿去?”

    “京城啊,”张楚红笑看着江远,“你不是说,要帮我把格刀电器发展成电器行业第一吗?”

    “你不说要把南波万地产也发展成行业第一吗?还有叶氏珠宝。”

    “到时候如果我们都在京城,你一个人留在滨海,又怎么帮得上我们?”

    江远笑着摆摆手,“到时候再说吧,反正我也没其他打算,就捡捡漏,守着古玩店,没事儿喝喝茶就挺好的了。”

    “你是想推卸责任吧?”张楚红开玩笑似的说道:“我不管,反正买下格刀电器的时候,我以你的名义出资了百分之十,你也是格刀电器的股东,你推卸不了的。”

    江远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明明只想简简单单搞收藏的,”江远无奈一笑,“现在这算怎么回事啊,叶氏,南波万,格刀电器都有我的股份了。”

    “你说你这又是何必呢?”

    张楚红站起身来,又白了江远一眼,“得了便宜还卖乖,我不管,反正你是格刀电器的股东,你就必须负责到底。”

    江远无奈,只好点点头,“放心吧,我肯定帮你把格刀电器发展成电器行业的第一。”

    “行了,我去南波万地产找王斐妹妹,你自己歇着吧。”

    张楚红说完就离开了。

    莫师傅溜达回来,正好看见张楚红离开,不由得看向江远,“几个女孩儿都很不错,漂亮,得体,家世也好,你就一点都不动心?”

    “诗琪丫头为什么走,你心里难道没数?”

    江远满脸苦涩,神情复杂极了,“莫师傅,这又不是菜市场买菜,哪个好就挑哪个。”

    “感情这东西很奇妙,说没有就是没有,也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了。”

    “莫师傅你不懂。”

    莫老头顿时怒了,吹胡子瞪眼地看着江远,“老头子我年轻的时候,那也是风流倜傥,周围几个村的小姑娘哪个见了我不脸红?你说我不懂感情?”

    江远‘嘿嘿’一笑,“那你怎么打了一辈子光棍?”

    莫老头顿时语塞,然后气得甩开衣袖,又溜达去了。

    江远喝了会儿茶,也觉得无聊。

    好在,午饭过后,有人登门了。

    来的是个年轻人,并且,江远还见过一面。

    当初江远带着刘小军去景德镇,在当地古玩市场买下那块极品田黄的时候,这年轻人就开口阻拦过,当时他还不肯透露姓名,反正是个性格很怪的人。

    “哟呵,不错嘛,江远,你这铺子里的东西,都还有一眼嘛。”

    江远给他倒了杯茶,满脸不解道:“你怎么找到我的?”

    “滨海就这么大点地方,随便找个古玩圈里的人打听打听不就知道了?”

    谭松自来熟地坐下,端起茶杯就一饮而尽,却是满脸嫌弃,“就不能搞点儿好茶叶喝喝啊。”

    说着,他直接提起茶壶往嘴里灌,直到打了个饱嗝,“渴死我了。”

    “你来滨海干嘛?旅游?”

    谭松摇摇头,“旅什么游,我这是回家,路过滨海罢了。”

    “对了,我家是省城江都的。”

    “我姓谭,单名一个‘松’字。”

    “谭松?”

    江远努力回想了一下,省会江都很大,姓谭的人自然不少,古玩圈子里,又有哪些姓谭的呢?

    “谭连艾?”

    “谭刚秦?”

    “谭易山?”

    “别猜了,都不是。”

    谭松往后一靠,仰躺在椅背上,“家父谭立祥。”

    江远摇了摇头,确定自己上一世并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不知道算了,”谭松摆摆手,“什么时候去江都的时候,来香山湾找我就可以了。”

    江远摇摇头,“我没事儿去江都干啥?去江都找你又干啥?”

    “都是圈内人,交个朋友嘛,”谭松咧嘴一笑,“再说了,我家也是开古玩店的,我还打算偷摸卖两件东西,换点儿零花钱用,你到时候要是去,可得多带点钱了。”

    江远一时间无言以对,“我和你又不熟。”

    “多往来几回就熟了。”

    谭松哈哈大笑,见江远有些不耐烦地皱了眉,他才认真起来:

    “不开玩笑了,这次来找你,是有件事情。”

    “七月十五鬼节快到了,有没有兴趣,一起去鬼市看看?”

    江远目光一凛,“哪个地方的鬼市?”

    “就江都啊,”谭松也收起了玩笑态度,“我本来想自己去的,后来一想,还是找个有眼力劲儿的一起去好,免得打了眼,毕竟··那里的东西可不便宜。”

    江远没有答话,而是陷入了沉思。

    古玩圈里的鬼市,其实有两种。

    其中一种,是在一个固定的地方,每到凌晨的时候,买家和卖家齐聚这里,能不能买到真东西、好东西,就全凭眼力。

    凌晨时候光线弱,卖家又只准带灯笼、手电这些照明工具,无疑是增加了捡漏的难度。

    并且,选择在这时候交易的卖家,大多不愿意暴露真实身份,都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

    所以,这鬼市才显得那么神秘。

    很多关于鬼市的传说,其实都是人们自己幻想出来的。

    说起来,这一类鬼市其实也没有那么神秘,以前有大户人家败落了,要卖些东西维持生活,可又不想被人知道,所以才选择凌晨到天不亮这个时间段,说白了就是为个面子。

    还有些牛鬼蛇神,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东西,也喜欢在鬼市上卖。

    当然,这只是第一种鬼市。

    还有一种,门槛就要高得多了。

    全国那么多地方,一共也就十几个地方能够举办这种鬼市,并且一年也就七月十五鬼节的时候举办那么一次。

    所以,这一类鬼市就更加热闹,买家多,卖家多,古玩也多,当然,真真假假的,更加考验水平。

    可不管是第一类还是第二类鬼市,向来都是圈内玩家趋之若鹜的地方。

    尤其是喜欢捡漏的。

    江远自然也不例外。

    谭松一看江远的神情,就知道江远心动了。

    “怎么样,咱们结个伴?”

    江远眉头一挑,“你自己去不就好了,为什么要找我一起?”

    “我就是再自负,也不敢保证自己永远不打眼,”谭松严肃道:

    “我得到消息,这次鬼市应该是近十年好东西最多的一次,我要是打眼一次,那损失可就大了。”

    “但要是错过了,我怕是会后悔得睡不着觉。”

    见江远没有立刻同意,谭松直接拍了一张字条在桌上,字条上写着他的电话号码。

    “你这人磨磨唧唧的,想好了给我打电话。”

    “然后要来的话记得提前通知我,我好安排安排,到时候带你体验一下江都的繁华。”

    江远把写着号码的字条收起来,点点头道:

    “我现在就可以答复你,我愿意去。”

    “不过,有几件事情要先问清楚。”

    江远目光一凛,“既然你家也是开古玩店的,那你为什么不和你家长辈一起去,反而要找我?”

    谭松脸上浮现一抹尴尬,“我也不骗你,我爸不让我去。”

    “因为以前我爸在鬼市上打过眼,亏了不少钱,产生心理阴影了。”

    江远点点头,“第二件事情,你凭什么觉得我有足够的眼力?”

    “我只是相信你的名气,”谭松‘啧啧’两声,“像咱们这个年纪,能有好眼力的可不多。”

    “你能在滨海古玩圈闯出名气,可见你本事不小。”

    江远‘嗯’了一声,“最后一个问题。”

    “要是我们看上了同一件东西怎么办?”

    谭松眉头一皱,“按规矩,各自出价就好了。”

    江远笑了,“那好,等我去江都的时候再联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