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捡漏从1992开始 > 章节目录 第一卷 第106章 凌晨到!
    (),

    江远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将近中午了。

    房间里,朱大山正把耳朵贴在墙上听隔壁房间的动静。

    见江远进来,他连忙竖起两根手指放在嘴上,示意江远不要说话。

    片刻之后,朱大山才压低了声音道:

    “这个三爷的底细你清楚吗?”

    江远满脸疑惑地摇摇头,“没仔细打听过,有什么问题吗?”

    朱大山有些严肃地点点头,“大概半个小时前,那个叫阿武的中年人来找过我。”

    “他说,进了鬼市要安排两个手下跟着我们,说是保护,我看像是监督。”

    “你想多了,”江远轻轻一笑,“这本来就是一场交易,保护也好,监督也好,反正对咱们没啥威胁。”

    朱大山点点头,“还有啊,那个阿武应该是个练家子,别看他瘦,我估计他要放倒我都用不了两分钟。”

    “对了,你上午干嘛去了?”

    江远刚要和朱大山说上午在谭古楼的事情,就听到房门被敲响。

    打开门一看,叫阿武的中年人正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

    “江远,三爷请你过去一趟,有事情商量。”

    江远点点头,跟着阿武走进了隔壁房间。

    房间里,马三爷正端着茶杯喝茶。

    “江远,我仔细想了想,还是有些细节要和你讲讲。”

    马三爷示意江远坐下,然后缓缓道:

    “鬼市那边的卖家已经连续入场了,现在得到的消息是,有不少卖家手里都有刀一类的东西打算出手。”

    “我的意思是,咱们分头行动,然后一旦发现目标,咱们就立刻会合。”

    “我知道,你也需要时间淘淘宝什么的,所以关键时候,你只需要鉴定就行了,我不会给你添更多麻烦。”

    江远点点头,“三爷你客气了。”

    马三爷笑着点点头,侧头看了眼阿武。

    就看到阿武递给江远两个面具,这面具也挺有意思,一半红一半黑,倒是好辨认。

    江远接过面具,便起身回了自己房间。

    有服务员送来午餐,江远和朱大山吃过之后,就躺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凌晨那会儿正是犯困的时候,江远和朱大山必须要保持充足的精力。

    天色渐暗,江远这一觉就睡到了晚上六点。

    百无聊赖之下,江远干脆约上朱大山,出去吃了个晚餐,顺便逛了逛江都的夜市。

    大概十点钟,两人回到宾馆又补了一觉。

    凌晨一点左右,阿武来敲响了房门,说是得到消息,鬼市那边因为卖家太多,所以延长了开市时间,从凌晨两点就要开始,一直到早上六点结束。

    片刻之后,四辆黑色桑塔纳轿车,就载着江远一行赶往鬼市举办的地点——玉兰街。

    玉兰街是江都仅存不多的老街道之一,据说从民国时期就存在了。

    玉兰街临江,街旁边就是江都市有名的玉兰河,而河对岸,就是江都的工业区,有成片的工厂。

    此时已经是凌晨,可玉兰河上,还有不少小船飘荡,听说不少年轻人喜欢这时候游河··倒是有几分新时代的时髦情趣。

    此时的玉兰街和往常不一样。

    临街的居民都关门闭户,没有一家亮着灯光。

    街道两旁每隔五米就竖起一根三米高的竹竿,竹竿上挂着灯泡,散发着黄橙橙的柔和灯光。

    这一根竹竿一盏灯,就代表一个摊位。

    抬眼望去,沿江上千米的玉兰街两旁,这样的摊位足足有四五百,每一个摊位上,都有一名戴着纯白色面具的摊主,他们正在整理自己带来的东西。

    可见这鬼市的热闹。

    玉兰街入口此时被几名戴着全红面具的大汉守住,戴红面具,就代表是维持秩序的人。

    而入口处的马路边,已经停了不少车辆,也有不少人正在静静地等待。

    谭立祥和谭松也早早就到了。

    谭立祥原本不打算来,可是白天在谭古楼发生的事情,让他对江远这个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一个二十多点儿的年轻人,哪来那么强的眼力,就那么几分钟,居然从他店里上千件东西里把那些有问题的全找出来了。

    就是沉淫古玩圈几十年的大家,也没这么本事吧?

    而且据谭松说,江远根本就没仔细看,仅仅瞟了眼就把那些东西挑了出来。

    这是什么造诣?

    于是谭立祥来了,不是为了在鬼市收到好东西,毕竟有过心理阴影,而是为了看看江远能够收获什么好东西。

    几辆黑色桑塔纳在路边停下,马三爷和江远几人一下车就被谭松看见了。

    谭松想要过去,却被谭立祥一把拉住。

    “江远身边那人好大的派头,你知道什么人吗?”

    谭松眉头一皱,“听江远说是京城来的,具体来路不清楚。”

    谭立祥沉思瞬间,忽然有了想法。

    “我一直想在京城开家古玩店,可京城那边水太深··”

    谭松哪能不明白自己老爸的心思,当即摇了摇头,“爸,你不是经常和我说凡事都要讲个时机嘛,人家今天是来办正事的。”

    “你要是想认识人家,干脆等鬼市结束,再让江远引荐一下好了。”

    谭立祥点点头,“今天白天我对江远的态度不太好,走吧,咱们过去打个招呼,当面向他道个谢。”

    “还有啊,”谭立祥摸出三十万的支票递给谭松,“一会儿把支票给他,利息就不用算了。”

    谭松点点头,这才和谭立祥一起朝江远那边走去。

    江远也看到了谭立祥父子,却没有主动走过去。

    “江远,你可算来了,”谭松笑了笑,“本来昨天还说带你去好好放松下,结果你直接走了。”

    “我和我爸还没来得及谢谢你呢。”

    江远似笑非笑地点了点头,“道谢就不必了,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谭松被江远这话弄得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谭立祥也有些尴尬,“江远,白天是我态度不好,我当时也是气晕了头,你可别生我气。”

    谭松也连忙把支票递给江远,“别生气了,你一个大男人,别和我爸一般见识。”

    谭立祥:“···”

    江远瞥了眼支票,又看了看谭立祥,“我没生气,谭叔不用专门跑这一趟。”

    谭立祥有些尴尬地摆摆手,“是我的错就是我的错,你别看我整天板着个脸,其实那都是装的,毕竟手底下那么多员工,总要有点威信才行。”

    “这样吧江远,等鬼市结束之后,去我那里吃早餐,然后好好休息一下,我那里房间多。”

    江远想了想,鬼市结束之后,自己肯定要和马三爷分开的。

    去谭松那里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谭松这时候也拉着江远走到一边,压低了声音道:“那位就是你说的大人物吧?给我引荐引荐?”

    江远回头看了眼几米外的马三爷,缓缓摇头,“我劝你放弃这个想法,你们不是一路人,我和他也不是一路人。”

    谭松脸上浮现一抹诧异,“我看你们挺熟的嘛。”

    “交易罢了,”江远摆了摆手,又把手里捏着的面具给谭松看了眼,“不说这个了,一会儿进去之后,你要是想找我就要记住我的面具了。”

    谭松也把自己的粉色面具给江远看了看,坏坏地笑了,“我爸这次来,可是专程看你的收获的,你加油,让他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最好再帮我捡捡漏,你是不知道,我爸知道你很厉害之后,居然直接给了我十万,他也觉得有你帮忙的话,我肯定能够捡个大漏。”

    江远白了谭松一眼,“有大漏我自己就捡了,还轮得到你?”

    谭松顿时满脸谄媚,“那稍微小一点儿的漏你总得留给我吧,江大哥,江哥哥,江帅哥,小江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