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捡漏从1992开始 > 章节目录 第一卷 第107章 考眼力的时候到了
    (),

    “你可别恶心我了。”

    江远白了谭松一眼,“你好歹也是个货真价实的富二代,家里趁几个煤矿的那种。”

    谭松‘嘿嘿’一笑,“我就当你答应了啊。”

    江远‘嗯’了一声,没再说话。

    时间缓缓接近凌晨两点,入口周围已经聚集了密密麻麻的人群,他们戴着各种各样的面具,根本看不到真实面容。

    两点一到,就见入口处戴红面具的几名大汉拿出一面铜锣,‘当当当’敲了三响。

    这是开市的讯号。

    锣声一响,黄金万两!

    所有人都朝着入口处涌了过去。

    江远和朱大山也加快了脚步,混在人群中挤进了入口。

    为了不分散开,江远还特意牵住了朱大山的手··

    足足五分钟过去,众人才在玉兰街上分散开,不再显得那么拥挤。

    让江远没想到的是,谭松这家伙,居然一直紧跟在自己和朱大山身后。

    站在街边深呼吸一口气,江远缓缓闭上眼睛,轻轻揉了揉太阳穴,现场做了一套眼保健操。

    接下来,就是考验眼力的时候了!

    再次睁眼,整条玉兰街仿佛变成了一条银河,布满了数不清的点点星光。

    发光的,自然是古玩。

    左右看了看,并不见马三爷和他手下那群人的踪影。

    谭松搓了搓手,满脸兴奋道:“江远,咱们从第一个摊位开始看?”

    江远却是给了朱大山一个‘注意周围’的眼神,然后快步朝着玉兰街更深处走去。

    江远一连走过十几个摊位都没有停下脚步。

    其实这些摊位上真东西不少,只是··并不值得江远入手,毕竟钱就那么多,必须要花在真正的好东西上。

    走出去将近一百米,江远忽然顿住了脚步,然后快步朝着旁边的一个摊位走去,顺势就蹲了下来。

    朱大山则站在江远身后,目光警惕地扫视着周围。

    谭松却蹲在了江远身边,显然是不打算靠自己‘捡漏’了。

    见有人蹲在摊前,带着白面具的摊位老板也没有太过于兴奋,只是轻轻点头,“你先看。”

    这就是鬼市的特点,买家对自己的实力自信,卖家也对自己的东西自信。

    当然,这并不代表鬼市上没有假东西,相反,高仿的、甚至一眼假的东西不在少数。

    江远的目光落在一柄短刀之上。

    这短刀连刀柄在内约莫有二十厘米,刀柄用的是羊脂白玉,雕刻成了马首的模样。

    而刀身狭长,却异常尖锐锋利,呈现一种摄人心魄的寒光,上面还有一层层波浪式的纹理,看起来极为漂亮。

    旁边还摆着刀鞘,银灰色,同样有波浪式的花纹图案。

    谭松眼力也不弱,却不敢肯定这件东西的新老。

    毕竟看刀柄羊脂白玉的包浆也不怎么厚实,刀身更是崭新。

    江远缓缓起身,对着摊主伸出了右手。

    摊主也伸出右手和江远握了握,然后左手从怀里抽出一条黑布盖在了两人的手上。

    就见黑布变了个形状,江远轻轻摇了摇头,“这的确是一把乾隆年间的大马士革马首刀。”

    “不过这是国外流入的,对圈内藏家来说,价值远远比不上我们自己的东西。”

    “我也是想着买来防身,毕竟这玩意儿抗造,而且也不好卖,不然你也不会摆出来了。”

    摊主依旧摇头,“这把刀有说头,是外国人进献给乾隆帝八皇子的贡品。”

    江远忍不住轻笑出声,“你能证明吗?”

    见摊主不说话,江远又伸出手和摊主握在了一起,盖上黑布之后变换了个手势。

    “我最多看到这个价,真是买来防身,信不信由你,你要是舍不得,那就自己留着吧。”

    见摊主没说话,江远松开手,示意谭松和朱大山一起离开。

    “行吧,成交。”

    江远‘嗯’了一声,麻利地掏出五百钞票递给了摊主。

    第一个大漏,顺利捡到了。

    谭松满脸疑惑,等走到远处才开口询问,“这玩意可不好卖啊江远,怎么买这么个偏门的东西,还这老贵。”

    江远笑着摇摇头,“我刚才不是说了嘛,买来防身的。”

    “还有,这把短刀的价值可不止你想的那样。”

    “不信你来看,再过几年,我就是出价十万,你估计也会爽快地掏腰包。”

    其实江远这话还说得轻了···

    14年6月,一把和这刀极其相似的清乾隆大马士革短刀,拍出了280万的价格。

    并且,那把刀的刀柄,用的是红酸枝,比不过羊脂白玉的珍贵。

    见江远不想多解释,谭松没好气地甩了甩袖子,“不说算了,反正我是不喜欢你这刀的,以后要是没升值,可别想着卖给我谭古楼。”

    江远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把短刀直接揣进了怀里,然后继续往前走去。

    忽然,一个约莫一米七多一点的身影在江远面前闪过,还不小心撞了江远一下。

    这人穿的灰色西装,却不太合身,显得有些晃荡。

    他还戴了顶黑色鸭舌帽,脸上戴着米老鼠样子的面具。

    江远没过多在意,继续往前走去。

    前方大概是出现了什么好东西,至少有数十人驻足在一个摊位前头。

    隔着人群,江远依旧能够看到一道强烈的光芒不断闪烁。

    “走,我们过去看看。”

    江远带着朱大山和谭松挤进人群,目光瞬间锁定了摊位上的一件瓷罐。

    这瓷罐高约四十厘米,直径差不多在三十厘米左右,上半截比下半截略粗,呈现比较浅的弧度。

    罐口也有二十厘米左右,截面麻麻赖赖的。

    罐身上有藻绿色海浪和朱砂红的鱼儿图案,图案满而不乱,却有些写意和抽象,并不算多美观。

    江远眼前一亮,没想到会遇到这么个大宝贝。

    听了一会儿,江远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围着这个摊位了。

    根源还是在这个大罐子身上。

    这类瓷器学名叫斗彩,也叫‘逗彩’,最有名气的,应该要数2014年在港地苏富比拍卖行拍出2.8亿的明成化斗彩鸡缸杯。

    可历来出现过的斗彩瓷,尺寸都不大,收藏圈里也公认斗彩瓷就没有大件。

    所以一看到大件的斗彩瓷,就会被认为是‘臆造’的现代工艺品。

    哪怕是在包浆、工艺、纹饰等条件都符合‘老物件’的前提下,也改变不了圈内人的固有思维。

    现在众人议论的,也正是这件事情。

    毕竟,这摊位上的斗彩罐,实在是太大了!

    “一眼假的东西,有什么好争论的。”

    “是啊,斗彩瓷哪有这么大的。”

    “别被包浆啥的忽悠了,这就是件高仿,做旧水准比较高罢了。”

    可蹲在摊位前的一个人不这样认为。

    他一言不发,缓缓伸出手去。

    摊主也拿出块黑布罩住手,和他握了握。

    随即便见摊主抽手,连连摇头,显然是这人报的价格太低。

    谭松双手抱在胸前,轻轻靠了靠江远,“这不是刚才撞你那人吗?”

    江远点点头,“别说话,看着就行。”

    “有啥好看的,”谭松没好气道:“一眼假的东西,咱别浪费时间了。”

    朱大山轻轻拉了拉谭松,示意他别打扰江远,同时还警惕地看着周围人。

    “不行,这个价太低了。”

    摊主有些愠怒,“你不是诚心报价。”

    摊位前这人似乎在犹豫,一时间没说话。

    围观的人都不知道说啥好了。

    摊前这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为啥非得买这件‘一眼假’的东西。

    他们有心想多劝说两句,可又不合规矩。

    于是便只能是在心里说这人傻,骂这摊主贪心。

    有人肯买,你就直接卖了便是,居然还嫌便宜了。

    可众人却不知道,这摊主心里也有些慌,他其实很想说‘成交’,可难得遇到个傻子,他总要试试能不能卖个更好的价格。

    其实在这摊主的心里,也认为这件斗彩罐不是老物件。

    可包浆、釉色什么的明明都对,他就想着带来试试运气,毕竟,都砸在手里好几年了。

    没想到,还真有傻子喜欢这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