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捡漏从1992开始 > 章节目录 第一卷 第123章 你的聪明劲儿呢?
    (),

    谭松满脸疑惑地看着江远,“你是不是又忽悠人了?”

    江远白了谭松一眼,“你看我像是个大忽悠吗?”

    “我看像,”谭松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那你看看我身体有毛病不?”

    江远闭眼再睁开,顿时谭松整个人也变成了半透明的光团。

    扫了眼他身上几个不太正常的地方,江远的脸色渐渐变得有些怪异。

    “没想到啊,真是可惜了,年纪轻轻的。”

    谭松一脸懵,“咋了,你倒是说明白啊。”

    江远眉头一挑,“这么多年,你是不是还没谈过对象?”

    谭松身子一僵,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不自然,“我一心扑在古玩上,哪有时间谈对象啊。”

    “再说了,我还年轻,不想那么早结婚。”

    “不以结婚为目的去谈对象,那不是耍流氓嘛~”

    “哟,你倒挺有觉悟,”江远赞赏地点点头,“这个理由找得好。”

    “我怎么看你像是因为身体原因才没找对象呢?”

    苗婉儿满脸好奇,“谭先生有啥毛病?”

    江远笑着在苗婉儿耳边小声说了几句,就看到苗婉儿脸蛋儿一红,还呸了江远一声,“流氓。”

    “不是你问我的嘛,”江远白了苗婉儿一眼,“我不是流氓。”

    朱大山这时候恍然大悟,“谭松,原来你不行啊。”

    谭松脸色一白,“别瞎说,我好着呢。”

    江远无所谓地摆了摆手,一边和朱大山、苗婉儿朝外面走,一边道:

    “瞎说就瞎说吧,那我也不用给你想办法治疗了。”

    听到‘治疗’这两个字,谭松一咬牙,连忙追了上来。

    他满脸尴尬又谄媚地拉开车门,“江远,好兄弟啊,咳咳··既然你都看出来了,那给我想想招吧。”

    江远指了指方向盘,示意谭松先开车。

    片刻之后,谭松开车驶向江远住的宾馆,却是忍不住追问,“你可急死我了,快说啊,怎么个治疗法?”

    江远笑了笑,看了眼坐在旁边满脸通红的苗婉儿,见她低着头捂着耳朵,这才缓缓道:

    “你关键部位血液流速慢,还有堵塞,应该是小时候受过伤吧?”

    谭松打了个激灵,感觉自己在江远面前跟一丝不挂似的,他也不隐瞒,一边转动方向盘拐上右边的柏油路,一边点头道:

    “八岁那年和邻居家的小伙伴玩摔跤,摔在石头上了,当时疼得我在地上打了半个小时滚儿,我又不敢跟我爸说。”

    “可那之后我也没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啊。”

    江远解释道:

    “当时你没及时去医院开药,淤血堵塞了血管,关键部位供血不足。”

    见谭松满脸不解,江远干脆道:

    “打个简单的比方,供血不足就像人缺氧似的,缺氧久了就变傻了,傻了就听不懂大脑下的指令。”

    “所以你想那啥,它就没办法配合你。”

    谭松恍然大悟,“那是不是吃点儿活血化瘀的药就行了?”

    “哪那么容易,”江远摇了摇头,“得疏通经脉,寻常的药物还不管用。”

    谭松点点头,“补药我是吃了不少,西医中医都看遍了,屁用都没有。”

    “我跟你讲,要不是我爸妈年纪大了,他们还真打算给我生个弟弟。”

    江远满脸同情地看了谭松一眼,“你等我回一趟滨海,过几天再给你电话,那时候我应该就有办法了。”

    谭松点点头,也知道这事情急不得。

    “江远,你要是真把我给治好了,你可就是我们谭家的恩人。”

    江远摆了摆手,从兜里把那张三十万的支票取出来塞进了谭松兜里。

    谭松顿时羡慕起来,“借的钱一分没花,还得了那么好一件斗彩大罐,你说我咋就没这个运气。”

    “不是运气,是眼力!”

    谭松很是服气地点点头,“这些年不少人都说我是天才,和你一比,我算个屁的天才啊。”

    江远没有答话,毕竟严格说起来,自己的眼力也就在中上游,真正管用的,还是自己的特殊能力。

    想到自己现在已经开发出了两种能力,江远隐隐觉得,或许家传玉佩还赋予了自己其他能力,只是还等待开发罢了。

    在脑海里yy了一阵,车子已经停在了宾馆前面。

    “明天我送你们回滨海?”

    江远摇摇头,“明早估计走不掉了,苗婉儿的事情还没办完。”

    苗婉儿这时候满脸不解,“我的事情?我有什么事情?”

    江远没答话,直接下了车。

    谭松打方向盘掉了个头,才侧身对江远喊道:

    “那明早我来接你们,有啥事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江远摆摆手,等谭松开车离开后,才走进了宾馆。

    朱大山看了看苗婉儿,对江远道:

    “要不你和我睡一间房凑合一下,另一间让苗婉儿住?”

    正要掏钱开房间的苗婉儿面色一喜,‘谢谢’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就听江远拒绝道:

    “我才不要,自己一间房多好。”

    朱大山也不生气,其实他也喜欢自己住一间。

    苗婉儿白了江远一眼,从随身携带的全部身家(五百八十五块六毛)里抽出一张递给了宾馆前台。

    江远却是一把按住了她的手,自己摸出钱来拍在柜台上。

    “你一共就这么几百块,还是留着吧。”

    “在鬼市我能得到那件斗彩大罐,还得多亏你穷。”

    江远笑了笑,“房费我出,算是感谢你。”

    “我谢你个大头鬼,”苗婉儿没好气地白了江远一眼,一说起那件斗彩大罐她就气得不行,那个大的漏没捡着,还··吃了大亏。

    想到这里,苗婉儿把钱揣进兜里,又狠狠瞪了江远一眼。

    苗婉儿进了房间,刚打算洗澡,就听到房门被敲响。

    江远进来之后也不废话,满脸严肃地盯着苗婉儿道:

    “明天你不能去见艾庞和高守,甚至以后都别见了,最好离开江都。”

    苗婉儿顿时不乐意了,抬头对上江远的目光,有些生气道:

    “艾叔叔和高叔叔是我爸生前的好兄弟,我凭什么不能见他们?”

    “你管那么多干嘛?”

    江远也火了,“在金辉俱乐部的时候,我给你使了那么多眼色,你愣是没反应过来。”

    “你给我们喝的水里放巴豆的机灵劲儿哪去了?”

    苗婉儿柳眉微皱,“我看你眨眼睛了,我还以为你撩我呢,你个臭流氓!”

    话刚出口,苗婉儿瞬间又红了脸颊,这种话自己怎么说得出口,真是羞死人了。

    江远也满脸无语,“我江远行得正坐得端,我不是流氓。”

    苗婉儿心说你江远在鬼市对我做了什么事情,你心里难道没点儿数?你不是流氓谁是?

    可苗婉儿也没脸把这话说出口,只是皱眉道:

    “你的意思,艾叔叔和高叔叔找我去是另有目的?”

    “狗屁的叔叔,他们配得上你这一声叔叔?”

    江远冷哼一声,“你父亲既然和他们是好兄弟,那这些年,他们有没有去你家看望过你?”

    苗婉儿没说话。

    “他们给了你什么帮助吗?”

    “托人给你带过信吗?”

    “他们要真和你爸是好兄弟,会对你不闻不问?”

    苗婉儿神情有些失落,却依旧摇头,“说不定他们是真的太忙了。”

    “忙个屁!”

    江远忍不住伸手点了点苗婉儿的额头,“不该聪明的时候你机灵的很,该机灵的时候你又傻的要命!”

    苗婉儿却是满脸错愕地瞪了江远一眼,“不准碰我,臭流氓!”

    江远气得转身就要走,“我也是闲的,干嘛管你的闲事,我和你又不熟。”

    苗婉儿心里的委屈顿时涌上心头,也吼了一句:

    “是啊,本来就不熟,你管我的事情干嘛啊,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大堆,你到底要说什么!”

    “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走到哪里都遇得到你!”

    江远已经走到了门口,手都已经把门拉开了条缝。

    “我是个大男人,不要和这丫头计较。”

    “别和这丫头计较··”

    “别和··”

    江远在心里默念了十遍,才深呼一口气缓缓转身。

    见苗婉儿红着眼眶,满脸都是委屈,江远的声音不由得柔和了些。

    “今天我听到艾庞和高守在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