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捡漏从1992开始 > 章节目录 第一卷 第148章 青莲寺
    (),

    江都自古以来就是旅游胜地,夏日避暑、冬日度寒,是个适合定居的城市。

    而江都民风慵懒,生活节奏慢,也就使得江都的业余生活异常丰富。

    江远开车驶入江都城区,一边开车一边询问路人,废了好大的工夫才来到了青莲山脚下。

    青莲山据说是因明朝的一位得道高僧青莲大师而得名。

    想来,青莲寺应该就是这位青莲大师所建立。

    今天是周末,来青莲山游玩的人特别多。

    江远三人一踏上台阶,就不由自主地被人群簇拥着往山上走去。

    王斐满脸兴奋地回头看江远,“江远,你看山上的风景多漂亮啊。”

    青莲山上长满了红枫,此时抬头望去,整座青莲山仿佛被披上一件红色斗篷,微风一吹,枫叶的哗哗声便传进耳朵,让人心境平和。

    江远深呼吸一口气,迈步继续往上走。

    登上青莲山的台阶有三百六十五级,台阶宽约有三米,可此时却被人群挤得满满当当。

    江远三人登上最后一级台阶,已经累得满头大汗。

    这是一个几百平米的平台,平台后面才是一座恢弘的寺院——青莲寺。

    从大门往里望去,正好看得见主殿里的巨大佛像。

    那佛像面色平静,一双眼睛仿佛在直视着江远。

    见江远看着佛像发呆,王斐笑道:

    “别愣着了,咱们先进去,上完香之后就去卜一卦。”

    叶知秋也很开心,迈开步子就走进了寺院大门。

    看着叶知秋两人跪倒在佛像前,满脸虔诚地双手合十,好像在许什么愿望。

    然后两女又跑到旁边的房间里。

    房间里坐着一名中年僧人,专门给人占卜,当然··是收费的。

    王斐放了十块钱在僧人面前的桌子上,轻声细语地问道:

    “大师,我想测姻缘。”

    这中年僧人抬眼看了看王斐,又看了看桌上的十块钱,不由得笑道:

    “施主请摇签一支。”

    王斐拿起桌上的签筒,小心翼翼地晃了晃,直到掉出来一支才停下。

    定睛一看,上面有这样简短的一句话:

    “*****,*****”

    这僧人看了看这句话,缓缓笑道:

    “施主的姻缘,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随时都可能出现。”

    王斐面色一喜,又不着痕迹地用余光瞟了眼江远。

    然后她就看到江远站在门口,双手抱在胸前,一副兴趣索然的样子。

    “哼,这个混蛋难道没听到高僧的话吗?他就一点都不好奇吗?”

    王斐在心里狠狠骂了江远几句,然后笑着看向叶知秋,“知秋姐,你也来测一卦。”

    叶知秋微笑着点头,缓缓上前,也拿出十块钱放在了桌上。

    不过她摇出来的是一支下下签。

    僧人看了眼便缓缓道:

    “施主测的是人生,只怕这一生少不了风浪曲折啊。”

    叶知秋点头道了声谢,也不多问,直接走到了一边。

    两人同时看向江远,“江远,你要不要试试?”

    江远打了个哈欠,摇头道:

    “你们还测不?要测就再测一百块钱的,不测的话就走吧,咱们抓紧时间溜达一圈,然后就回去了。”

    王斐顿时没好气道:

    “真扫兴,让你试试就试试嘛,废什么话?你就测姻缘,必须测!”

    江远满脸无奈,“有什么好测的,姻缘该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算与不算又有什么分别?”

    僧人的目光里流露出一抹诧异,“施主悟性极高,与我佛有缘啊。”

    江远:“···”

    “施主,不如让贫僧帮你算上一卦?你放心,免费的。”

    江远却是摇了摇头,“你们佛家讲究因果,我片面的理解一下就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免费给我算,还是算了吧。”

    这僧人脸上渐渐浮现一抹疑惑,“施主也是同道中人?”

    江远摇摇头,“没当过和尚。”

    “江远,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王斐直接拉着江远在这僧人对面坐下,还按住了江远的肩膀。

    然后王斐直接取出一张百元大钞放在了桌上。

    “大师,你给他算一下姻缘。”

    僧人瞬间笑开了花,“好的。”

    江远看了眼桌上的签筒,却是摇摇头道:

    “全凭运气,没什么好算的。”

    这僧人却是满脸严肃地看着江远,“施主该知道,人算不如天算,这说的是冥冥之中一切皆有定数。”

    “施主觉得是运气,可运气又何尝不是定数?”

    江远摇摇头,“就算你说的有道理,可我还是不想算。”

    这僧人想了想,又指了指桌上的毛笔和宣纸道:

    “不如这样,请施主写下一个字,我为施主算一算运势。”

    江远微微皱眉,忽然发现这僧人身上萦绕着一层淡淡的金光。

    并且这光芒让人感觉很舒服。

    想了想,江远还是拿起毛笔,在纸上写了一个草书的‘江’字。

    僧人一见江远落笔的气势就皱起了眉头。

    他的目光落在江远的脸上,又盯着纸上的‘江’字看了看。

    “施主最近心绪不定,眉间见郁色,心事颇重。”

    王斐眼睛一亮,“对对对,大师你怎么算出来的?”

    江远无语地看了眼王斐,“看我的脸色看出来的。”

    这僧人又仔细看了看江远的眼睛,心里越发惊讶。

    他的师父正是寺里的主持——普法大师。

    他记得师父曾说过,相由心生,而眼睛则是心灵的窗户。

    他感觉,江远的眼睛里既有八九十岁老年人的通达、阅历,又有年轻人的轻狂、锋芒。

    他不明白,一辈子的缩影,怎么会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

    “施主少年老成,却又不失本心,呵呵,难得,真是难得啊~”

    这僧人老脸一红,“天机不可泄露,我就不多说了。”

    江远也没说什么,站起身来就打算离去。

    王斐却忽然折返回来,笑眯眯地看着僧人,“大师,你有没有算出他的姻缘啊?”

    这僧人笑了笑,“有情人终成眷属。”

    “什么意思?”

    “天机不可泄露。”

    王斐叹了口气,道了声谢就跑出了小屋。

    这僧人看着江远三人走远,也关上了房门,朝着主持的住处走去。

    不到半小时,江远三人把青莲寺逛了个遍,发现佛门清静之地,早就被游客挤得水泄不通。

    江远不喜欢吵闹,逛完就直接从后门走出了青莲寺。

    “江远,咱们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就多逛一会儿嘛。”

    叶知秋也点点头,指着漫山遍野的枫林笑道:

    “咱们沿着小路走一走,看看风景也好。”

    江远看了看下山的阶梯,依旧被人群挤得水泄不通,便点头道:“那就随便走走。”

    片刻之后,三人便走进了枫林。

    这枫林里小路纵横交错,不少路口都挂着牌子,说是是僧人住处,游客止步。

    王斐忽然看到了林中的一处小木屋,‘嘿嘿’一笑道:

    “江远,咱们去那里看看。”

    江远伸手指了指旁边‘游客止步’的牌子,“人家不让过去。”

    王斐白眼一翻,“我不识字。”

    叶知秋噗嗤一笑,“王斐妹妹,咱们还是听江远的,别过去了。”

    “不行!”

    王斐瞪大了眼睛,“你们看电视里那些世外高人都住在这些地方,万一那边的木屋里也住着高人呢?”

    “然后呢?住着高人又怎样?有多高,两米五?”

    王斐没好气地看着江远,“你怎么这么扫兴啊。”

    “那里面要是住了高人,又或者是什么得道高僧,就可以帮助你恢复以前的状态。”

    “你难道想一直这样浑浑噩噩的?”

    江远都无语了,“我哪里浑浑噩噩的了,我都说了,没你们想的那么严重,我只是想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王斐却是不理会江远,直接朝着小木屋跑了过去。

    江远无奈摇头,“知秋,我们继续走吧。”

    叶知秋却看着江远缓缓摇头,“王斐一个人,我不太放心。”

    说着,叶知秋也朝着红枫林里的小木屋走了过去。

    江远只好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