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捡漏从1992开始 > 章节目录 第153章 出尔反尔
    (),

    在盘山路上,拖拉机坐起来居然比大巴车舒服。

    就是冷。

    江远坐在拖拉机车斗里,旁边的苗婉儿冷得瑟瑟发抖,下意识地往江远身边靠了靠。

    吉泽沙依则独自坐在一边,一直在发呆。

    几个大汉抽着烟,说着一些荤段子,时不时还警告似的瞪江远三人一眼。

    江远看了看吉泽沙依,满脸疑惑地问道

    “你知道是谁让他们来抓你的吗?”

    吉泽沙依摇摇头,目光里同样满是不解。

    “我一直在外地工作,这次回来是要给我阿爸过五十大寿的。”

    “那会不会是你爸得罪了什么人?”

    吉泽沙依想了想,还是摇头,“我阿爸对人很好的,从来没和谁结过仇怨。”

    这就让江远不明白了,凡事总得有个原因啊。

    江远干脆看向方脸大汉,开门见山地问道:

    “是谁让你们来的?”

    方脸大汉面无表情地弹飞烟头,瞥了江远一眼道:

    “出来混的,讲的就是个江湖道义。”

    “我咋可能告诉你。”

    江远‘呵呵’一声,“我多给你一千块。”

    “一个叫阿兹莫的男人,什么来历我就不知道了。”

    听到‘阿兹莫’这个名字的时候,吉泽沙依明显激动了起来,脸上满是愤怒。

    “你撒谎!阿兹莫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情!”

    方脸大汉没理会吉泽沙依,毕竟,给钱的是江远。

    苗婉儿挪了挪屁股,凑到吉泽沙依身边小声问道;

    “阿兹莫是谁?”

    “是我未婚夫,”吉泽沙依‘哼’了一声,“他们肯定是瞎说的,阿兹莫很正直,也没有理由让他们来绑我。”

    江远却闭上了眼睛,管他什么阿兹莫呢,到了县城,把钱一交,直接走人。

    江远没想到的是,这拖拉机一直开了两个多小时才拐上了一条泥巴路,最终停在了半山腰。

    在这里,已经看得见山脚下的城区。

    吉泽沙依这时候提醒江远道:

    “他们不会从大路进城,我爷爷肯定已经报警了。”

    江远‘嗯’了一声,看向方脸大汉道:

    “走吧,带我去取钱,不然天都要黑了。”

    方脸大汉给了其他人一个眼神,“阿三跟我带他去取钱,其他人带这两个女娃留在这里。”

    说完,他和另外一人拉着江远跳下了拖拉机。

    江远却是冷冷地看着大汉,“我警告你,如果你的人敢动她们一根汗毛,你就一分钱都拿不到。”

    方脸大汉‘嘿嘿’一笑,“放心,我这人最讲诚信。”

    江远只当方脸大汉是在放屁,给苗婉儿递了个眼神,示意她机灵点。

    然后江远便被带着往山下走去。

    走了半个多小时,三人才进了城区。

    十五万不是个小数目,等江远取到钱的时候已经又过了一个小时。

    方脸汉子提着装钱的箱子,盯着江远看了好久。

    “我忽然觉得十五万对你来说太少了。”

    江远面无表情地和他对视,又指了指热闹的街道:

    “如果我是你,现在应该赶紧离开,而不是在人这么多的地方逗留。”

    “十五万不是我所有的财产,但也不是个小数目,你要是还想问我要更多,那不好意思,我说什么都不会给的。”

    方脸大汉自然知道江远取这么大一笔款项,肯定会引起银行那边的注意,再让他去取钱,风险实在太大。

    他们带着江远买了一些酒肉,然后又匆匆离开城区。

    回到山上的时候,天色已经擦黑。

    大汉把钱箱打开,一群人顿时欢呼了起来。

    可他们却没有要放江远三人离开的意思。

    江远眉头一皱,悄悄揣了块石头在兜里。

    片刻之后,拖拉机重新发动,江远三人也被带着继续赶路。

    不久,天就完全黑了下来。

    苗婉儿拉着吉泽沙依靠在了江远身边,现在也只有江远能够给她一点安全感。

    “江远,你说,我们会不会走不掉了?”

    江远的情绪也没那么轻松了,却也知道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

    为了缓解苗婉儿的恐惧,江远开口问道;

    “我还没问你呢,你一个人跑到凉彝这边来干嘛?”

    黑暗中, 苗婉儿缓缓伸手拉住了江远的衣袖。

    “我找到了我爸留下的一封信。”

    “他让我长大之后去一个地方,那里有他给我留下的东西。”

    江远目光一凛,按照郭远山所说,当年他和自己父亲江哲、马天一、以及苗贵(苗婉儿的父亲)一起来的凉彝。

    那苗婉儿说的地方,会不会就是自己要去的地方?

    他们当初探索的,会不会就是江家族地?

    下一瞬,江远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开玩笑,自己父亲江哲怎么会傻到带外人去寻找族地?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父亲江哲肯定看过《江家笔记》。

    忽然江远眼睛一眯,想到了一种可能。

    会不会是苗婉儿的父亲苗贵偶然发现了江家族地,然后找上了马天一一起探索,而后自己老爸江哲又得到了消息,怀疑是江家族地才一起前往?

    不是江哲带别人来,而是苗贵带着其他人和江哲来的!

    想到这里,一个基本和真相吻合的猜测已经出现在了江远脑海。

    回过神来,江远开始思索脱困的方法,如果这些人再不放自己走,那就得冒险了。

    通过拖拉机车灯射出来的昏黄光线,江远只看见黑漆漆的树影,根本看不清周围的环境。

    吉泽沙依一直在观察周围,可惜也没有看出来这是哪里。

    忽然,方脸大汉让开车的人踩了刹车。

    然后江远和苗婉儿就被推下了车。

    苗婉儿要去拉吉泽沙依,却被方脸大汉拦了下来。

    江远冷冷地看着方脸大汉,“钱你也拿了,现在要反悔是吧?”

    方脸大汉点点头,“算不上反悔,一开始我就没打算放了吉泽沙依。”

    “我再拿她去换五万块,岂不是更爽?”

    吉泽沙依紧咬牙齿,强忍住心里的怒气,“你们走吧,不用管我。”

    “只是你那十五万,我没办法还你了。”

    苗婉儿俨然已经和吉泽沙依成了难姐难妹,红着眼眶吼道:

    “你放了沙依姐姐,不然我也不走了!”

    江远:“···”

    “那你们保重,我先走了。”

    苗婉儿无助地看着江远,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江远摊开双手,“我也很无奈啊,我又能怎么办呢?”

    说完,江远看向大汉,“我可以走了吧?”

    大汉摇摇头,“你做梦呢?”

    江远见周围的几个大汉拿出绳子,确定自己跑不掉,干脆问这大汉要了支烟抽了起来。

    苗婉儿顿时哭了起来,“现在怎么办,连你也跑不掉了!”

    江远没说话,任由方脸大汉亲自把自己的手脚捆了起来。

    过了足足有半个小时,才听到有说话声由远及近。

    三道手电筒的光线照过来,晃得江远眼睛生疼。

    一个只有一米五左右的中年男人带着两个青年走了过来。

    看到其中一个青年模糊的面容,吉泽沙依顿时面如死灰。

    “阿兹莫,真的是你!”

    叫阿兹莫的青年大概二十五六岁,身高在一米七左右,体型还算健硕。

    他只是冷漠地看了眼吉泽沙依,并没有开口说话。

    中年男人看了看江远三人,脸顿时更黑了。

    “怎么多了两个人?”

    “你要一个,我给你抓了三个,”方脸大汉笑了笑,“放心,我不多收钱。”

    中年人用当地话咒骂了几句,说只要吉泽沙依,让方脸大汉把江远和苗婉儿带走。

    可大汉直接夺过中间人手里的钱箱,点了点数就招呼人发动拖拉机走了。

    现场就剩下了刚来的三人和江远三人面面相觑。

    叫阿兹莫的年轻人看了眼自己父亲,询问道:

    “阿爸,现在怎么办?”

    中年人愤怒无比地摆了摆手,“还能怎么办,全部带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