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捡漏从1992开始 > 章节目录 第158章 翻山越岭
    (),

    寨子里有上百号青壮,只用了半个多小时就抓住了逃走的阿兹莫和阿迪莫。

    吉泽沙依家里。

    江远作为吉泽沙依的朋友,还救了吉泽石的性命,自然受到了热情的款待。

    吉泽石自己酿的百花酒,里面还泡了一只只通体漆黑泛红的蚂蚁,喝起来的味道却很不错。

    二两酒下肚,江远感觉自己身体的虚弱感烟消云散,身体状态比之前还好了些。

    尤其是这酒水还散发着淡淡的绿色微光,让江远忍不住贪杯了。

    酒喝得差不多的时候,江远问起了‘蛊种’的事情。

    蛊一直是极具神秘色彩的东西,是我国古代传说中巫术的一种。

    最广泛的说法,是把一些毒虫放在一起,让他们互相蚕食,最后剩下的那一只就是蛊,通常被认为是害人的东西。

    可到了这里,怎么就成了治病的宝贝了呢?

    吉泽石笑了笑,“传说只是传说。”

    “蛊有很多种类,但归根结底都是人培育出来的东西。”

    “比如你养了一只狗,也可以叫做是蛊。”

    江远点点头,吉泽石这个比喻倒是很恰当。

    “我们村子里的蛊种是一只蚁后,经过数十任土司的传承,现在已经发展成了一个很庞大的蚁群。”

    “平时喂养也是用的一些特殊药材。”

    “蚁后体内产生了很多抗体和有益元素,生出来的蚁群也就有了药效。”

    “原理其实很简单,但都是一任任土司穷极一生研究出来的。”

    听吉泽石说完,江远觉得‘蛊’这种东西也没那么神秘了。

    这是人家寨子里的秘密,江远也没想多问。

    吃完饭,江远就打算告辞了。

    可吉泽石却是叫住了江远,“听沙依说,你和苗姑娘要去迷踪谷?”

    江远点点头,满脸严肃地看着吉泽石。

    “吉泽叔叔,你们说迷踪谷很危险我信,但我不信没有人能够从里面出来!”

    江远这话不是凭空猜测,毕竟,自己老爸和苗贵他们不就从里面出来了吗?

    江远又看了眼醉得满脸通红的苗婉儿,苗贵既然敢留信让她进去拿东西,那肯定也告诉了她安全的路线。

    吉泽石面色凝重,“虽然我不知道你们要进去干嘛,但我还是要劝你们放弃。”

    “前年有一支十几人的探索队进去过,听说里面还有国外有名的探险家和地质学、生物学专家。”

    “可他们一进去就音讯全无了。”

    江远目光一凛,“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们失踪的?”

    吉泽石摇摇头,“这是一个没人能解开的谜团。”

    “在我们的传说中,迷踪谷是自然之神的住处,他不允许任何外界的人进入。”

    “我看得出来,你不是个会轻易改变决定的人,”吉泽石叹了口气,“我可以让沙依带你们进入迷踪谷外围,到时候你们一定要知难而退。”

    江远顿时了然,吉泽石这是不想看着自己去送死。

    她让吉泽沙依送自己和苗婉儿过去,其实也是对自己的一种报答。

    “吉泽叔叔,不用让沙依陪我们去冒险的,”江远笑着婉拒,“沙依说这次回来是给你过五十岁生日的,我就提前几天祝你生日快乐。”

    吉泽石‘嗯’了一声,“我劝不了你,只希望你们在迷踪谷外围就知难而退。”

    江远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傍晚的时候,吉泽石让人拿了很多东西过来。

    有绳索、帐篷、雨衣、干粮、酒和饮用水等等,装起来足足有几大包。

    江远顿时犯了难,这么多东西,该怎么带走?

    在吉泽沙依家里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江远刚起来就看到吉泽石把几个大包固定在了一匹骡子背上。

    简单吃过早餐,吉泽石亲自把江远和苗婉儿送到了寨子出口处。

    看见吉泽沙依背着双肩包在等候,江远也没话说了。

    俗话说盛情难却,自己再拒绝吉泽石的好意,就有些不知好歹了。

    挥手告别之后,江远就牵着骡子走出了寨子。

    不过江远还是向吉泽石承诺,会让吉泽沙依安全回来。

    走了大概半个小时,江远三人上了一条泥巴公路。

    吉泽沙依指着前面的连绵青山,沉声道:

    “咱们要翻过那几座大山。”

    江远抬头看了看那几座仿佛探入了云间的山峰,顿时觉得腿有些发软。

    ‘望山跑死马’的道理江远还是知道的,就这几座大山,没个一两天时间根本翻不过去。

    江远叹了口气,本来自己是想找车直接去泸沽湖的。

    似乎是看出了江远的心思,吉泽沙依笑了笑,“要去迷踪谷,就只能翻过这几座山,泸沽湖虽然就在山的那边,可我们却爬不上去。”

    “那边全是陡峭的悬崖峭壁,就是猴子也爬不上去。”

    江远这才打消了找车的念头,老老实实地牵着骡子往前走去。

    一个小时后,江远三人终于来到了第一座大山山脚。

    抬头看了眼山腰处的浓雾,江远沉声道:

    “接下来就是最难走的路了,咱们先休息十分钟,喝点水补充一下体力。”

    苗婉儿找了块干净的青石坐下,双手托着下巴看向江远,“江远,我有一种感觉,咱们去的应该是同一个地方。”

    江远白了苗婉儿一眼,这都啥时候了,姑奶奶您才看出来啊?

    吉泽沙依笑了笑,“我也觉得奇怪,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故事啊?”

    听到‘故事’两个字,江远和苗婉儿同时想到了那天在鬼市第一次遇到的画面。

    江远连忙别过头去,只要自己不看苗婉儿,尴尬的就不是自己。

    苗婉儿脸上浮现一抹红霞,悄悄抬眼看了眼江远,“哪有什么故事啊。”

    “江远,该不会我爸也给你留了信吧?”

    江远都无语了,“我又不认识你爸,他给我留什么信?”

    “你们应该也猜到了,我父亲和苗婉儿的父亲应该认识,还一起结伴进去过迷踪谷。”

    苗婉儿满脸狐疑地看着江远。

    她知道自己父亲苗贵是个专业往深处‘铲地皮’的 ,江远的父亲会不会也是?

    那··自己父亲和江远他爸算不算好朋友?自己和江远,是不是也算得上是有缘?

    片刻之后,三人再次上路。

    刚进入林子就是一个三十几度的山坡。

    关键是这林子里根本没有路,(三人+骡子)只能是挑树丛稀疏的地方往上走。

    林子里雾气大,太阳出来有一会儿了,地面及膝高的杂草却还挂着露水。

    好在三人腿上绑着羊皮护腿,才不至于弄得湿漉漉。

    好不容易爬上山坡,前方居然是一片坡度不小的石林。

    江远看了眼骡子,觉得它怕是坚持不了多远。

    穿过石林,苗婉儿在四周看了看,选了一条相对没那么陡峭的路线。

    三人沿着这条路线往西南方走, 一个多小时后才沿着这座大山的山腰到了另一边。

    江远还能继续赶路,吉泽沙依也还能坚持。

    苗婉儿:~

    “歇会儿吧。”

    “歇会儿好吗?”

    这一歇,就歇到了下午。

    等江远三人上到第二座山山腰处的时候,更是已经到了傍晚。

    晚上不能赶路,否则就是找死。

    吉泽沙依毕竟是本地人,很快就找了一处还算平坦的地方,帮着江远开始搭帐篷。

    这里地势高,湿气重,晚上还有大风。

    不过这地方四周有几块几米高的大石头,像是墙壁一般,才不至于让帐篷被吹飞。

    三人简单吃了点干粮,然后就裹紧了带来的皮袄,蜷缩在帐篷里睡了过去。

    这一晚,江远梦到了两道模糊的身影,那是自己的父母。

    终于,自己离他们更近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