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捡漏从1992开始 > 章节目录 第166章 离开之际
    (),

    第166章

    耿老头快要气死了。

    好不容易有个人爬到顶了,却发现这面崖壁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劳什子洞口。

    废了这么大劲儿,结果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耿老先生,你确定是这面崖吗?”

    耿老头看了看地图,又看了看周围那些石峰,确定道:“就是这里!”

    “老子不信了!”

    “你们围着这座石峰给我找!”

    这石峰直径少说也有几百米,众人找了一圈,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江远上去的那条缝隙。

    耿老头面色狂喜,撸起袖子就要亲自上阵。

    可他又忽然想到了什么,还是让刚才爬山的汉子先探路。

    这汉子攀岩是把好手,却没料到这条裂缝是经过改造的。

    饶是以他的本事,在尝试了十几次之后,也不得不放弃了。

    耿老头气得暴跳如雷,“继续试!什么时候爬上去了,什么时候给你钱!”

    远处,一人一虎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江远的目光里多少带着些愤怒。

    毕竟是自家族地,被外人千方百计地想要闯入,谁又能够心平气和的观望?

    江远看了眼身边的大虎,忽然笑了。

    “大虎,你是不是该嚎两嗓子了?”

    大虎似乎是听懂了江远的话,张开大口,大声嚎叫起来。

    耿老头等人听到呼啸之声,吓得脸色苍白。

    他一把夺过手下人手里唯一的一把土枪,胡乱扣动扳机。

    巨大的枪声传来,却是根本吓不住大虎子。

    嚎叫声还在继续。

    很快,耿老头就用光了所有火药。

    江远拍拍大虎子的脑袋,“看你的表现了。”

    大虎猛地蹿了出去,朝着耿老头一行人冲过去。

    两分钟后,耿老头等人看着飞奔来的大虎,吓得四处乱窜。

    大虎子拍倒几人,然后又转身跑远,像是在戏弄耿老头一行人。

    耿老头看了眼面前的石壁,只能咬牙切齿地吼道:

    “先撤退,回去之后准备工具,老子要在这石峰上凿出一条路来!”

    看着耿老头气急败坏地带人离开,江远叹了口气。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这一次是拦住了,可下一次呢?

    就像耿老头说的,他的人要是带齐了工具,大不了在崖壁上硬生生凿出来一条路!

    江远看了眼石峰上的洞口处,低声道:

    “各位祖先,看来族地是保不住了。”

    “诸位留下的笔记我带走了,你们··安息吧。”

    说完,江远头也不回地跑远。

    沿着来时的路线,江远一刻不停地原路返回。

    可江远没有注意到,自己本就残破不堪的裤子被树枝刮掉了一块。

    十几分钟后。

    耿老头看到这块布片,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没想到,在我们之前进来的人真的找到了此处。”

    “都给我打起精神来,他们一定在附近!”

    一名大汉诧异道:

    “那我们要把他们找出来吗?”

    “找个屁!”气急败坏的耿老头一巴掌扇在这人脸上,“就算他们也找到了此处又怎样?我们都上不去,他们就能上去了?”

    “不过是不敢露面的胆小鬼罢了!”

    “赶紧离开迷踪谷,准备好工具再回来,一定要赶在他们之前!”

    耿老头说完,就加快脚步朝入口处走去。

    知道这地方还有一伙人在虎视眈眈,他生怕被人抢了先。

    尽管还不知道那洞穴中有什么,但当年江哲进去,出来之后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像是获得了某种神奇的能力。

    要是耿老头知道那能力并非是在洞里得到,而是江家人自己的本事,说不定他会直接气死。

    或许等他再回来,成功进入洞穴,结果只发现一些尸骸的时候,说不定还会吐血而亡。

    总之,这些都不重要了。

    入口处。

    王双喜故意吊在队伍最后面,脸色很是痛苦。

    他在等江远出现,毕竟,身上的‘毒’还没解呢。

    江远是个讲诚信的人,于是准时出现了。

    王双喜借着拉肚子的由头离开队伍,看见江远的时候就哭丧个脸。

    “大哥,救救我吧。”

    江远目光一凛,“先告诉我,有没有什么新的消息?”

    王双喜怕自己没命,所以一路上就格外注意耿老头的言语。

    他赶忙道:

    “刚才耿老头骂人的时候说过一句话。”

    “什么话?”

    “他说‘陆家怎么找了你们这群废物跟着我!’”

    江远眼睛一眯,冷冷道:

    “哪个陆家?”

    王双喜摇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

    江远点点头,转身就走。

    “大哥,解药呢?”

    “看到你脚边的草了吗?”

    “早中晚各吃一次,一次三棵。”

    王双喜:“···”

    感觉好敷衍的样子。

    眼看江远消失不见,王双喜只能咬咬牙,拔起三株杂草塞进了肚子。

    兴许是心理作用,他还真觉得肚子不痛了。

    看着这群人离开,江远才从一块大石头后面走出来。

    半个小时后,江远回到了族地附近,寻找到了数十种从来没见过的植物,将其幼苗小心翼翼地拔了出来带在身上。

    大概下午两点的时候,江远回到了苗婉儿和吉泽沙依藏身的洞穴外面。

    费了老大劲儿把堵在洞口的石头搬开,江远才发现,因为下雨的原因,洞里面灌进去了不少雨水。

    苗婉儿和吉泽沙依依偎在一起,冷得浑身发抖。

    见洞口露出光亮,两人连忙走了出来。

    “江远,你怎么才回来,”苗婉儿裹紧了身上的衣服,担忧道:“出什么事情了?”

    江远摇摇头,“没事儿了。”

    吉泽沙依这时候看了看晴朗起来的天气,“江远,你到底要去哪里?你身体也好得差不多了,咱们赶紧去,然后尽量早一点离开。”

    “在这里面待得越久越危险。”

    江远却是笑着摇摇头,“我刚才已经去过该去的地方了,咱们直接离开吧。”

    苗婉儿满脸好奇,“你找到你爸留下的东西了吗?”

    江远点点头,却是没有多说。

    吉泽沙依是个善解人意的姑娘,见江远不想多说,她看了眼江远背后用衣服做成的大包裹,便也不再问。

    半个小时后,三人来到了出口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