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捡漏从1992开始 > 章节目录 第206章 没啥意思
    (),

    叶知秋和陈启萍两人很兴奋。

    两人挽着手走到货车边上,却没有着急往人群中挤。

    等这些人都选好了石头之后,两人才慢慢地走到车尾,在车上剩下的那些原石之中挑选起来。

    “知秋,你看这块石头,”陈启萍笑着拿起一块拳头大小,通体漆黑如墨的黑色原石。

    “今天江远看标的时候不是选了块黑石头嘛。”

    “我看这块小的颜色一模一样,说不定能够切出来好翡翠呢。”

    叶知秋笑着点点头,自己踮脚往车斗里看了看,忽然扫到了一块灰扑扑还带着干泥土的石头。

    这石头比陈启萍挑的那块还小,和鸡蛋差不多大。

    “江远,这就是你说的‘石灰皮’吗?”

    江远笑着点头,“没错,知秋你眼光不错,这块石头虽然小,但有可能开出来翡翠。”

    陈启萍直接从江远的衣兜里掏出来小手电,压灯看了看手里的石头。

    不出意外,什么光芒都没有。

    陈启萍又把手电压在了叶知秋手里的原石上,瞬间,一抹幽绿便透了出来。

    陈启萍顿时笑了起来,“知秋,还是你运气好。”

    叶知秋也笑了,“还没切呢,里面什么情况还说不清楚。”

    江远却是笑着摇了摇头,这两块石头其实都没什么价值。

    陈启萍选的那块,根本就是块没有玉化的石头,也就是··鹅卵石。

    叶知秋手里那块,虽然说内部玉化了,玉质也很不错,还是正阳绿,可惜内部裂纹太多,几乎等同于废品。

    江远摸出两百块递给站在货车边上的老板。

    “小兄弟不选两块碰碰运气?”

    这老板笑着递给江远一支香烟,“尝尝,缅国那边带回来的。”

    江远笑着接过香烟,目光在货车车斗里扫了一眼,“那我真选了?”

    “挑呗,”这老板‘哈哈’大笑,“说实话,这些石头我留着也没什么用,今天要是卖不掉,我就全部打包,低价卖给那些开店的了。”

    江远‘嗯’了一声,伸手搭在货车边上,右脚一蹬,直接就翻上了车。

    江远左扒拉几下,右扒拉几下,很快就挑选出来两块石头。

    一块有十几斤重,另外一块只有三公斤左右。

    又递给这老板两百块,江远便打算离开了。

    陈启萍却看到了车斗里放着把电砂轮机。

    “江远,反正也是玩儿,你就在这里帮我和知秋把石头切了吧。”

    江远点点头,探身把电砂轮拿下来,捏着插头道:

    “哪位老板行个方便?”

    一看到有人要现场解石,人群顿时喧闹起来。

    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笑了笑,直接转身从自己铺子里拽出来一个插座。

    江远也不犹豫,把电一插,然后左手拿着陈启萍的原石,右手握紧砂轮机,不到一分钟,就直接切下来一半。

    切面灰扑扑的,就是普通鹅卵石的样子。

    陈启萍也不失落,笑着摇摇头,“你把知秋的石头也切了吧。”

    一分钟后,叶知秋选的原石也被切开。

    “见绿了!”

    有人激动起来,“这是切涨了啊!”

    “涨个屁!”

    “你没看那么多裂吗?做戒面都不够,这块石头是废了。”

    那老板笑了笑,“别气馁啊。”

    “小兄弟你自己不也挑了两块嘛,切开看看呗?”

    江远神秘一笑,“你真希望我切开看?”

    这老板笑着摆摆手,“石头都卖给你了,就是切出来帝王绿那也是你的。”

    “要是切垮了也没啥,一百块钱的石头,就当玩了。”

    江远‘嗯’了一声,把那块大一些的原石摆在地上,又调整了一下位置,然后用脚踩住。

    砂轮机一碰上去,顿时就溅起了火花。

    江远下手很准,三下五除二就沿着一条裂纹切下来一片。

    看到切面的第一眼,老板就微微诧异,以他的经验来看,这块石头还真有可能切涨。

    “江远,这还是灰色的啊?”

    江远没有说话,而是笑着伸手,按动砂轮机的开关,用轮片在切面轻轻一碰。

    一串火花飞溅。

    下一秒,一抹绿线便映入众人眼帘。

    江远一打灯,大片的绿光便洒了出来。

    “大涨!”

    “小兄弟运气真好!”

    “一百块,这不是白捡了嘛,”一名还算懂行的老板满脸羡慕,“冰种满绿,手镯位肯定有,还能扣两块牌子,价值绝对超过了五万。”

    缅国来的老板也满脸诧异,这一车的原石,加起来也没这块料子有价值啊。

    不过他本就是做原石生意的,也没有眼红,毕竟这块石头现在是江远的。

    要是看到别人切涨就眼红,那他也不用做这一行了。

    “恭喜恭喜,”老板对着江远抱了抱拳,“小哥运气这么好,不妨再开另外一块石头试试?”

    陈启萍这时候满脸疑惑地问道:“江远,我和知秋都是按照你说的方法选石头,怎么就选不出来好的呢?”

    “这很正常,就是再专业的玩家,赌石也会遇到很多切垮的情况,这是避免不了的。”

    “那你怎么一直能够切涨,还都是那么极品的翡翠。”

    江远干笑两声,“运气,全是运气。”

    叶知秋笑而不语,她一直都知道江远身上有秘密,不然,江远怎么会懂那么多?

    在众人的催促下,江远三下五除二,直接把另外一块石头磨掉了皮。

    最后只剩下一颗鹌鹑蛋大小的玉料。

    看着那常翠欲滴的颜色,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愣住久久不语。

    老板也愣住了,满脸不敢置信地盯着这一小块玉料。

    “帝王绿!”

    “玻璃种帝王绿!”

    陈启萍和叶知秋满脸崇拜地看着江远。

    “江远,这翡翠也太小了吧?”

    “小归小,但拿来做戒指啊、耳环啊一类的珠宝就刚刚好。”

    叶知秋很赞同地点头,“江远送过我一副帝王绿耳环,真的很好看,我平时都舍不得戴呢。”

    江远把这块小料子扔进衣兜里,打了个哈欠道:

    “好无聊啊,没啥意思,咱们回去吧。”

    周围人:“···”

    一连切两块石头都大涨了,第二块还开出了帝王绿,你tnd居然说无聊?

    这叫没啥意思?

    老板连忙叫住江远,“兄弟,商量个事。”

    江远眉头一皱,“石头是我花钱买的,你要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