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捡漏从1992开始 > 章节目录 第218章 捣乱
    (),

    第218章

    “柳老,到底什么事情啊?”

    江远满脸疑惑地看着柳一刀,“搞得这么神秘,还非得到天台说。”

    柳一刀咳嗽两声,笑了笑道:

    “我和寸福闲谈的时候,说过你懂一点偏方医术什么的。”

    “寸福就想让我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让他有个孩子?”

    “你也知道,寸福四十几,都快奔五的人了。”

    “将来生命要是走到了终点,要是就白家勋一个徒弟给他送终,说起来也有些心酸。”

    江远面露为难之色,“寸老板这个年纪倒还好,关键是他夫人,女人年纪大了,就算能够怀上,那也是高危产妇。”

    “所以我才来问你啊,”柳一刀点点头,“你要是有办法就帮帮他,寸福这些年为这事情都愁死了。”

    江远想了想,点头道:

    “这个我得好好研究研究才行,一时半会儿也急不得。”

    柳一刀‘嗯’了一声,“还有一件事情。”

    “寸福让我提醒你一下,那天公盘的时候,你别看段北山和和气气,一副很好相处的样子。”

    “他们打了这么多年交道,哪能不知道对方什么脾气。”

    “那个段北山也是个心思深沉的人,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要不然段氏这些年也不可能发展壮大起来。”

    江远点点头,“这个我知道。”

    “既然知道,那就得小心提防着。”

    “商人逐利,这是永远不变的真理。”

    “段北山或许不会因为你和段昆之间的小矛盾就报复你,但白家勋公司一开,到时候必定会和段氏还有其它翡翠公司发生激烈的矛盾。”

    “那时候,一切可都说不定了。”

    “还有啊,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段昆那天被你打了脸,受了很大的打击。”

    “这人一旦受了打击,就容易做一些极端的事情。”

    “反正你自己要多注意安全,这里是腾冲,毕竟是他们的主场。”

    江远目光一冷,“我那天就说过了,他如果不服气,想要报复的话,那就放马过来。”

    “我江远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

    “那点儿小矛盾,我还不会和他计较,但如果他还找事儿,我可不会再容忍,不管是段昆,还是段北山,都一样!”

    柳一刀点点头,“那天你中标的原石价值不菲,也得小心提防着有人心怀不轨。”

    “我和寸福商量过了,最好还是找一些保镖护送咱们回京城。”

    江远点点头,“我也有这个打算,只是还没来得及找人。”

    柳一刀严肃地看着江远:

    “你还记得公盘的那个负责人吧?”

    江远点点头,“是个很不错的人,怎么了?”

    “那人叫周君,是周氏的老板,而周氏就是腾冲本地最大的安保公司。”

    “你可以去找他帮忙。”

    “另外,根据寸福所说,周君这个人为人谦逊,不骄不躁,虽说周氏在腾冲本地实力很强劲,但他却很好相处。”

    “寸福的意思,以后白家勋把公司开起来,铺子肯定少不了,你可以顺便和周君谈谈合作,毕竟每家铺子也都需要安保人员。”

    说着,柳一刀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条,“这是周氏的地址。”

    江远接过纸条看了看,点点头道:

    “我明天就去找周君。”

    “那走吧,咱们下去,拜师也差不多结束了。”

    柳一刀揉了揉后腰,感慨道:

    “这人一上年纪,想多动弹动弹都不行,这次来腾冲,可算是把老头子我累着了。”

    江远笑了笑,伸手扶着柳一刀往楼下走。

    可两人刚走到包间门口,就觉察到了不对劲。

    明明容纳了好几十号人的大包间里,此时居然鸦雀无声。

    江远率先走进包间,看到里面的场景,顿时目光一冷。

    包间里多了十几个人,带头的,正是段昆。

    此时的他,比起前几天要颓丧了很多,上身穿的白衬衣上满是酒渍,还皱巴巴的,头发也没洗过,油腻腻地耷拉在额前,嘴唇上的胡须,已经足足半厘米长,浑身还散发着烟酒气。

    段昆眼睛里满是血丝,脸上带着戏谑的表情。

    “白家勋,就你这样的,也想做翡翠生意,真是笑死我了。”

    段昆伸手拍了拍白家勋的脸,嘲讽道:

    “还拜寸福为师,我说你土不土啊,都啥年代了,还兴这一套?”

    “哦,我知道了,”段昆‘哈哈’大笑,“寸氏没有后人了,眼看寸家玉没人继承,所以才收你当徒弟是吧?”

    “其实你认的哪里是师父啊,你这是给自己又找了个爹啊!”

    白家勋面色涨红,愤怒地低吼:

    “段昆,你别捣乱!”

    “捣乱?我说的难道不是实话吗?”

    段昆又拍了拍白家勋的脸,“你忘了,那天找我借钱的时候,你那卑微的样子。”

    “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呢。”

    说着,段昆弯下了腰,脸上浮现一抹讨好似的笑容,“哎哟,段少,你就借我点儿钱吧,你帮帮我吧。”

    “段少,段少~”

    “够了!”

    白家勋大声怒吼,“段昆你赶紧给我滚!”

    “让我滚?你有什么资格这样和我说话!”

    “我看这样吧,白家勋,你不是要做翡翠生意吗?”

    “你做生意要钱吧?要翡翠吧?”

    段昆狞笑着岔开双腿,指了指自己的胯裆,“你从我裤裆底下钻过去,然后再跪下来求我,我心情好的话,说不定就给你投资了。”

    江远站在一边,没有开口说话。

    其他人也都在看白家勋的反应。

    他要是连这样的羞辱还能忍住,那就太让人失望了。

    你不是说自己要打造翡翠的行业的第一品牌吗?

    那你现在怎么怂了?

    白守礼愤怒地上前,一把推开段昆,怒斥道:

    “段昆,这里不欢迎你,你赶紧滚!”

    “推我?”

    段昆冷笑一声,看向自己带来的一群青年,“看到了吗?这老头子推我。”

    十来个青年顿时明白了段昆的意思,直接把白守礼父子围了起来。

    寸福冷着脸挤进去,挡在白家父子身前。

    “段昆,就是你爸来了,今天也得给我个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