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捡漏从1992开始 > 章节目录 第223章 跟踪
    (),

    第223章

    “爷爷,我看他也没什么特殊的地方啊。”

    官芸香看向自己爷爷,“爷爷你该不会是在逗我吧?”

    “中标一百七十八块原石,还连续开出来八块极品翡翠,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存在。”

    “芸香你还别不相信,”周君笑着给两人倒茶,“公盘就是我主持召开的,在场一两万人见证了的。”

    “再说了,官老这么疼你,又怎么会骗你呢?”

    官芸香再次打量了江远几眼,便点点头不说话了。

    只是她端着茶杯,眼眉低垂,长睫毛颤巍巍的,显然是在思考什么事情。

    江远笑着起身,“那官老,你和周大哥谈事情吧,我就不打扰了。”

    官司余却是摇摇头笑道:

    “我要和周君说的事情,还真和你有些关系,不妨坐下来听一听?”

    江远顿时皱眉,“和我有关?”

    “没错,就是和你江远有关。”

    官司余沉声道:

    “我听吴康达说,你要和他一起去趟缅国对吗?”

    江远点点头,“是有这回事。”

    官司余指了指坐在身边的官芸香,“我这宝贝孙女也要去缅国参加公盘,我这次来,就是想让周君派些人手保护芸香。”

    “这是好事啊,”江远满脸疑惑,“但是和我有什么关系?”

    “是这样,我想请江远你和芸香结伴同行。”

    “我不要!”

    官芸香直接拒绝,还没好气地看着自己爷爷。

    “爷爷,你干嘛呢,我和他又不熟,为什么要一起啊?”

    江远也笑着摆摆手,“是啊官老,既然你要让周大哥派人保护芸香小姐,那就不用太过于担心她的安全。”

    “二来呢,我和芸香小姐的确不熟,还是不要走得太近,免得被人误会。”

    官芸香美眸一瞪,“没错,就是这个意思!”

    江远笑着点点头,对着官司余和周君抱了抱拳,笑道:

    “那你们谈,我就先回去了。”

    官司余张了张嘴,却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是点点头,“好吧。”

    江远笑了笑,直接离开了办公室。

    江远离开之后,周君才好奇地看着官司余,“官老想让江远兄弟和芸香小姐一起,是打算让江远兄弟在公盘上帮芸香小姐选原石?”

    “谁要他帮忙了!”

    官芸香没好气道:“看他那高傲的样子,谁稀罕他帮忙啊。”

    “我才不信他有那么大的本事呢!”

    官司余叹了口气,“芸香,这我就要说你一句了。”

    “须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要永远保持一个学习的态度,不然又怎么能获得进步呢?”

    官芸香哼了一声,“我就是不喜欢他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我看江远兄弟很随和的啊,”周君笑了笑,“好了,先不说江远兄弟了。”

    “官老打算让我派多少人去保护芸香小姐啊?”

    “不需要太多,十个八个就可以了···”

    ···

    江远离开周氏安保训练基地之后,就打车回到了翡翠市场。

    刚走到寸氏翡翠的门口,就见白守礼忙急忙慌地跑出来。

    “江远小友,你可回来了!”

    白守礼焦急道:

    “家勋不见了!”

    江远目光一凛,“怎么回事?我不是说让他多注意吗?”

    白守礼一拍手,“我也说了,让他不要外出。”

    “可他说自己不怕,要去看看哪里适合开公司。”

    “我一个没盯住,他就跑了。”

    “这都快三个小时了,他还没回来,我担心他出什么事情。”

    “你别急,”江远皱眉道:

    “你先在寸老板这里等等,我现在就去找人。”

    “这才三个小时,应该不会出事情,可能真的是去找开公司的地方去了。”

    江远说完转身快步离去,然后开始在周围转悠了起来。

    一个小时过去,却依旧没有看到白家勋的身影。

    忽然,江远察觉到有人在监视自己。

    江远猛地回头一看,就见不远处的一个巷子口缩回去一道身影。

    江远没有犹豫,径直走了过去。

    巷子里,三名光头大汉目光凶狠,正在小声交谈。

    其中一人再次探头,想要看看江远的前进方向。

    可一只沙包大的拳头,却直直地砸在了他下巴上。

    这人瞬间被砸得翻倒在地。

    江远冷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们,是在跟踪我吗?”

    “看来,段北山还真是个伪君子。”

    被打的光头直接晕了过去,另外两个光头对视一眼,吼叫着冲向江远。

    他们一左一右,伸手就想要扣住江远的手臂。

    可江远的反应极快,在两人伸手的瞬间,江远就连续踢出两脚,正中两人的脆弱之处。

    这一招,百试不爽!

    肉眼可见,两个光头的眼睛顿时瞪大,张大了嘴发出凄厉的惨叫。

    见他们捂着裤裆蹲在地上,江远面无表情地问道:

    “白家勋呢?”

    可两个光头只顾着惨叫,根本听不到江远的问话。

    江远也不犹豫,直接一脚蹬在了左边光头的胸口。

    这光头后背着地,滑出去好几米,后背火辣辣的疼。

    江远盯着另外一个光头,声音越发冷厉。

    “我再问一遍,白家勋呢?!”

    这光头疼得满头冷汗,却依旧愤怒地吼道:

    “用撩阴脚这种下三滥的招数,算什么本事!”

    江远冷笑一声,“我本来就没什么本事。”

    “我知道,你再不回答的我话,我怕是要把刚才的招数再施展一次!”

    这光头身子一颤,脸上闪过一抹惊恐,却强忍住痛苦站了起来。

    他掏出一把匕首,恶狠狠地对着江远,“刚才是被你偷袭,这次我有准备了,有本事你再踢我一脚试试!”

    “试试就试试!”

    江远猛地抬起右腿。

    这光头连忙朝旁边退了一步,手里的匕首刺向江远脚底。

    光头脸上闪过一抹得意,就在他以为江远的脚底会被刺穿的时候,异变突起!

    江远猛地收回右脚,左脚斜着踹了出去。

    这一脚,精准无疑地落在了要害之处。

    光头惨叫一声,双手连忙捂住要害,却忘了手里还握着匕首。

    匕首扎进他自己的大腿根,顿时吓得他尿了。

    这要是扎错了地方,他这辈子可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