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捡漏从1992开始 > 章节目录 第225章 猪队友!
    (),

    第225章

    又过了一会儿,房间里响起了此起彼伏的鼾声。

    江远没有急着进去,而是观察起来白家勋的状态。

    其实白家勋早就醒了,只是一直在装昏迷而已。

    江远也发现了这一点,所以想看看白家勋接下来会做些什么。

    不一会儿,就见白家勋有了动作。

    他微微抬头,用余光扫了眼沉睡过去的几个光头,然后张嘴无声地骂了几句。

    随后便见他右手拳头张开,左手从右手手心里摸出一块小小的碎玻璃渣。

    因为怕被发现,白家勋把碎玻璃渣握得很紧,早就被划出了血口,只不过因为握得太紧,血液流不出来。

    他反手吃力地转动玻璃渣,开始切割绑在手腕上的麻绳。

    可这样做的难度太高了。

    足足十几分钟过去,一厘米粗细的麻绳也不过刚被割开了三分之一。

    而玻璃碎渣,已经变得很钝。

    江远却是颇为赞赏地点了点头,起码白家勋这时候没有犯傻,还知道想办法逃走。

    眼看白家勋有些懊恼了,江远悄悄将铁门拉开了一条细缝,并且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一瞬间,屋子里昏暗的灯光透过门缝照射出来。

    白家勋眉头一皱,连忙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却是又将玻璃渣子握在了手心。

    他以为,是这群光头的同伴回来了。

    江远一点一点地拉开铁门,等出现足够江远进入的宽度,已经足足过去了三分钟。

    江远踮着脚尖,无声无息地走进去。

    先是扫了眼几个光头,确定他们是真的睡着了之后,江远才看向白家勋。

    白家勋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缝,好不容易才看清进来的人是江远。

    他面色大喜,立刻睁大了眼睛,还努努嘴示意江远往旁边看。

    江远侧头,就看到一把自制的鸟枪靠墙放着。

    江远没有去动这把鸟枪,而是走到了白家勋身后,缓慢地解开了他手腕上的绳索。

    然后江远先一步离开房间。

    白家勋紧跟在后面,心脏‘砰砰’跳动。

    他一步三回头,生怕这群光头会醒过来。

    忽然,一个光头迷糊不清地说了几句梦话,内容无非是关于女人和钞票。

    白家勋身子一颤,立马停住了脚步。

    好在这几个光头都没醒过来。

    等白家勋走出铁门,站在远处的江远直接捡起了一根铁棍,然后朝着铁门扔了过去。

    铁棍从白家勋身边飞过,他愣了愣,随即迈开腿,疯狂地朝着外面跑。

    而江远已经消失不见。

    “砰!”

    铁门发出刺耳的撞击声,屋子里的几个光头全部惊醒。

    光头老大目光一凛,看到白家勋消失不见,顿时吼了起来:

    “那小子跑了,给我追!”

    几个光头不敢犹豫,抄起铁棍就追了出去。

    白家勋对这里的地形不够了解,在巷道里转了好几圈,两三次都差点被几个光头抓住。

    好在有江远暗中使绊子,几个光头一直没有得手。

    白家勋一边叫骂着,一边冲出了巷口,然后朝着人多的地方跑去。

    几个光头气喘吁吁地停在巷子口。

    光头老大气得咬牙切齿。

    “谁捆的绳子?”

    光头老三满脸疑惑,“大哥,我亲自捆的,按理说,白家勋不可能逃走的啊。”

    “会不会有人闯进来给他松的绑?”

    光头老大怒吼一声:

    “放屁!”

    “要是有人进来,会一点声音都没有?”

    “真有人闯入,在咱们装睡的时候他就进来了!”

    光头老六满脸怀疑,“要是进来的人走路没有声音,并且他还知道咱们是假睡呢?”

    光头老大狠狠瞪了老六一眼,“你觉得这种事情可能吗?他能未卜先知啊,还是能够隔着铁门透视啊?!”

    “老三,明明就是你自己没捆好!”

    老三不敢去看光头老大的眼神,“老大,那现在怎么办?”

    “咱们要不要追上去?”

    “追个屁!就是傻子也不会再让我们抓到!”

    “只希望老八他们能够及时把江远那小子抓回来。”

    “相比白家勋,江远才是老板要的人!”

    老三忽然眼睛一亮,“老大,我有个想法。”

    “咱们可以用江远做人质,来换那些翡翠啊,这样一来,咱们就不用再想办法抢翡翠,等翡翠一到手,咱们直接远走高飞!”

    “猪脑子!”

    光头老大气得浑身颤抖,“我怎么有你们这群猪一样的兄弟!”

    “咱们是要抢翡翠,但绝对不能被人知道是咱们抢的,尤其是不能被老板知道是咱们抢的,明白吗?!”

    “还傻站着干嘛,去找老八他们!”

    “老七去了这么久,现在还没回来,看样子,他们应该是真的遇到麻烦了。”

    正说着呢,老七就带着三个互相搀扶着的光头走了过来。

    三个光头每走一步都要倒吸一口凉气,疼得撕心裂肺。

    光头老大一看几人没抓住江远,眼睛里顿时喷出怒火。

    “废物!三个人还抓不住一个人!”

    “别告诉我你们三个都是被江远那小子打伤的!”

    三人低着头,根本不敢回话。

    老七满脸气愤道:

    “我找到老八他们的时候已经问过了。”

    “江远那小子阴险得很,撩阴腿使得那叫一个炉火纯青,老八他们被阴了。”

    “我看你们三个就是猪!”

    光头老大气得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比较沉稳的光头老二这时候皱眉道:

    “我看,咱们还是向老板报告一下。”

    光头老大点点头,朝着街对面的电话亭走去。

    段氏。

    深夜,段氏大楼里只有段北山的办公室还灯火通明。

    段北山端着红酒,站在窗边,听光头老大说任务失败了。

    他的目光顿时变得狠厉,一口喝干了红酒,冷冷道:

    “改变计划。”

    “你们给我盯紧江远,尤其是那批翡翠的动向!”

    “到时候在路上动手的时候,再一起把他给收拾了!”

    “光头,到时候你们要是再失败,可别怪我段北山不给你们留机会!”

    光头老大‘嗯’了一声,把电话挂断,然后狠狠踹了两脚电话亭。

    “什么玩意儿!真把老子当小弟了啊!”

    光头老大目光里满是煞气,对着其他几个光头招招手。

    等他们围拢过来,光头老大小声道:

    “老二,你带着老三、老四去盯着江远的动静,尤其是那批翡翠。”

    “老五、老六和老七,你们现在赶去邻市找我哥长毛,让他带着所有人来和我会和。”

    老八龇牙咧嘴地看着光头老大,“老大,那我和老七老八呢?”

    光头老大瞟了眼三人的要害之处,没好气道:

    “问个屁,找个安全的地方养伤!别给老子捣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