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捡漏从1992开始 > 章节目录 第233章 小小水泥厂
    (),

    第233章

    段北山父子会是什么结局,江远丝毫没有兴趣知道。

    倘若这二人要再次报复,江远也丝毫不惧,既然有人愿意把脸凑上来,江远也不介意多打个几次。

    因为没有车,江远一路上沿着泥泞的大路走,第二天傍晚才到了边境。

    拿出通关证明,江远很顺利地回到了国内,在边境一个叫宛町的小镇找了家旅馆休息。

    小镇不大,长不过几百米,只有一条五米左右宽的街道,街上人影不多,偶尔才能看到一些老幼沿着街边行走。

    而距离小镇一公里外的水泥厂,却是冒着滚滚浓烟。

    旅馆的老板是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个子高高瘦瘦的,下巴还留着一撮山羊胡。

    他端着晚饭送到江远房间,见江远看着远处的水泥厂,便开口笑道:

    “我们这是小地方呢,全镇的人都靠着水泥厂吃饭,镇上的人白天都在水泥厂上班,看不见几个人影呢。”

    江远点点头,好奇地问道:

    “这里靠近缅国,按理说翡翠生意应该不难做,镇上的人难道就没有想法?”

    老板叹了口气,“怎么没想法呢。”

    “前些年镇上的人和缅国那边的人做生意,把那边的翡翠买过来,可卖不出去啊。”

    老板苦涩地笑了笑,“很少有其他人来镇上,你看这我小旅馆,十天半个月都不见有客人上门。”

    “再说了,镇上的人都不富裕,做不了高端翡翠生意,国内那些生意人也不会大老远跑过来买一些劣质翡翠。”

    “人家都和小哥你一样,直接去缅国参加公盘了呢。”

    说完,老板还指了指江远放在墙角的蛇皮袋,“我要是没猜错,这里面装的是小哥你在公盘上中标的原石吧?”

    江远没回答,而是摇了摇头指着水泥厂。

    “再过十几二十年,这水泥厂就开不下去了,你们又该怎么办?”

    老板眉头一皱,“小哥这话什么意思?”

    见老板有些不悦,江远指着水泥厂烟囱冒出的黑烟,还有笼罩在上空那灰蒙蒙的粉尘。

    “不环保。”

    “再过些年,国家就该重视环保了,国内像是这样的企业,会关闭一大批。”

    老板满脸疑惑,“什么环保不环保的,水泥厂做自己的生意,碍着谁的事儿了?”

    江远不想和老板辩论,只是提醒道:

    “国家在进步,企业也要进步。”

    “水泥厂再不进行技术升级,到时候可就真的开不下去。”

    说完,江远转身走回桌边,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老板站在窗户边,看了看水泥厂上方灰蒙蒙的天空,不由得叹了口气。

    “这些年镇上不少人都得了肺病。”

    “原来是水泥厂的问题。”

    “小哥你慢慢吃,我去一趟水泥厂,有什么需要你下楼和我老婆子说就行了。”

    水泥厂。

    旅馆老板走进办公用的两层小楼,上了二楼靠近楼梯口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一个年轻小伙子正在整理卫生。

    看到旅馆老板,这小伙子眉头一皱,“爸,你怎么来了?”

    旅馆老板把年轻人拉到门口,压低声音把江远的话重复了一遍。

    年轻人听完之后愣了愣,却是无奈地摇了摇头,“水泥厂都这样,排放一点烟气和粉尘很正常。”

    旅馆老板一巴掌呼在了年轻人脑门上,“和你说正事呢。”

    “你是厂长秘书,有时间和厂长说说这个事情,咱们都是平头小老百姓,不懂这些,厂长是大学生,他应该懂。”

    年轻人敷衍似的点点头,“爸你先回去吧,我这上班呢,被人看见不好。”

    旅馆老板又叮嘱了一句,便下楼,骑上自行车离开了水泥厂。

    没一会儿,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走进了办公室。

    他皱眉看着小伙子,阴阳怪气道:

    “小李啊,刚才你爸是不是来过?”

    小李心里‘咯噔’一下,连忙端起茶杯走向中男人。

    “马厂长,我爸只是来看看我。”

    “别紧张,”马刚笑着接过茶杯,又拍了拍小李的肩膀,“你给我当秘书已经大半年了吧。”

    “其实我一直觉得你给我当秘书是大材小用。”

    “最近库房那边人手紧缺,我在想,是不是让你去历练历练,以后才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嘛。”

    小李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不好看,下库房?去扛水泥?

    马刚笑着走到椅子边坐下,翘起二郎腿,缓缓道:

    “你也别多想,库房那边的主管身体不太好,我想着也是时候该培养新人了。”

    小李顿时面色一喜,“厂长,您的意思,是让我··”

    马刚笑着摆摆手,“这个还不一定,具体要看你的表现。”

    “我在想啊,你要是去了库房,这秘书的活谁来做,你也知道,平常那些文件啊什么的太多了,必须要是信得过人才行,还要像你一样细心的。”

    “我记得,小李你有个表妹是吧?在车间是吧?”

    “一个姑娘家,怎么干得了那些脏活累活。”

    小李的心情就好似过山车一样,心里五味陈杂。

    他已经明白了马刚的意思。

    可他就是再没良心,也不会利用自己的表妹。

    看着油光满脸的马刚,小李只觉得心里一阵恶心。

    “怎么,小李你有什么想法吗?”

    小李拳头攥得紧紧的,“我不干了。”

    马刚眉头一皱,“你说什么?!”

    “我说,老子不干了!”

    小李怒吼一声,把手里的抹布直接扔在了马刚的办公桌上。

    马刚目光一冷,“你想好了再和我说话,离开了水泥厂,可别把自己饿死了。”

    “这么好的机会给你,你自己不要的话,那可怪不着我。”

    “你可真是个白眼狼,一点都不知道感恩。”

    “我感你***的恩!”

    小李怒骂了一句,摔门离开。

    马刚的眼神变得阴狠,拿起桌上的电话吼道:

    “把李民给我开除,这个月的工资给我扣光!”

    电话对面的人愣了愣,最终只说了个‘好’字。

    李民气冲冲地走出水泥厂大门,看门的大爷满脸疑惑,“李民,你上哪儿去?”

    “上哪儿去都比待在这里好!”

    李民随口说了一句,头也不回地走了。

    可走到一半,他又折返回来,朝着库房那边走去。

    正在库房里清点货物的贺琳看到他,也满脸不解,“哥你怎么了,一副气冲冲的样子。”

    李民没说话,把贺琳手里的单据扔在地上,拉着她就朝外面走。

    “哥,你干嘛!”

    “这里不能待了,”李民咬牙切齿,压低了声音道:

    “马刚那老混蛋盯上你了。”

    贺琳身子一颤,“可是··离开了水泥厂我就没工作了,没钱赚的话,家里的开销··”

    “活人还能让尿给憋死啊!”

    李民瞪了贺琳一眼,“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你要是出点什么事情,以后还怎么嫁人!”

    贺琳不说话了,跟着李民快步跑出了水泥厂。

    马刚站在办公室门口,远远地看着两人离开,面色阴沉无比。

    小旅馆里。

    等李民说完事情的经过,旅馆老板李世康一拍桌子,抄起门口的凳子就要去水泥厂讲理。

    李民一把拉住他,然后从兜里摸出来香烟点上。

    李世康眉头一皱,“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了?”

    李民没有回答,而是缓缓道:

    “其实我早就不想在水泥厂干了。”

    “我要去市里,虽然我文化程度只到高中,可也够用了。”

    “等我赚到钱,再把爸你接过去。”

    “你不是和我说过了吗?水泥厂污染太大,我看你最近也老是咳嗽。”

    贺琳银牙紧咬,“哥,我跟你一起去市里。”

    李民点点头,“小琳你才十七岁,不能够就这么泡在水泥厂。”

    “到了市里,我陪你找一份好工作,以后把小姨和姨夫也接到市里住。”

    三人正说着话,就见远处有几个小青年走了过来。

    他们染着黄头发,嘴里叼着烟,走起路来左摇右摆,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街溜子。

    走到小旅馆门口,领头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斜靠在柜台上,瞟了眼李民道:

    “给我们开几个房间。”

    李世康走过去,却是皱了皱眉。

    这几个小青年在镇上是了出名的无赖,家里人也都在水泥厂上班。

    “你们开哪门子房间?”

    “你管老子!”

    黄毛眼睛一瞪,“让你办你就办!”

    李世康眉头一皱,“身份证。”

    “要什么身份证,”黄毛笑了笑,“我住店从来不用身份证。”

    “爸,别理他们,他们就是来捣乱的,”李民愤怒地起身,指着几个黄毛吼道:

    “是马刚派你们来的吧?”

    “马刚是谁,你在说什么?”黄毛咧嘴一笑,然后压低了声音在李民身边道:

    “要是还想在镇上待下去,就让你表妹老老实实回去上班。”

    “给马厂长当秘书,多好的工作啊。”

    “滚!”李民推了黄毛一把,“滚出去!”

    “你打我?”

    黄毛惊呼一声,“兄弟们,揍他!”

    几个黄毛顿时一拥而上,把李民按在地上暴揍。

    李世康吼了一声,抄起板凳就开始反击。

    可一老一少,怎么是这些黄毛的对手。

    不一会儿,李世康和李民就被打得浑身鲜血。

    贺琳已经吓傻了,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跑出小旅馆朝街中间的警局奔去。

    黄毛笑了笑,让身边一人追上去,“把这丫头给我拦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