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捡漏从1992开始 > 章节目录 第238章 风水一说
    (),

    第238章

    中午,镇上唯一的饭馆里。

    陆鸣看着旁边坐立不安的贺琳,咳嗽两声,转身对坐在旁边桌的助手道:

    “去后备箱里,把我从吉市带来的红酒开一瓶。”

    助手点点头,起身走了出了饭馆儿。

    江远则白了陆鸣一眼,“还红酒呢,要享受的话你怎么不带个厨师过来?”

    “你还真说对了,我找了个在酒店掌勺的大厨,要过几天才到。”

    江远顿时无语。

    陆鸣也不理会喝着餐前茶水的江远,笑着看向贺琳道:

    “贺琳妹妹,是这么回事。”

    “今天请你吃饭,是想打听打听,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宽敞的荒地啊?”

    见陆鸣这么客气地和自己说话,贺琳又是脸蛋一红,低着头小声道:

    “西边不到三十公里,有一片荒地,听老一辈说,是以前打仗时候临时拿来当机场的呢。”

    “不过现在那边长满了荒草和野树,不好整理的。”

    江远微微皱眉,“那片平地有多大?”

    贺琳想了想,不太确定道:

    “起码也得走半个小时才能从一头走到另一头,宽度的话,大概有个百米左右。”

    江远点点头,“那确实是够用了。”

    陆鸣却是笑着道:

    “骑马都要半个小时,那不得几十里啊,哈哈哈哈。”

    江远:“···”

    见江远和贺琳都没笑,陆鸣顿时有些尴尬,“我就开个玩笑。”

    “你觉得自己很幽默?”

    江远白了陆鸣一眼,“既然地方有了,那你抽时间去看看,最好是请建筑方面的师傅去看看地形。”

    陆鸣点点头,“这些我都知道。”

    “我真正想让你帮忙参考的,是··风水问题。”

    陆鸣面色瞬间变得严肃,“你别不信,我爸说了,有些事情说不清楚,那就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当年我爸刚成立陆氏的时候,生意一直没起色,好多员工还出了事情。”

    “后来有位港区的大师帮忙改了风水,生意一下子就好了起来。”

    江远缓缓摇头,“风水也是一种科学。”

    “并且是一门极其极其高深的科学。”

    陆鸣点点头,“我正为这事儿发愁呢。”

    “当年那位大师已经去世了,我爸让我赶紧寻找一位大师,到时候才好设计厂房。”

    不知道为何,江远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江都青莲山青莲寺里的主持——普法大师。

    虽然当初只是见过一面,也只有那么几句交谈,可却给江远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江远相信,那个普法大师绝对是高人。

    对了,他还送了自己一枚舍利子。

    那枚舍利子,现在应该在自己的万宝楼保险柜里。

    另外再说到风水,呵呵,江家有位叫江沣水的祖辈,可是这方面的行家。

    江远对这些东西也比较感兴趣,早就把江沣水留下的笔记熟读与心。

    “这样吧,吃完饭,让贺琳带路,我陪你去那地方看看。”

    陆鸣顿时来了兴趣,“怎么个意思?江远你也懂风水?”

    江远摇摇头,“不懂。”

    “只是看得懂地形罢了。”

    陆鸣将信将疑地点点头,从江远在吉市做的事情来看,他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别说江远懂风水,就是说江远有超能力,陆鸣估计也会犹豫着要不要相信。

    一顿饭吃下来,江远就说了那么几句话。

    其余时间,都是陆鸣在和贺琳闲聊。

    不过贺琳比较害羞,都是陆鸣问一句她才答一句。

    午饭过后,陆鸣让三个助手先在旅馆里住下,然后自己开车,载着江远和贺琳往目的地赶去。

    贺琳从小生活在这里,对周围的路线熟悉的很。

    在她的指引下,陆鸣开着车子穿过山林,最终停在了距离目的地两公里的位置。

    看着眼前的矮山,陆鸣顿时皱起了眉头,“这没路了啊,要是建厂,还要花大成本开路。”

    江远却是直接摇头,他扫了一眼,就把周围的地形看得明明白白。

    “你别看前面这座矮山长满了树木,其实坡度不大,只要砍掉一些树,立刻就能够整出条大路来。”

    贺琳也笑着点头,“江大哥说的没错。”

    “我还小的时候,这里的树木都只有膝盖那么高,就是光秃秃的大土包。”

    陆鸣点点头,“那车子就停在这里,咱们走过去吧。”

    说完,三人下车。

    陆鸣这才‘体贴’地笑着问贺琳,“贺琳,咱们要走一截山路,你要是累了就说,咱们可以随时休息的。”

    贺琳连忙摇头,“没关系,我小时候上学,每天早晚都要走一个小时的山路,这点儿路没关系的。”

    陆鸣顿时愣了愣,“上学要走一个小时?”

    江远白了陆鸣一眼,“瞧你那没见识的样子,贺琳比你厉害多了。”

    “少废话了,赶紧走。”

    说完,江远一马当先,直接钻进了林子。

    都说望山跑死马。

    这还没望山呢,仅仅是那么两公里路程,三人却是走了将近四十分钟。

    没办法,树林子太密,加上常年没有人行走,地面上长满了杂草,一脚踩上去,稍不注意就会滑倒。

    江远倒是不怕,关键是陆鸣这小子,嘴巴上说得自己很厉害的样子,结果每走一步都要找棵树抓住,生怕自己摔倒。

    就这样,他还有心思去关心贺琳呢。

    人家贺琳都停下来等他好几次了。

    江远回头看向陆鸣,没好气道:

    “我说你怕什么,走快点,这点儿坡度就是摔倒了也不会滚下去。”

    陆鸣嘴硬道:“你懂什么!”

    “我这是怕吗?”

    “我是担心踩到小动物,万一脚下草丛里有什么小野兔啊、小野鸡啊、小野猪啊··”

    “你以为这里是长白山呢!”

    江远哭笑不得地摇摇头,“快点跟上,照你这速度,咱们返程的时候说不定都天黑了。”

    贺琳这时候折返回去,有些犹豫道:

    “陆大哥,要不然我拉着你吧?”

    陆鸣咧嘴一笑,得意地对着江远眨了眨眼睛。

    原来陆鸣这小子都是装出来的。

    可惜,陆鸣是白高兴了一场。

    只见贺琳从旁边的柏树上折下一根树枝,然后笑着递给了陆鸣。

    “陆大哥,你抓住,我拉着你走。”

    陆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