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捡漏从1992开始 > 章节目录 第244章 祖传解毒手法
    (),

    第244章

    江远顾不上缠绕上自己双腿的黑蛇,再次跃起,一把拽住了锁链。

    随着江远猛地一拉,就听到一声闷响。

    凹坑底部忽然凹陷下去。

    黑蛇群仿佛潮水一般落了下去。

    眨眼间,就只剩下台阶上的几十条黑蛇还在游动。

    众人见状,连忙忍住疼痛,把这些黑蛇踹进了深坑里。

    等所有黑蛇都消失不见,在场众人才累瘫在了地上。

    而众人的情况更是糟糕。

    每个人都被黑蛇咬了,并且都开始出现不同程度的症状。

    有人出现了幻觉,有人直接昏迷。

    江远看了看自己腿上的几十个血口,此时已经凝固血痂,伤口连红肿都没有。

    反观其他人,伤口处已经青黑肿胀,流出来的血水也已经变得乌黑。

    盗墓贼老大这时候哈哈大笑。

    他身边的两个盗墓贼此时倒在地上,面色发黑,眼看进气多出气少。

    可他却没有半分难过,反倒是得意地放肆大笑。

    等他一把扯掉裤子,众人才看见,这混蛋居然穿了厚厚的特制牛皮裤,黑蛇根本咬不穿。

    这就只有一种解释,他肯定一早就知道这里面有太多蛇群,所以早有防备。

    这个盗墓贼真是阴险啊,居然没有提醒他的几个兄弟。

    看样子,他是想独吞这里面的古董。

    见众人鄙夷且愤恨地看着自己,盗墓贼老大嚣张大笑:

    “等着吧,不出两分钟,你们所有人都会死在这里。”

    “到时候,我会带着这里面所有的古董离开,然后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

    江远没理会盗墓贼老大,而是快步走到了几名警察身边,然后不着痕迹地掐破了指尖。

    “别动,我懂医术,让我看看你们的伤口。”

    江远假装查看他们的伤口,实则是将指尖的血液抹在他们的伤口上。

    神奇的是,江远的手指划过血口,他们顿时感觉一片清凉,伤口灼热的痛感瞬间缓解了不少。

    江远又走到古德柏身前。

    古德柏身体状态本来就比不得年轻人,此时正靠墙坐着,脸色开始发青,眼皮都睁不开,还长大了嘴,显然是呼吸困难。

    江远用手指在他身上的一个伤口处抹了抹,然后看向坐在一边的蒋依依。

    蒋依依此时面色苍白,身子止不住地打着冷颤。

    她双手抱紧自己,蜷缩在了一起,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湿透。

    而她穿的运动裤也已经被黑蛇撕扯出好几条口子,露出雪白柔嫩的肌肤。

    可江远并没有看见被蛇咬了的伤口。

    “喂,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蒋依依猛地抬头,目光里一阵恍惚。

    “我好冷~”

    江远眉头紧锁,“你被咬到哪里了?”

    蒋依依却仿佛听不到江远说话一般,颤抖得越来越厉害。

    江远不敢再等,一把将蒋依依拉了起来,然后绕着她看了一圈。

    腰上没有伤口。

    腿上没有伤口。

    脚上没有,手上也没有,背上也没有。

    忽然,江远目光一颤。

    “怎么咬这里了!”

    蒋依依这时候不知道怎么就清醒过来,见江远揪着自己领口,还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臀部发呆。

    “流氓!”

    蒋依依一巴掌打在江远脸上。

    江远也被打懵了,目光里闪过一抹寒光,“你干嘛!”

    “你又在干嘛?!”蒋依依怒视着江远,“想趁人之危是吧,我告诉你,哪怕我马上要死了,我也不会让你占一点便宜!”

    江远眼睛一瞪,“老子是在救你的命!”

    说完,江远蹲下来,把蒋依依按趴在自己腿上。

    然后便见江远伸手一掐指尖,原本已经结痂的血口顿时出现一滴鲜血。

    江远气鼓鼓地伸手,使劲儿在蒋依依的伤口上一按,然后江远把蒋依依扔在一边,拍拍手走到了一边。

    见江远满脸冷漠,蒋依依顿时委屈地落下泪来。

    这混蛋,占了自己便宜,怎么还能够作出一副满脸嫌弃的样子?

    “我杀了你!”

    蒋依依怒吼一声,猛地冲向了江远。

    可还没跑两步,她就脑袋一晕,身子也一个趔趄,朝着旁边倒去。

    可旁边就是凹坑,凹坑底部的石板已经掉落,此时已经成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坑。

    蒋依依如果掉下去,十死无生!

    江远眼疾手快,一把伸手抓住了蒋依依的衣服。

    把蒋依依扯回来,江远粗暴地把她扔在一边,皱眉道:

    “给我老实点!”

    这时候,众人惊喜地发现,伤口处已经开始消肿,皮肤颜色也渐渐恢复了正常,脑袋也清明了起来。

    蒋依依也突然发现,自己不打冷颤了。

    “你··刚才真的是在治病?”

    江远冷哼一声,“不然呢?你以为呢?觉得我是想趁人之危?呵呵··”

    “我江远没那么低俗。”

    “你刚才打了我一巴掌,想清楚该怎么平息我的怒火!”

    警察队长这时候满脸不敢置信地看着江远,“小兄弟,你怎么做到的?”

    “我看你只是在我们的伤口上碰了碰,也没服用任何解毒药,怎么就解毒了?”

    江远面无表情道:“你只看到我伸手在你们的伤口上摸了摸,其实我是用了复杂的按摩手法。”

    “按摩是可以治病的,这一点你们应该听说过。”

    “当然了,按摩解毒是我家传的本事,你们就不要多问了。”

    众人看江远的眼神瞬间充满了敬意。

    这是高人啊!

    至于那盗墓贼老大则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不可能!”

    “按摩就能够解毒,你当老子是傻*吗?”

    “当你是傻*?”江远冷笑一声,“别高估了自己,你还没有当傻*的资格。”

    “现在如何?”

    “我们这么多人,要对付你一个小小的盗墓贼,简直是易如反掌。”

    “你是要自己举手投降,还是要跳进这深不见底的黑坑里?”

    盗墓贼老大面色阴沉,直勾勾地看着江远不说话。

    “你不是狠人吗?不是计划好了一切吗?”

    “怎么,现在怕了?”

    本以为盗墓贼老大会狗急跳墙,谁料他忽然笑了。

    “兄弟,看不出来啊,你是有真本事的人。”

    “不如咱们合作吧?”

    “我摸金的手艺可是祖传的,这墓里还有不少机关,只有我能够通过,也只有我能够把里面的古董带出去。”

    “只要你和我联手,我保证,不管得到多少东西,我都分你一半!”

    江远眉头一挑,“分我一半?真的?”

    听到江远说这话,其他人顿时皱眉。

    盗墓贼老大面色大喜,“当然是真的!”

    “趁他们现在没有完全恢复过来,我们赶紧解决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