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捡漏从1992开始 > 章节目录 第248章 蛇王
    (),

    第248章

    “不要乱动!”

    江远低吼了一声,然后弯下腰来,伸手扣住石缝,然后猛地一扯。

    一块石头被江远硬生生掰了下来。

    隐藏在石缝中的一条黑蛇爆射而出,直扑江远面门。

    江远面无表情,伸手直接掐住了这条黑蛇的脖子。

    然后江远猛地抡动胳膊,把另一只手里的石头扔在了古德柏和朴帅身边。

    响动顿时吸引了蛇群的注意力。

    它们人性化地扭头看着江远。

    江远缓缓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思考解决之法。

    虽说古德柏已经被蛇咬过,也被江远的血液解了毒。

    可这里是蛇窟,要是这些黑蛇一拥而上,就是不中毒,也会被活生生咬死。

    见江远也面色凝重,古德柏一咬牙,颤抖着道:

    “小江,不用管我们,你立刻去找主墓室,一定不能够让那个盗墓贼抢在了前头!”

    江远没有说话,而是开始观察这些黑蛇。

    此时,越来越多的黑蛇从地面缝隙里爬出来,已经在江远周围围成了又一个大圈。

    就听江远沉声道:

    “蛇是冷血动物,是因为这里温度比较高,他们才保持着活性。”

    “如果能够改变这里的温度,就能够让它们退去!”

    蒋依依这时候也跑进了石窟,她没注意看周围的环境,看到江远的瞬间就冲了过来。

    她已经被通道里黑暗吓得快崩溃了。

    可等她跑到近前,手电筒才照到地面上那些不断扭动着的黑蛇。

    顿时,蒋依依吓得跳了起来。

    眼看蒋依依要撞在自己身上,江远满脸无语地伸手接住她。

    眼见江远要把自己放在地上,蒋依依连忙大喊,“不要放我下来!”

    一时间,江远抱着蒋依依站在原地,要多无语有多无语。

    蒋依依此时就像是八爪鱼一般缠在了江远身上,双手死死地搂住江远脖子,生怕江远把自己放下来。

    江远扯了扯蒋依依的手臂,却发现根本扯不开。

    “喂,我说你能不能先下来?”

    “自己多重心里没点儿数吗?”

    蒋依依和江远的目光只有不到十厘米的距离,她瞪了江远一眼,看着江远在黑暗中依旧深邃明亮的眼睛,没好气道:

    “你是在说我胖吗?”

    江远才懒得和蒋依依计较,皱眉开始思考怎么改变这石窟里的温度。

    同时江远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这些黑蛇现在不进攻?

    忽然,江远目光一凛,猛地扭头看向几米外裸露在空气中的地下河。

    河水流速忽然加快,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一颗足足有排球大小的蛇头从河水里抬起,一块块黑曜石一般的鳞片正闪烁着乌光。

    那泛着寒光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江远。

    江远心里‘咯噔’一下。

    狼群里有狼王,狮群里有狮王,可没听说过蛇群里有蛇王啊。

    蛇王慢慢地爬上岸,那些黑蛇在它旁边,就仿佛变成了蚯蚓一般。

    这条蛇王体长超过五米,爬行滑动的时候,浑身肌肉紧绷,一看就很厉害。

    蒋依依见江远神色不对,再一看古德柏和朴帅也满脸惊悚的样子,她的声音顿时颤抖起来。

    “怎么了?”

    “不要回头!”

    江远面色凝重,扭头看向古德柏,“你们考古的,应该经常会遇到蛇,一般都怎么处理?”

    古德柏摇摇头,“遇到的次数是不少,可最多也就是一条两条。”

    江远眉头紧锁,“怎么解决的?”

    古德柏有些犹豫,“一般都是烤或者炖。”

    江远满头黑线。

    开玩笑呢?

    你把这蛇王炖一个看看?

    “我这里有雄黄!”

    朴帅忽然惊喜地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塑料袋,然后直接把里面的雄黄粉末洒在了地上。

    以朴帅为中心,周围几米内的黑蛇瞬间像是潮水一般褪去。

    江远皱眉道:

    “还有吗?”

    朴帅摇摇头,“没有了。”

    古德柏也满脸诧异地看着朴帅,“我们是暂时安全了,可是小江和蒋依依呢?”

    朴帅也意识到了这一点,顿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刚才他下意识地就把雄黄粉洒在了脚边,根本没有考虑江远和蒋依依。

    江远冷笑一声,将注意力重新放在了蛇王身上。

    按照道理来说,只要自己解决了这条蛇王,其他黑蛇应该就会退缩吧?

    忽然,江远发现了端倪。

    在蛇王额头,有两个指头大小的凸起物。

    那是一颗六边形的东西,虽说和鳞片一个颜色,黑幽幽的,可江远确定,那绝对不是这条黑蛇自己长出来的。

    而像是被强行安装上去的。

    这就有点恐怖了!

    是什么朝代,被什么人安装的?

    这黑蛇是被圈养在这里的吗?

    蛇头里面的又是什么!

    更让江远诧异的是,这蛇王没有急着发动攻击,而是竖起一截身子,足足一人高。

    它在和江远对视!

    那乌黑的信子不断发出嘶嘶的声音,两颗尖牙足足五厘米长,仿佛瓷白色的尖刺。

    要是被咬一口,怕是不死也要脱层皮。

    如果说这条黑蛇是古墓修建的时候就圈养在这里,那它的年龄··

    都说年老成精,这话虽然没有科学几句,可有一点是说得通的。

    不论是人还是其他生物,都是在学习中成长的。

    它们会慢慢适应环境,也会学着做有利于自己的事情,也会下意识地趋利避害。

    这黑蛇王一定是察觉到了江远身上的危险气息。

    江远知道,自己这时候不能怂!

    便见江远眼睛微眯,目露寒光,一股猛虎般的野性瞬间透露出来。

    江远此时仿佛变了个人似的,好像成了密林中一头即将扑杀猎物的猛虎。

    蛇王明显有了变化,颈部开始膨胀,这是发动攻击的前兆,也是恐吓敌人的招数。

    随着蛇王的动作,江远忽然看清了蛇王额头上的凸起物。

    怎么看,那都像是一柄长剑的剑柄末端。

    忽然,一个大胆的猜测涌入脑海。

    刘邦、斩白蛇、赤霄剑!

    难道,这黑蛇身体里的就是赤霄剑?

    想到这里,江远连忙凝目聚神。

    蛇王顿时变成了半透明状,果然,在它体内,一柄长剑正泛着微弱的光芒。

    难道这就是当年被汉高祖刘邦斩杀的白蛇?

    可这明明是条黑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