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捡漏从1992开始 > 章节目录 第259章 我不缺钱
    (),

    第259章

    江远见到苗婉儿的时候,她正站在谭古楼门口走神。

    江远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笑道

    “想什么呢?”

    苗婉儿回过神来,连忙点头道

    “走吧,谭松说要请吃饭,然后我再和你说事情。”

    江远摸了摸肚子,自己没顾得上吃午饭,这会儿还真的有些饿了。

    两人打车来到餐厅,才发现谭松这小子居然还带了个姑娘来。

    他们两人坐在靠窗的角落,正有说有笑。

    江远和苗婉儿走到近前,谭松这小子居然都没看到江远。

    苗婉儿咳嗽一声,“谭松,江远来了。”

    谭松这才招呼两人坐下,然后笑着介绍道

    “江远,我身边这位,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她叫郝婕。”

    江远笑着点点头,“我叫江远。”

    郝婕今年二十三岁,刚从京城大学毕业回来。

    而郝家,也是江都有名的家族,是做家具生意的。

    她看了看江远,淡然地点头,“听谭松说起过江先生。”

    江远端起水杯轻抿了一口,“谭松怎么说我的?”

    郝婕摇摇头,“夸你来着。”

    “听说江先生除了在古玩一道本事惊人,更是有一手奇妙的医术,不知是真是假?”

    江远眉头一挑,没有回答郝婕的话,而是看向谭松。

    “今天不仅仅是请我吃饭吧?”

    谭松‘嘿嘿’一笑,“我就知道瞒不过你。”

    “是这样的,郝婕她爷爷身体出了点毛病,找了好多家医院,请了好多个名医,可就是不见好。”

    “然后我就想到你了。”

    “江远,你看··”

    江远点点头,“有时间的话我可以去看看。”

    听到江远的回答,郝婕立马皱眉,“今天没时间吗?”

    江远摇摇头,“今天没时间。”

    “那明天呢?”

    江远还是摇摇头,“明天不确定,要不这样吧,有时间的时候我会通知谭松,到时候再过去看看你爷爷的情况。”

    郝婕眉头渐渐拧在了一起,“如果江先生今天就能去的话,我可以出一万诊费。”

    江远笑着摆摆手,“这不是钱的事儿。”

    “今天是真的有事情。”

    “两万!”

    见江远笑而不语,郝婕继续道

    “五万!”

    “只要江先生能够去,我立刻就给钱,能够治好我爷爷的病,我可以再给你五万。”

    江远的面色略微有些不悦,“我说了,不是钱的事情,我也不缺那十万八万的。”

    见气氛有些不对劲,谭松连忙笑着道

    “婕儿,江远真不缺钱,他应该是真的有事情。”

    郝婕皱眉看着谭松,又看了看江远,“做孙女的,自然是希望自家爷爷身体健康。”

    “江先生,我理解你可能有事情,但··如果你真的有妙手回春的医术,也愿意今天或者明天去看看我爷爷,那我可以出十万,治好之后再给十万。”

    江远都有些无语了。

    “郝婕是吧?”

    “我觉得你有必要搞清楚三件事情。”

    “第一,我答应去看看你爷爷的情况,是因为看在谭松的面子上,跟钱无关。”

    “第二,我有自己的事情,至于我的事情重不重要,也不由你说了算。”

    “第三,我没说一定能够治好你爷爷。”

    说完,江远站起身来就要走人。

    谭松赶忙起身,拉着江远走到一边,然后没好气道

    “你说你至于和人家一个女孩子生气吗?”

    “我和婕儿青梅竹马,她绝对没有坏心思的,也没有把你当贪财的人,她只是为她爷爷的身体着急。”

    江远白了谭松一眼,“我知道你对她有点儿意思,所以才给面子说有时间去看看。”

    “还是那句话,今天没空。”

    谭松也不否认自己对郝婕有意思这件事情,拉着江远走回桌边,点点头笑道

    “婕儿你放心,郝爷爷的身体我也担心着呢,江远一有空,我就带他去你家里。”

    “咱们还是先吃饭,顺便婕儿你可以先和江远说说郝爷爷的情况。”

    郝婕点点头,叫来服务员点了菜,然后才继续道

    “我爷爷的身体大概是从一年前开始出毛病的。”

    “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有一天醒来,就觉得身体里好像有一团火似的在游走。”

    “有时候会觉得这团火在脑袋里,痛得头都要爆炸似的。”

    “有时候感觉是在肚子里,也是整天整天地吃不下饭。”

    “有时候又觉得在四肢里,会四肢肿胀麻木,连移动都很难做到。”

    “一年时间不到,我爷爷就从一百五十斤瘦到了一百斤。”

    江远眉头一皱,自己还是头一次听说这么怪异的病症。

    “你不是说你爷爷看过很多大夫吗?”

    “他们怎么说的?”

    郝婕摇摇头,“都没有一个统一的说话,中医说是阴阳不调,心火旺盛。”

    “西医说是脑部神经阻塞受损产生的幻觉。”

    江远‘嗯’了一声,“暂时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还是等我有时间去看了再说。”

    很快,饭菜上桌。

    谭松问了江远这段时间的事情,江远就把自己去腾冲参加公盘的事情简要说了说。

    谭松尽管知道江远的本事,却也惊得目瞪口呆,没想到江远不仅在古玩一道眼光毒辣,在赌石上也这么厉害!

    不过这些话听在郝婕耳朵里,却让她对江远的印象再次打了折扣。

    她大学学的就是珠宝设计,自然知道赌石是一件成功率极小的事情,更别提开出来极品翡翠。

    在她看来,江远不过就是在吹牛罢了。

    赌石开出八块极品翡翠?什么帝王绿、紫罗兰··这纯粹是在瞎扯。

    江远把郝婕的表情看在眼里,也没想着去解释什么。

    吃完饭出来,已经是傍晚了。

    江远让谭松带着郝婕先走,自己和苗婉儿沿着江边散步。

    傍晚的余晖洒在两人身上,把影子拉得老长。

    江远倚靠在江边的围栏上,注视着苗婉儿,皱眉道

    “到底怎么回事?”

    苗婉儿轻声道

    “从迷踪谷回来之后,我就安心在谭古楼工作。”

    “可忽然有一天,一个中年人来谭古楼找到了我,说是我父亲的老朋友,有一块鱼形玉佩托我父亲保管。”

    “他问我知不知道鱼形玉佩的下落。”

    江远顿时皱眉。

    当时在迷踪谷族地附近,苗婉儿发现了她父亲苗贵留下来的遗物。

    一些金条,还有一枚鱼形玉佩。

    后来江远也在自家先辈安息的崖壁山洞里发现了一枚几乎一模一样的鱼形玉佩。

    当时江远也没多想,直接把玉佩锁在了保险柜里,那天回滨海的时候也看到过,还在保险柜里。

    以江远的眼光来看,那鱼形玉佩虽说是老物件,可雕工一般,材料一般,即便年头老,可也算不了什么好东西。

    现在居然有人为了鱼形玉佩盯上了苗婉儿?这岂不是说明,鱼形玉佩隐藏着什么秘密?

    江远眉头紧锁,暗骂自己是个不细心的。

    要是块普通玉器,又怎么会放在崖壁山洞里的石桌上?

    那显然就是故意留给自己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