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捡漏从1992开始 > 章节目录 第260章 再到凉彝
    (),

    第260章

    “我经常有一种感觉,觉得有人在暗中监视我。”

    苗婉儿身子一颤,“每天下班回家,我都害怕会有人突然从巷子里蹿出来。”

    江远点点头,“所以呢?你打算怎么办?”

    苗婉儿摇摇头,苦笑道

    “我就是不知道怎么办,所以才想问问你的看法。”

    “江远,你是个很神秘的人,当初去迷踪谷的时候,我就知道你的父亲和我爸之间肯定有关联。”

    “所以,我担心··”

    “你担心盯上你那些人也会盯上我。”

    江远冷笑一声,“没什么好怕的,正好我也打算查查他们是谁。”

    “他们要是不出现,我还没机会去查。”

    “这样吧,你这段时间先不要在谭古楼上班,跟着我吧。”

    苗婉儿没有任何犹豫,点点头道

    “是去滨海,还是留在江都?”

    “都不是!”

    “真正的源头,应该在京城!”

    江远的目光里闪过一道寒光,“你跟我去京城。”

    苗婉儿满脸诧异,“江远,你是不是知道那群人的来历?”

    江远摇摇头,“不知道。”

    “另外,我还打算去一趟迷踪谷,你也跟我一起,等回来之后再顺便去看看那个郝婕的爷爷,然后再去京城。”

    “你在江都要是还有什么事情要处理,就赶紧说出来,我帮着你解决掉。”

    苗婉儿想了想,摇头道

    “我带回来的金条已经全部给了我伯父一家。”

    “那枚鱼形玉佩,我藏了起来,需要去取一趟。”

    “江远,你陪我一起去取吧。”

    见苗婉儿满脸恐惧,江远心知肚明,苗婉儿是怕真的有人跟踪,从而抢走那枚玉佩。

    “走吧。”

    江远点点头,“你拿了玉佩,我们再去滨海,然后从滨海直接赶往凉彝。”

    片刻之后,两人打车前往江都青莲山。

    江远没想到苗婉儿居然会把玉佩藏在那里。

    青莲山依旧热闹。

    只是青莲寺却冷静了不少,听路人说,是方丈普法大师下了命令,青莲寺暂时拒绝游客参观。

    可江远两人刚到山脚,就有一名小沙弥跑了过来。

    这小沙弥稚气未脱,大概只有十岁左右。

    他跑到江远面前,双手合十作了个揖,“施主,我家方丈让我在此等候。”

    江远瞬间皱眉,“普法大师知道我会来?”

    小沙弥点点头,清澈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疑惑,“我也不知道方丈怎么知道的。”

    江远点点头,“那你带我们上山吧。”

    小沙弥笑着点点头,转身踏上台阶,快步朝上跑去。

    别看小和尚年纪小,跑起来是真快。

    苗婉儿差点就跟不上了。

    等两人跟着小和尚到了寺门外,才发现普法大师已经站在门口等候了。

    江远看向苗婉儿,小声道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苗婉儿点点头,也没有多问。

    江远则跟着普法大师进了禅室。

    禅室里空荡荡的,只有一个灰蓝色蒲团,一本经书正摆在蒲团上。

    普法大师把经书放在一旁,盘腿坐了下来。

    江远也坐下来,面色平静地等着普法大师开口。

    普法大师打量了江远几眼,笑道

    “短短时日,施主又成长了不少。”

    江远点点头,“大师佛法高深。”

    “施主同我佛有缘,不如遁入空门,精修佛法?”

    江远满脸严肃地看着普法大师,“大师是在开玩笑,还是在暗示我什么?”

    普法微笑着摇头,“佛门中讲慧根,又有慧眼。”

    “参悟世间百态,才会明白无欲无求方为根本。”

    “你想知道的真相,或许和你猜测的截然不同。”

    “结果并不一定是你愿意接受的。”

    江远目光一凛,“我很疑惑,大师是怎么知道我的事情的?”

    “知道,自然就是知道,没有什么原因。”

    普法大师笑着摇头,“天机不可泄露。”

    江远却是听明白了这话里的意思。

    普法大师知道江远的来历,也知道当年发生在江远父亲身上的事情。

    说直白点,就是我知道,但我不告诉你。

    江远顿时失落,还以为能够从普法大师这里知道一些消息呢。

    “大师送我舍利子,是何意?”

    “并无意义,”普法大师还是笑着摇头,“你并未佩戴舍利子,那么它于你便无半分意义。”

    “施主执念过重,心魔藏于深处,舍利子能明目清心。”

    江远深呼吸一口气,目光渐渐变得严峻,“大师真不肯告知当年的一些事情?”

    普法再次笑道“天机不可泄露。”

    “另外,施主当心,乌云即将笼罩,风雨即将来临。”

    江远不明白普法大师和自己谈话的目的。

    普法是个有大智慧的人,并且知道很多事情。

    江远也知道,他不是自己的敌人。

    离开禅室,江远找到了苗婉儿,跟着她一路往山林里走。

    同时,江远全部的心神都用来留意周围,确定没有人跟踪。

    青莲山后山腰。

    这里山石嶙峋,杂草丛生。

    寻常时候,不会有人来这里,因为没有路,山势还抖,极容易发生危险。

    苗婉儿带着江远小心缓慢地往下爬了几十米,最后在一块大石头边上停了下来。

    她掀开大石头缝隙里塞的碎石,从里面摸出来一个黑布包。

    打开黑布之后,里面果然是那枚鱼形玉佩。

    江远细细打量一眼,却依旧没有发现这玉佩的特殊之处。

    半个小时后,两人下山离去。

    没有半分停留,两人赶往滨海。

    江远悄悄把自己的那枚鱼形玉佩带在身上,又让苗婉儿在万宝楼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就带着她去了车站。

    等两人赶到凉彝的时候,已经又是下午。

    两人熟门熟路地赶在天黑之前到了泸沽湖边。

    按照计划,等明天一早,两人就会沿着上次的路线前往迷踪谷。

    泸沽湖边上有很多民宿,风格朴实无华。

    其实就是村民自家的房屋,用来出租给游客赚点儿小钱。

    江远两人要了两个房间,一上一下。

    半夜。

    楼上房间忽然传来脚步声。

    江远猛地睁眼,透过头顶的天花板居然看到苗婉儿的房间里有其他人存在。

    江远翻身下床,连忙朝楼上跑去。

    可江远刚一踹开房门,便见一道黑影撞破了窗户,直接跳进了外面的湖里。

    看着那道人影在湖中下潜,然后快速游走,江远的目光渐渐变得狠厉。

    江远很奇怪,自己明明没有发现有人跟踪而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