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捡漏从1992开始 > 章节目录 第267章 勤俭持家
    (),

    第267章

    苗婉儿想笑又强行憋住了。

    以她对江-远的了解,这厮绝对不是什么吃亏的主。

    她又看了看江远手里拿着的折扇,断定这扇子绝对大有乾坤。

    而刘雨菲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她之所以也认可这扇子不是真品,除了江远刚才说的那些原因,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那就是这扇子是她三年前和父亲去老家乡下祭祖的时候收来的。

    扇子的原主人,是村里的一位老大爷,家徒四壁的,怎么可能有皇家的东西?

    江远很爽快地把一万八从怀里摸出来递给刘雨菲,然后笑道

    “用一对核桃换了这扇子,总觉得有点儿亏。”

    刘雨菲笑了笑,“哪儿亏了,这扇子衬你的气质,气质是无价的。”

    “说实话,你要是手里盘一对核桃,绝对没有手里拿着这扇子有气质。”

    江远深以为然地点点头,然后笑着竖起了大拇指,“你真有眼光。”

    说完,江远转身告辞,带着苗婉儿走出了这家珍宝斋。

    走到不远处,江远连忙脱下外套,然后小心翼翼地把扇子包了起来。

    苗婉儿脸上顿时浮现一抹‘果然如此’的表情。

    “江远,这扇子,真是乾隆皇帝的?”

    江远点点头,大笑道

    “这回捡了个超级大漏。”

    “这扇子不仅是乾隆皇帝的,上面的字画,还是他亲笔所作,这点毫无疑问。”

    苗婉儿回头看了看不远处的珍宝斋,见刘雨菲还站在门口挥手,她忍不住加快了脚步,“江远,咱们走快点,要是那姑娘发现被你忽悠了,说不定要撒泼打滚呢。”

    江远摇摇头,“圈子里的规矩,买卖没有后悔药,这笔交易已经成了,她就是反悔也来不及了。”

    “再说了,我怎么忽悠她了。”

    “是她自己也认为这东西不真,我一没偷二没有抢。”

    “说到底,还是她眼力不行。”

    苗婉儿只好点点头,“咱们坐了那么久的火车,结果刚下车就来了古玩市场。”

    “你可别告诉我只是单纯来逛逛,我猜,那家珍宝斋一定有什么问题。”

    “并且问题应该在那姑娘的父亲身上。”

    江远没有再隐瞒,点点头道

    “她父亲应该叫刘绅,以前为那伙神秘人做过事情。”

    见江远提起神秘人,苗婉儿点点头,“具体的事情我就不过问了。”

    “江远,你会保护好我的,对吧?”

    见苗婉儿眼巴巴地看着自己,江远直接摇头道

    “你想什么呢?”

    “你觉得把你带在身边就安全了吗?”

    江远皱眉道

    “我的意思,是带你来京城,然后让你去叶氏先待一段时间。”

    “这样你和知秋也好相互照应。”

    苗婉儿顿时摇了摇头,没好气道

    “我就知道你这个臭流氓没那么好心!”

    “哼!亏我刚才还陪你演戏。”

    江远满脸无语地看着苗婉儿,“说真的,你跟着我真没那么安全。”

    “叶氏的安保很严密,你去了之后反倒落了个清净。”

    “等我把事情查清楚之后,你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回江都。”

    苗婉儿却摇摇头,“其实,我不太想回江都。”

    她满脸渴望地看了看不远处那些高楼大厦,“来了京城才知道,江都真的只是个小地方。”

    “我打算就在京城待下去了。”

    江远有些诧异地看了眼苗婉儿,却也明白,她回了江都,也还是孤身一人,她和她大伯一家,也注定不能像真正的家人一般。

    留在京城,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珍宝斋。

    刘雨菲见江远两人消失在人群中,才开心地笑了起来。

    她随手把钞票递给服务员小姑娘,然后冷哼道

    “我砍价就从来没输过。”

    “钱不钱的我不感兴趣,主要就是喜欢砍个价。”

    她身边的小姑娘有些犹豫地问道

    “雨菲姐,拿那把扇子换这对没盘过的核桃,真的值吗?”

    刘雨菲很是肯定地点点头,“那扇子九成九是赝品了。”

    “这核桃却难得一见,可以说,我是捡了个大漏。”

    “等我爸回来,看到这对核桃一定会很开心的。”

    “前段时间我把他盘了好几年的核桃搞丢了,他现在还生气呢,我正好把这对核桃送给我爸。”

    说话间,一辆出租车停在了门口。

    车门打开,一名面色沉稳的中年人走出来,在他身后,还跟着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

    这中年人小方脸,目光平静,身材偏瘦,正是刘雨菲的父亲刘绅。

    看到刘雨菲站在门口,刘绅顿时笑了起来。

    “雨菲啊,快去泡茶。”

    刘雨菲点点头,然后笑着对走进门来的老者打招呼。

    “爷爷好。”

    满脸慈祥的钟富宽笑着点点头,“小丫头懂礼数,不错,真是不错。”

    刘绅笑着介绍道

    “雨菲啊,这位就是京城古玩鉴定圈里鼎鼎有名的钟富宽钟老。”

    刘雨菲眼前一亮,“钟爷爷,一直听说您的大名,今天终于有幸见到您了。”

    钟富宽笑着捋了捋胡须,又摆手道

    “年轻人也不要太客套,你不是要给我泡茶吗?快去吧,老头子我还真有些口渴了。”

    刘雨菲笑着转身,却又忽然转回来,把刚收的核桃递到钟富宽手里。

    钟富宽一看手里的核桃,顿时眼前大亮,一边请钟富宽坐下,一边扭头喊道

    “雨菲,你上哪儿给我淘了这么一对极品狮子头?”

    刘雨菲的声音从里屋传来,声音里满是兴奋,“爸,您可说错了,这对核桃,我一分钱都没花。”

    “你要是知道我怎么得来的,估计都能惊掉下巴了。”

    刘绅顿时满脸狐疑,可很快就被兴奋劲儿盖了过去。

    他知道自己女儿有捡漏和砍价的兴趣,从来没在这方面吃过亏。

    钟富宽看了眼刘绅手里的核桃,也笑着点头,“罕见,是对好宝贝。”

    刘绅伸手把核桃递给钟富宽,笑道

    “钟老要是喜欢,这对核桃就送给钟老。”

    “不了,”钟富宽笑着摇头,“君子不夺人所好,更何况,还是你女儿对你的一片心意。”

    刘绅笑着点头,“雨菲的确是个好丫头,孝顺、聪明,就是不知道将来会便宜了哪家的臭小子。”

    “我这宝贝女儿,可是勤俭持家的好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