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销魂淑女 淑女系列5 > 章节目录 销魂淑女 淑女系列5_分节阅读_3
    好看的小说尽在【新第三书包网】,给你无与伦比的阅读体验请访问:

    她皱起眉头,隐约感觉到一丝不对劲。他的眼神与言语,都看似有强大的力量,虽然表现得极为露骨,但是跟先前那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男人有些不同。他锐利的目光没有离开过她,单单用那双黑眸,就可以囚禁她。

    而他的话,让她深深地觉得被刺伤了。他太过清晰地指出她是个妓女,且是在诉说的同时,口气里有着深浓的厌恶,像是在期待将她千刀万剐。如果他这么厌恶酒家女,为什么又要来酒家?

    萼儿眨眨眼睛,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遇上变态。眼前这个人模人样的男人,说不定是什么专找酒家女下手的变态有钱人……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冷吗?”他轻笑几声,笑意却没有到达眼睛。他伸出手,抚摸着她的唇,之后轻舔着她的唇,却没有吻她。“我会让你忘记寒冷。”他如谜地说道。

    “我去拿些东西,然后就可以带你……”她装出柔弱的模样,却在心里打定主意要快点解决掉这个男人。看他打扮穿着都是高级品,应该是只难得的肥羊,光是手腕上那只高级的男用腕表,就是知名厂商的限量珍品,有钱都未必买得到。

    “不用麻烦了,我们走吧!”他打断她的话,握住她纤细的腰就要往门外走去,根本不让她有反抗的余地。

    “但是,我的东西还在酒店里。”她开始惊慌,知道事情已经超出她能控制的范围。纵然想挣扎,她也抗拒不了他强大的力量,只能被他拖拉着走出酒店。

    “你不需要那些东西。再说,是我买下了你,该由我带你到我的地方。”他冷笑几声,根本不容辩驳。在众人诧异的眼光下,他拉着她坐上早已在门口等候多时的豪华轿车,之后绝尘而去。

    进入轿车后,他兀自坐在椅上,视线始终不曾离开她美丽的小脸。在审视她许久之后,他缓慢地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冰冷而残酷,却带着无限的满足。他是至高无上的男人,看着她的眼神,像是在打量着即将被享用的美丽祭品。

    萼儿全身颤抖,开始怀疑起,在这次的危险游戏里,落败的一方究竟会是谁?

    二

    车子开了很久,透过暗色的玻璃,可以发现车子已经驶离市区很远,四周变得荒凉,无数高大的树木飞快地退开,他们似乎正走在山路上,驾驶沉默着继续往黑暗的山上行驶。

    萼儿低垂着头,双手互相紧握,心里十分不安。难道真的就像是沈红先前警告的,夜路走多了,总会碰上鬼?这个姓阎的男人,要是准备伙同驾驶,打算在山里弓虽.暴她之后,弃尸荒野,她也是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

    一路上他都是沉默不语,就算是她主动开口,想引他说话,他也是用最简洁的话回答她,完全没有说话的兴致,只是拿那双黑眸死盯着她看,游走的视线没有放过任何一处。

    不知道过了多久,连夜都深了,车子终于在一栋雄伟的建筑物前停住。她缓慢地下了车,抬起头来仰望着,心中的紧张暂时被好奇冲淡了些。

    这里看来似乎是一栋尚未营业的高级观光饭店,宽阔的欧式庭园,以及富丽堂皇的装潢,看得出经营者的资金雄厚。她跟随着他推开偌大的落地玻璃门,走进豪华的饭店内。

    这里空无一人,驾驶沉默地点亮所有的灯,然后恭敬地退开,驾驶着车子离去。

    萼儿目瞪口呆,没想到会被留下来,在荒郊野岭跟这个男人独处。

    在观察着四周环境时,冷不防看见饭店墙上有着一样特殊的纹徽,她想了很久,才认出那是属于阎氏企业的纹徽。

    她的姊夫雷霆,是“太伟集团”里的高级干部,接触的人都是商界里的大人物,久而久之,她也耳濡目染地知悉了不少商界的企业与名人。

    在搬出姊夫家前,曾听姊夫雷霆提过,长年在国外经营得有声有色的阎氏企业,最近决定回到台湾来,还在山区里建筑一栋豪华非凡的饭店,受欢迎的程度让人咋舌。如今预约会员的人数早就额满,加入的都是达官显要,普通人别说妄想加入会员,就连开幕之后想住进去,都是极为困难的事。

    饭店还没有开张,而这个男人为什么可以大摇大摆、如入无人之境似的,拉着她进入这里?看他还拿出一张亮晶晶的金卡,轻易地在各计算机锁上一刷,任何门都听话的为他大开。

    “你是阎氏企业的人?”她忍不住问道,隐约知道自己惹上了不该惹的人。

    他根本不是她的猎物,他是一头可怕的狼,有着锐利的眼神以及锋利的牙与指爪,她根本吞不下他,反而可能会被他啃咬撕裂,一根骨头都不剩的吃个精光。

    “阎过涛。”他偏着头对她冷笑,从容地报出姓名,看她会有什么反应。

    萼儿因为惊吓而喘息一声,双眼瞪得大大的,忘记了要装出柔弱的模样。她听姊夫提起过这个名字,但是一时之间还不太能相信,眼前这个危险的男人,就是阎氏企业的神秘总裁!他应该还在国外的,怎么闷声不吭地回到台湾,还跑到酒店里来?

    阎过涛久居在国外,加上性情古怪,行事诡谲,台湾没有多少人见过他,也怪不得萼儿跟沈红都没认出他的身分。

    她本能地想挣脱他的箝制,但是他不放手,硬是拉着她走入豪华的专属电梯中,所用的力量甚至握疼了她。在封闭的空间里,他不经意瞥来的视线,让她更加敏锐地感觉到他的危险。

    “阎先生,你怎么不早些告诉妈妈桑呢?她一定会很高兴,知道阎氏的总裁大驾光临,她会好好招待你的。”她嘴上说着不着边际的话,脑子却在飞快地转动,思索着要怎么脱身。

    虽然小提包被留在酒店里,但是她手上的戒指里还有药,应该可以迷昏他。到时候她就要马上逃离这里,就算必须用徒步的,也要走下山去。

    “如果我事先报出身分,又怎么能够见到你?”他勾起嘴角一边的冷笑,眼里有着残忍、还有属于男性的火焰。专属电梯到达最顶楼,他拉着她走出。

    的确,要是她事先知道他是阎氏的总裁,她是绝对不会挑选他为猎物的。

    宽广的顶楼大概是属于他的房间,虽然饭店还没开幕,但是所有设

    备已经准备齐全,甚至连鲜花都不缺。冰桶里有冰镇好的上好香槟,连床铺都被整理好,几件属于女性的高级衣物,都是尚未开封的,豪华偌大的房间看得出来是经过整理的,正在等待着。

    当萼儿发现那些女性衣物,都是她身材的尺寸时,她霎时全身发冷,连看向他的勇气都没有。

    这一切准备,说明他根本就有预谋的,他不但有把握能将她带来这里,而且在事前就对她了如指掌,甚至连女人最贴身衣物的尺码,他都一清二楚。

    她有种落入陷阱的强烈不安,本能地抚摸着指间的蓝宝石戒指,知道戒指里的药粉,是她逃走的最后武器。萼儿强迫自己微笑,使出惯用的伎俩,装出柔弱女子的模样。

    现在除了迷昏他之外,她没有任何的胜算。不过就算是迷昏他,她也没胆子洗劫他的财物,绝对会在第一时间飞快逃出这个鬼地方,甚至愿意回到姊姊那里,暂时寻求姊夫的保护。该死的真让沈红说对了,她的确胡闹出麻烦了!

    “把衣服脱下。”他简单地命令着,同时缓慢地脱去西装外套,视线却没有离开她。

    萼儿的笑容有点发抖,双手不听使唤,还是紧握成拳头。“阎先生,还是请您先洗个澡,好吗?”

    “等结束之后再洗。”阎过涛勾着唇拒绝她的提议,那双黑色的眼睛盯着她,看她能耍出什么把戏。在观察她的那几天里,他已经摸透了她的伎俩,她虽然极为美丽,但是诡计多端。

    他再怎么冷血,也是个正常的男人,自然会被她的美貌吸引。但是见多了她整治那些男人的狠辣手段,加上他多年来对冷家女人的仇恨,他说服自己,如今因为看着她,而在下腹燃烧、在血液中蠢动的那把火,只是因为久未触碰女人的单纯欲

    求不满。

    这个夜晚将会很漫长,他要在她身上宣泄的,除了压抑的怒火与长久的仇恨,还有难以克制的欲火。

    “那,让我先去洗个澡好了。”她换了个方式,打算使出缓兵之计,眼神有些惊慌地四处游走着,苦苦思索着要怎么逃开。

    才稍微一分神,灼热的男性体温已经揉身而来,紧紧地贴住她的身躯。她惊愕地抬起头,却看见他俯下的完美男性脸庞。

    他的手缠绕上她纤细的腰,牢牢地紧握,宽阔的胸膛包里住她娇小而轻轻颤抖的身子。

    萼儿只能目瞪口呆地被他抱着,根本想象不到他竟能那么快地行动!前一秒他还在房间的另一端,转眼间就已经将她掳在怀里了。

    “不需要,我喜欢你身上的味道。”他的笑容还是那么冷冽,唇擦过她的发、她的唇,之后落在她旭日东升的皓颈上轻咬,换取她的喘息。

    她因为他的话而紧张,僵硬着笑容连忙推开他。

    “但是,阎先生,我在酒店里忙了一整夜,衣服上、身上,甚至头发上都是烟味,这样怎么能够伺候你?”她的手都在抖了,稍微把他推开了一点,换取呼吸的空间。

    他挑起眉头,欲擒故纵,松开了对她的箝制,那双黑眸能够看穿她。今晚她是怎么也逃不掉的,筹备了二十年,他有太深的仇恨,要让冷家的女人在今晚偿还,而她只是报复行动的第一步。

    “在我洗澡时,阎先生可以先喝杯酒。”她装出镇定的语气,背对着他来到桌前,用颤抖的手拔开香槟的软木塞,将上好的香槟倒进郁金香形状的水晶杯里。

    她迅速地旋开戒指上的蓝宝石,试图将里面的迷药倒进香槟里。但是她的手抖得很厉害,连试了几次都倒不出药粉。背后隐约又感觉到他接近的鼻息,她吓得脸色苍白,不小心过度用力地一倒,大量的药粉溶进香槟里,很快地就消失无踪。

    来不及再多想,她握住香槟杯转身,对着他装出最柔美的微笑。

    “阎先生,先喝杯酒吧!”她期待地说道,却紧张地看着那杯香槟。

    她从来没有下过那么重的剂量,那杯酒里的药,是她平时使用的五倍左右,眼前这个男人要是喝了下去,会不会长眠不醒?

    不过眼前她也管不了那么多,只求尽快迷昏他,好能够脱困。

    他接过酒杯,只是凑到唇边,在她屏息等待时,又放了下来,眼神里有着恶意的调侃,故意在戏弄着她。

    “你去洗澡吧!”他淡淡地说,然后缓缓转身走到窗前,那高大的背影也带给人无限的压迫。他站在窗前,从玻璃里的倒影,看见她不安地咬着唇,那模样更加的美丽。

    “我知道了。”她深吸一口气说道,知道再等待下去,一直盯着他手里的酒杯,只会让他起疑心,她只能随手拿起一件女性的纯丝睡衣,忐忑不安地走进浴室里。

    在她走入浴室后,他缓慢地转过身来,优雅地举高手中的水晶杯。

    “敬你,美丽而诡计多端的冷家女人。”阎过涛讽刺地微笑,稍微一倾手,冰凉的香槟全倒入房内装饰用的莲花池内。

    他不打算放过她,天晓得他已经恨了她那么多年。是冷家的女人毁去了他的生活,他以那些冰冷的恨意当作支柱,从男孩成长为男人时,那些恨意已经与他的血肉不分了。

    恨得太久了,在第一次看见她,他竟感觉到有些许的熟悉……他慢慢躺入柔软的大床,转头看向浴室紧闭的门,嘴角勾着冷笑。不论她怎么挣扎、怎么妄想逃开,她都绝对不可能成功。

    毕竟,她再怎么聪明,也敌不过他堆积了长达二十年的恨意。

    ※        ※         ※

    萼儿走进浴室里打开热水,却坐在华丽浴缸的边缘紧握着双手,心跳得很快很快,快到像是要从喉咙跳出来,要不是这里的楼层太高,她几乎想跳楼逃走。

    纯丝的女性睡衣是娇美的粉红色,被她扔进水里,泡在温热的水里飘动,看来很是撩人,她瞪着那件睡衣,心里愈来愈发毛。连睡衣都是符合她尺寸的,哪个男人会这么对待随便招来陪宿的酒家女?他竟然对她了解那么深。

    算好时间,她猜测他大概已经喝下那杯酒了。那些药剂可以迷昏一头大象,普通男人要是喝了,绝对会乖乖倒下,只要他喝了酒,她就</dd>

    记住我们的域名哦: m.shubaol.com ,天才只需要一秒就可以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