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销魂淑女 淑女系列5 > 章节目录 销魂淑女 淑女系列5_分节阅读_13
    好看的小说尽在【新第三书包网】,给你无与伦比的阅读体验请访问:

    是石雕。

    “这位不是沈总经理吗?好久不见,你应该还记得我吧?我记得你最爱喝红酒,曾经在一间酒店里,一夜之间斥资五十几万,开了好几瓶梦幻名酒,请所有人喝个痛快的,对吧?”她找到第一个可怜虫,微笑地对他敬酒。

    “你上酒店给我花大钱?”沈总经理的老婆随即发出河东狮吼,愤怒地捏住猥琐男人的耳朵,气愤地嚷着。

    “没有,没有,唉啊,你不要听这个女人乱说。”沈总经理连忙辩解着,怨恨地看着萼儿,后悔当初为什么要贪新鲜,招惹这个年轻貌美的小女人。

    男人们在心里哀嚎,全部站定不敢移动,有几个人已经遭到太座的捏功伺候了,碍于颜面只能彼此苦笑,暗地里忍着痛。让他们无法理解的是,这个迷魂女盗是怎么攀上阎氏企业的?瞧阎过涛对她的态度,说不定过了不久,这个女人就会成为合家的少夫人。

    心里知道躲不过的陈永全暗暗咬牙,知道要是不豁出去,跟这个诡计多端的冷萼儿硬碰硬,今晚回去就一定要跪算盘。他不久前才被萼儿设计,在宾馆里下了药,第二天被人发现光溜溜地躺在宾馆里,一夜没回家,老婆早就起了疑心。

    仗着对萼儿的愤怒,以及一票男人之间的同仇敌忾,他鼓起勇气站出来,指着萼儿美丽的小脸。

    “你这个女人,少在这里胡说八道!我知道你,你只是一个低级的酒家女,一个专门用些胡言乱语来勒索我们的女人。”他振振有词地指控着,旁边众多男人纷纷发难声援,知道只要把萼儿诬毁到底,自己被迷魂女盗下药洗劫的事情就能瞒得过去。

    萼儿眨眨眼睛,一脸无辜地看着陈永全,一只手覆盖在胸前,装出震惊的模样,只有黑眸里的笑意,泄漏了她演技上的最小瑕疵。

    “陈董,你这是在说什么?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她缓慢地问着,蹙起眉头的模样让女人也觉得我见犹怜。她最懂得装清纯无辜,对付这些人简直是绰绰有余的。

    “你……你……你不要给我装傻,我们不会被骗的。”陈永全硬着头皮说道。

    “你说你不懂?好,那我问你,如果不是酒家女,你怎么会知道沈总经理在酒店里消费的事情?”陈永全得意洋洋地问。

    唐心慢慢地走到萼儿身边,脸上是最美丽的微笑。她咦了一声,眉宇间有困惑的神情。

    “我没有说吗?萼儿姊姊是”太伟集团“里的重要人物啊,有时候雷霆先生会带着她到酒店里去,跟一些客户应酬。”她甜蜜地微笑着,完全有杀人不见血的功力。

    听见唐心提起“太伟集团”里的雷霆,男人们全都傻了眼,那可是鼎鼎有名的大人物,完全没有人胆敢惹上他的。难道这个迷魂女盗真的跟“太伟集团”有什么关系吗?

    为什么连唐心都会替她说话?

    “陈董事长竟然会这么诋毁我,难道还在为了先前那件事情记恨在心吗?”萼儿一脸无辜地问,脸上流露出难过的神情。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陈永全不安地看着萼儿,本来还想继续掰出谎言,但是视线一接触站在萼儿身后面色凝重的阎过涛时,那张冰寒的可怕脸孔,让他张口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是指,你先前提议要包养我,后来被我拒绝的事啊!您还惦念在心里吗?

    您有妻有子了,我也不是那种女人,怎么能够答应你呢?“萼儿伸手擦拭着眼角的泪水,像是委屈得哭了,那梨花带泪的模样让人心都揪起来了。

    “什么?!他提议要包养你?这怎么可以?这件事情一定要告诉爸爸。”唐心低呼着,美丽的脸上满是震惊,指责地看着已经吓得面无人色的陈永全。

    “小姐,您没去念戏剧学校真是可惜了。”莫管家十分小声地说道,态度虽然恭敬,但是说出口的话却十分讽刺。他的恭维换来唐心的一记白眼。

    “你竟然给我做出这种事情?”陈永全的老婆气愤不过,当下不给面子地就甩了陈永全一巴掌。她的坏脾气,在众人之间可是出了名的。

    “我没有……”他快要哭出来了。

    “陈董事长那时连金卡也塞给我了,我虽然碍于当时的情况收下,但总是不敢用的。”萼儿飞快地念出那张金卡上的卡号。

    随着她念出的号码,陈家夫妇的脸色愈来愈苍白,到最后陈永全的眼泪已经快掉出来了。他咬牙切齿地看着萼儿,决定来个玉石俱焚,再也没有理智,愤怒地朝萼儿扑了过去。

    “他妈的,臭姨子,我非杀了你不可!”他怒吼着,想要捏断萼儿纤细白皙的颈子。

    只是他还没冲到目标前,身子就被俐落而力量强大的一拳打得飞出去,他放声哀嚎着,撞翻了宴会里的大量餐点,身上沾满了各式调味料与食物,跌倒在墙角呻吟,看来好不狼狈。

    萼儿有些惊讶地抬起头来,她本来想避开了事,却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替她挡去疯狂的陈永全。当她抬起头来时,纤细的腰间也环绕上男性的坚实手臂。她看进阎过涛的黑眸里,诧异他也会上前来插手她的恶作剧。

    阎过涛搂着萼儿,完美的脸庞上有愤怒的征兆,冰冷的双眼让所有人不寒而栗。

    “开口侮辱我的未婚妻,是要付出许多代价的。”他淡淡地说道。

    这个爆炸性的宣布,炸得所有人目瞪口呆,包括萼儿在内的众人,都没有想到阎过涛会有这种举动。

    “你疯了啊!”萼儿吞了好几口唾液,才找回声音。

    破坏这个宴会是一回事,她原本以为可以让阎家丢脸,他却做出这种宣布,反而让她不晓得该怎么收拾。现场的大人物不少,这样的宣布不是开玩笑的,简直等于是承认了他与她之间的婚约。

    他不是恨她吗?为什么要选择在这个时候,用他的姓氏与名誉来维护她?

    “大概吧!哪个男人遇上你,还能够不疯狂的?”他勾起一边的嘴角微笑,那笑容看来竟然不再那么冰冷了。

    “完蛋了,不好收拾了!”唐心也有瞬间的错愕,没想到恶作剧会演变成这种情况。

    她是看出阎过涛对萼儿的态度很亲密,但是完全没有想到

    ,他会在恶作剧的高潮,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唐心转头看着阎雨妍,发现对方的脸色好可怕,两眼直直地看着萼儿,双手握成拳头,修剪得很漂亮的指甲,全都陷进肌肤里。她暗暗咋舌,不用想也知道,阎雨妍根本不知道儿子会有这种决定。

    “小姐,您最好准备一下,等一下要怎么向雷先生解释清楚。”莫管家悠悠地说道,很有看好戏的味道。

    “你不如建议她逃到哪一国去避难比较实在吧!”唐震贼笑着摇摇头,一副幸灾乐祸的味道。他善于利用年纪幼小的优势,根本就不打算向任何人承认,先前这个恶作剧的主意可是他提出的。

    “你跟我回去!”陈永全的老婆吼道,拉住丈夫的衣领,把一身狼狈的男人往门口拖去,不理会众人在背后议论纷纷。

    ※         ※         ※

    趁着宴会里混乱的时刻,萼儿跟唐三溜了出来。

    在陈永全夫妇离开后,阎过涛负起主人的职责,重新将气氛处理得融洽,其实只要他愿意,他完全可以控制全场的气氛。连阎雨妍也马上悔复笑脸,彷佛一切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一些吃过萼儿暗亏的男人,总算知道这个小女不但诡计多端而且后台很硬,根本就惹不起,只能摸摸鼻子,低着头装傻,心虚地看着萼儿,深怕她又要找人开刀。

    但是好在她的兴致已经没了,在阎过涛宣布她的未婚妻身分后,她就蹙着眉头站在一旁不停地喝酒。

    好不容易,萼儿从阎过涛手里脱身,灵巧地溜到大门外。她们站在阎家的门前喘着气,互相看着对方,然后突然忍不住大笑出声。银铃似的笑声,飘落下阎家豪宅前方的高高大理石阶梯,然后传入苍郁的树林间。

    “你看见那个男人的脸色没有?”唐心笑得直喘气,水蓝色的窈窕身段不停地颤抖着。

    “有啊,几乎就像是快翻白肚的鱼,我真怕他会气昏过去。”萼儿也拍拍胸口,好让自己顺口气。她恶作剧惯了,但是从来不曾碰过这么刺激的大场面,要不是有唐心的帮腔,她说不定还骗不了众人。

    不过,最关键的,要算是阎过涛的宣布了。有了他的保证,所有人绝对不敢再来质疑她过去的罪行。

    想到先前阎过涛所宣布的事,两个人的笑声渐渐变小了,两张美丽的脸庞面面相觑。

    “你真的要嫁给那个男人吗?”唐心悄悄地问,不知道是该因为遇见喜事而兴奋,或是因为事情诡异而烦恼。

    再聪明的脑袋,碰上了感情这种事情,也是英雄无用武之地。

    “不可能的。”萼儿咬着唇,迅速地否定,不允许自己想象那种情况。

    “但是我看他的样子好象挺认真的。”唐心眨眨眼睛,心里好奇得要死,实在很想问清楚来龙去脉。为什么阎过涛要绑架萼儿?又为什么会在刚刚宣布与萼儿的婚约?

    “唐心,你不明白的,事情其实不简单,不是你想的那样。”萼儿用手蒙住脸,一时之间心也乱了。她很清楚地记得,在偷溜出来时,阎过涛逮住她的视线,隔空投射过来的视线,都会让她脸红气喘。

    他为什么有那么大的改变?如果他仍旧冰冷而满是恨意,她会比较好应付的啊!

    从遥远的道路那一端,有隐约闪烁的车灯接近,唐心瞇起眼睛,很快地认出那是雷霆以及他的妻子冷蜜儿。想到事情被她弄得有些拧,她缩缩脖子,心里有点胆怯。

    “萼儿姊姊,雷叔叔他们来了,我看我暂时先避开好了。”唐心简单地交代完,就连忙走下数十阶的大理石阶梯,然后踏上草皮,窈窕的身影躲进树林的阴暗中。

    萼儿双手交握,强迫自己振作些,深吸了好几口气,想让冰冷的空气冷静一下纷乱的脑袋。不会有事的,姊姊跟姊夫就要来了,之后她就可以离开这里,回复到原本的生活里……“冷萼儿,这下你满意了吧?”恶毒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没有任何的脚步声,那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接近的。

    她连忙转过身来,看见眼神十分冰冷残忍的阎雨妍,充满了愤怒地瞪着她。那眼神极为可怕,让她在接触时忍不住畏缩了一下。她从来不知道,人类的眼神可以变得这么恶毒。

    阎雨妍站在那里,美丽的脸庞已经有点扭曲了。“宴会被你弄得一团乱,阎家就因为你的出现,从此要与你这种低贱的女人扯上关系了。你毁了我的宴会、我的名誉。”

    她气愤得全身发抖。

    “这是你自找的,如果阎家不绑架我,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反正你习惯咒骂我低贱,低贱的人怎么懂得什么以德报怨?我们只懂得以牙还牙。”萼儿冷静地还以颜色,除下手上的长手套,柔软掌心上还有很多的伤口。

    “你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阎雨妍瞇起眼睛,咬牙切齿地看着萼儿。“你得意了是不是?以为阎过涛真的被你迷住了吗?我告诉你,没有那么简单,他也是为了要报仇,才会那么宣布的。”只要能够伤害萼儿,她根本口不择言。

    萼儿没有回答,深吸了一口气。虽然根本就不期望他的宣布婚约会是真实的事情,但是当她从阎雨妍的嘴里,听见那只是另一项复仇的计谋时,她的心陡然感觉好痛。

    “他是阎家的人,注定要恨你一辈子的。就算是你找上”太伟集团“当后盾也没有用,他会娶了你,然后尽情地折磨你一辈子。你想想看,是冷家的女人让他失去一切,他从小就被教着要恨你们,怎么可能真心要娶你…”阎雨妍放声大笑,笑声尖锐而刺耳。

    她不在乎那些话的虚假,当她看见萼儿眼底闪过的痛苦时,她就兴奋得没有理智。

    “够了!我不需要承受这些。”萼儿愤怒地说道,只想要快点离开这里。她简直想摀住耳朵,好阻隔阎雨妍的笑声以及言语上的伤害。

    但是,那些是事实啊!阎过涛恨她是事实,她的母亲夺走他的父亲,那也是事实,她无法反驳那些。想到这里,他先前所宣布的婚约反而变得可怕了。

    他真的是想用一辈子的时间来折磨她吗?先前那些无意流露的关怀,都只是让她落入更可怕陷阱的诱饵?

    “你躲不</dd>

    记住我们的域名哦: m.shubaol.com ,天才只需要一秒就可以记住!!